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品莲花为父母

南无观世音菩萨!感恩顶礼恩师 慧律上人!

 
 
 

日志

 
 

慧律上人《楞伽阿跋多罗宝经》讲座:《楞伽经》【二】4中  

2016-06-15 23:51:28|  分类: 慧律法师《楞伽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71页经文:

大慧,复有余外道,见种、求那、极微陀罗骠,形处、横法各各差别,见已计著:无兔角横法,作牛有角想。

这个文字太简单了,简单到不知所云。

大慧,复有余,有别的外道,前面是指无见的外道,这里余外道,在旁边写:这是指有见的外道,刚好两种都是极端,不是执无见,就是执有见。凡夫也是这样,不是执有,就是执无啊!

复有余外道,执有见的外道,别的外道,“余”就是别的,以另外一种外道,见种,种,补上去两个字就是“四大”——四大种:地、水、火、风,因为地水火风和合能生出一切法,简单讲:人生跟宇宙,基本的条件是地水火风,因此见到四大种——地水火风,能够成就,求那,就是所谓的功德,一切的造作的功德,都来自于地水火风和合而成的东西。所以,执有的外道看到了这个地水火风,和合能成就一切法,能成就一切功德。

他就讲了,说:极微陀罗骠,这个陀罗骠,就是微尘,那么极微细的微尘,叫做极微细,叫做极微尘。我们说:微尘,极微之尘,叫做极微细之微尘,微尘中里面的微尘,叫做极微细之微尘。陀罗骠,就是微尘。

外道就说:你看看啊!这个四大所构成的极微细的微尘,你看看这个微尘,无论是单一来看,或者和合来看,都各有它的,“形”就是形像啊,“”,就是你看都有它的处所,处所,用今天来讲叫做体积啊!各有它的形像,有它的方分——唯实学叫做方分,现在叫做处所,体积就会占处所。

横法,就是我们今天来讲的,形量,形体,它的形体,还有它的分位,简单讲:就是,你看,可以看到它的形像啊,可以看到它的处所啊!因此,横法,就是分布开来,种种统统是由四大分布开来。这横法,就是诸法的形量,还有分位。法的形量,就譬如说:长短方圆,分位有大小啊,有大跟小啊等等,有种种的分布。这个横法,就是一种大小、长短、方圆,不定地分布在世界各地,整个宇宙统统就是由极微细的微尘,各有形像处所来遍布交叉,遍满整个人生跟宇宙,自相、共相都是由这个而成的。

所以执着四大为真实,各各差别相,看到了大相、小相,看看各别的差别假相、缘起的假相,(“见已”就是)看到以后,就起计着,计着,就是那个是实在的:看到桌子,执着桌子是实在的;看到墙壁,就执着墙壁是实在的;看到花,就执着花是实在的。因为他的理念里面,就是说:四大并不会消失,就是永远的,就是杵在那个地方,那只是一个缘起,所有的缘起都是四大所构成的,执基本的那四大为永恒存在的,这个叫做有见,又叫做常见外道。着一切法以为实,叫做常见外道——存在,那是事实,叫做常见外道,永远存在。

说:兔无角横法,说:这个兔角,没有兔角横法,前面所讲的,执断灭见的、执无见的,前面所说的,怎么样?没有兔角,嗯!我承认,那个兔确实是没有角,没有兔角的形像,没有兔角的量,没有,统统没有,确实是这样。

接下来,反过来,坚持,反过来,一切都是四大所构成的,我现在反过来。前面是说“我承认兔角是不存在的”,无兔角横法,就是没有兔角的形体,也没有兔角的形量,这个我承认。但是反过来,又执着另外一个角度,作牛有角想,这个牛实有角,实实在在有那个牛角的一种妄想,这个“想”,就是一种妄想。

这一段的意思就是说:兔无角,是实在,可是牛有角,也是实在的呀!这个叫做极端的外道。不是着空无所有的无见,要不然就是着四大构成天地万物(的有见),他认为那个四大是实在的。因此啊,认为那个牛角也是实在的。牛角是四大所构成的,他认为那个牛角,也是实实在在地存在,这个不可否定,这外道是如此的坚固跟执着。这一段的意思就是说:兔无角是实,那么牛有角也是实啊!叫做:无兔角横法,反过来,作牛实有角的妄想。

整句把它贯串起来,说:

大慧,复有别的执有见的外道,看到了四大地水火风的功能,就产生了一种观念,以四大和合能生一切法,只要四大和合,那么,就所有的相都存在,因此见四大种能成就,求那,一切的功德,意思是:一切的造作统统一定要来自于地水火风,所以地水火风能成就一切功德,然后观察极微细的微尘,陀罗骠,就是微尘,你看看,连那个最小的微尘各有形像,“形”就是形像,“处”就是处所,有它的体积啊!诸法的形量,还有分布之法,叫做横法。横法就是诸法的形量和分位,分布之法,叫做横法。意思就是:经过了外道,这种执有的外道,交叉观察分析,各各有差别相啊!无论是自相,无论是共相,这个都是事实啊!见已计着,“计着”的意思是什么?就是实实在在存在,而且是永远存在。无兔角横法,作牛有角想,我承认,前面着无见的这个兔无角,这个兔没有形量——形状和这个量,我承认无兔角的横法,现在反过来,相反的坚持已见,怎么样?作牛实有角的妄想,所以啊,兔无角,我承认它是实在的,兔子真的没有角啊!可是反过来,却执着牛有角,这个也是实在的。兔无角是实在的,牛有角也是实在的,这两种:无见(和有见)(兔无角)这是断灭见、断见,无见就是断见;那么这里(牛有角)就是常见,有见就是常见的外道。

注释

“有余外道”】就【是别的。

“种”:即】(就是)【大种,亦即】(也就是)【四大种。以四大和合能生一切色法,故】(所以)【称为种。

“求那”】就是【功德,或】者是【功能。

“极微陀罗骠”陀罗骠,为极细之微尘。极微】(就)【是形容此微尘为极微细、极微细。

“形处”】就是【形像、处所。

“横法”:为】(是)【诸法之形量分位,亦即】(也就是)【分布之法。

“见已计著:无兔角横法,作牛有角想”:起如是见已,计著实无兔角这种形量分位,因不见兔有角是实,相反的却见】到【牛有角,因而作牛实有角,牛角是实,且妄喻如四大种之功德是实一样】的【,说兔无角也是实,而执一切】法【为实有。】一切,就是一切法,认为一切法是实有的。

义贯

大慧,复有别的执有见的外道,因四大之功德(求那)为实能成就,乃至极微极微的微尘(陀罗骠)等一切法,皆令各有其所,与形量分位(横法),且皆各各有所差别,如是等皆为实有其事;彼起如是见已,更又计著说:无兔角这种横法】没有兔角的【(形量分位),】我承认,【并计此说为实;】无谬叫做实,【彼因见兔无角是实,相反的却见牛有角,因而亦作牛有角亦是实之妄计著。

诠论

此节魏译作:见四大功德】这个功德的意思:能成就一切,叫做功德,就是四大地水火风能成就一切相,称为功德这里功德不是我们一般所讲的那种功德,这里的功德就是一切造作都靠四的意思。所以见四大功德【实有物,见各各有差别相实无兔角,虚妄执著妄想分别实有牛角。唐译作:见大种求那尘等诸物形量分位,各差别已执兔无角,于此而生牛有角想。

273页,经文:

大慧,彼堕二见,不解心量,自心境界,妄想增长。身、受用建立,妄想根量。大慧,一切法性亦复如是,离有无,不应作想。大慧,若复离有无而作兔无角想,是名邪想,彼因待观,故兔无角不应作想,乃至微尘分别自性悉不可得。大慧,圣境界离,不应作牛有角想。

这个你可能就要作一点笔记了,要不然搞不清楚。

大慧,“彼”就是彼外道,彼外道之人堕了二见,一个是堕入无见,一个是堕入有见,不解心量,就是唯心现量,不了解万法都是唯心现量所产生的,都是自己心的境界,不是讲吗: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不解唯心的现量境界,所以自心的境界不了解,怎么样?自心本来就是真如,一颗绝对的、圆满的清净心,可是他不了解,见种种的知见,起妄想、颠倒、断灭二见,起诸妄想增长,令增长不息,停止不下来。众生也是啊,不只是外道,外道是想修行,修错了,而众生是不知道要修行,迷迷糊糊的过日子啦!

喔!台东,六点三十三分,看到第一道曙光,这有的人,那个记者问:你几点来?

我凌晨四点多就来。

那你昨天睡得好吗?

他说:我昨天都没有睡觉。

你昨天没有睡觉是为了什么?

我要看第一道曙光。

这样头壳有没有那个~每天都是从台东,那个地方地方升起的啊,第一道曙光,与其去烦恼六点三十三分,不如睡饱一点,精神较好啊!众生也没办法。

然后就~就很多的台湾歌星、影星,劲歌热舞啊,这个跨年晚会,你没有去跨年会哽住吗?然后跨年完了,然后就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喔!然后,砰!Happy New Year,就互相拥抱,乱乱亲吻,然后说:啊!又多一岁了,他脑袋坏掉,怎么会多一岁呢?少一岁才对嘛! 2013就减少一岁了,怎么会多一岁?今年又增加了一岁,他脑袋又坏掉了,这个叫做颠倒的众生,就没办法啊!那不知道有多少传染病,口水这样互相乱掺和,这样怎么好,不好,没办法啊!他就是要这样子啊!人生就是要这样过啊!到最后,Happy New Year已经过了,然后呢?阳光,对不对?又起来,然后又能怎么样呢?所以,妄想增长不已,没有学佛的日子,他就是困惑,困惑。

我们不能说人家不对,人家有那个体力啊!那也不错,可是我们了解,歇即是菩提,诸法都是妄想的产物,都是唯心现量,对不对?我这样只要一调查:有去跨年晚会的,举手!一定没半个啊!脑袋岂不是坏掉了,对不对?有去台东,去看那个曙光的?一定调查不到。如果有,那个爸爸妈妈要赞叹,一定是带小朋友去的,我只是顺便看的。一定是带小朋友去的,你怎么会去看那个曙光?是不是?所以,我们就知道说:喔!学佛的人,他慢慢地妄想就:歇即是菩提。

所以起诸妄想令增长不息,“身”就是五蕴身,这个五蕴身本空,“身”,就是有情世间,那么“受用”,就是器世间,就是有情所受用的器世间。五蕴身,就是正报,就是身体;受用身,就是依报,就是器世间啊!有情所受用的,叫建立,就是建立了正报跟依报,就是建立了五根身、五蕴身,还有建立了环境,妄相根量,其实这些五蕴身和整个地球环境,都是藏识所现的,它同一体的,它同一个体性的,并没有任何的增减,皆为藏识浪所现的一种妄想。“根”就是心量。

说:大慧一切法性亦复如是,一切法性,空无自性,离有离无,离有无,不应作想,不应当作有无种种的妄想。不应作想,不应作有,不应作无,不应作有无的种种妄想。

说:大慧,若复离于,如果真正的法性,那个离,要加一个“本”,本心本性那个“本”。如果这个法性呢,若复法性,讲到法性,叫做若复法性,离,就是本来就离有跟无——没有所谓有,唯是一心,唯是真如;也没有所谓的无,唯是一心,唯是真如。而作兔无角想,怎么可以去作兔无角的妄想呢?是名邪想,如果你作兔无角想,那个是内心自己起妄想。

那么一般人为什么说兔没有角呢?这邪想呢?彼因待观,因为有观察这个牛有角,彼因为有牛角,这样互相对待地观察观照,牛有角,兔就是无角,一般众生都是作如此互相对待的观察,所以就显出了兔无角。

佛说:那个是一种妄想,不应作想,就是不应当作兔无角的妄想,这里作想,是指不应作兔无角的妄想。

好!说:乃至微尘分别,现在就牛有角来理性分析,前面讲:所以兔无角不应作想,所以显出兔无角,因为是牛角对待兔角,一般人比较“牛有角”“兔无角”,不应作兔无角的妄想,现在就牛有角来理性分析看看,这个牛角来理性分析看看,乃至微尘分别自性悉不可得,究竟之处,空无自性,连你认为“牛有角”,那个有角,作客观理性的分析,就了解微尘分别自性悉不可得,统统不可得。

说:大慧,圣境界离,不应作牛有角想。“圣”就是圣智,圣人智慧的境界,这个离啊,后面补上四个字,离“有无二见”,这样才看得懂。大慧,圣智之境,圣人的智慧的境界,是怎么样?是离于有无二见,不应作牛有角想。意思就是:不应说有所见之处,看到牛的两只角,有所见之处,不应有所见之处,就作牛有角的妄想,这个是非理性的执着。为什么叫做非理性的执着?牛有角,客观理性地碎为微尘,这连牛角都不可得,如何与兔来做比较咧?

在座诸位!我用举个例子,来看看你能不能了解,譬如说:这个人叫做女人,为什么叫做女人呢?因为她是由男人来作比较。对不对?有一天这个男人死了,骨头化作骨灰了,统统磨成粉末状,像面粉这么细了,拿起来的时候,风一吹,电风扇一吹,这个男人不见了,这个女人(死了以后)也不见了,两堆都是骨灰,如果男人不见了,能不能比较出女人?不行。好了!两个都化做骨灰,磨成面粉了,男众这个骨灰,你不能称作说女众,那是骨灰啊!女众也是骨灰,两个怎么比较?所以,就理性来分析来讲,讲男、讲女都统统叫做妄想。就理性来讨论,说兔无角是妄想,讲牛有角它还是妄想,还是妄执。

那么整段师父把它贯串起来的意思是这样子的,说:

大慧,彼堕入外道邪见,有无二见之人,因为不了解唯心是现量境界,自心的境界,都不了解唯心现量、自心的境界,因此对境起诸妄想,令增长不已,无法停止。例如,身体的五蕴身的正报,还有受用的器世间的依报,有情所受用这样建立的正、依二报,其实都是藏识所显现的妄想的根量,就是心量。换句话说:整个宇宙其实是同一颗心,没有分彼此,但是我们(执)少许的四大把它隔阂了,就变成你、我、他,说:大慧,一切法性亦复如是,离有见,离无见,不应作有无等妄想见。

说:大慧,若复真正的法性,它本离于有无二见,而现在外道作兔无角想,这是名邪想,那么外道有时候为什么作这种兔无角的邪想呢?是因为他观察牛有角,互相对观,所以说:兔无角,所以兔无角,不应作兔无角的妄想,故兔无角,所以显出兔无角,是说:因为牛有角,而显出兔无角。那么兔无角不应作兔无角的妄想,因为这种比较是不存在的。就牛有角,大家来理性分析看看,乃至微尘分别自性悉不可得。不可得,就是不可以作比较的基础。连牛角,用理性分析来都是微尘,颗粒微尘所构成的,连基础都不存在,你怎么可以用这个牛角来比喻,来跟这个兔角来对比呢?

大慧,圣人智慧的境界,是离于有无二见的,不应当在看得到的地方,就立刻作牛有角的妄想。当你理性分析的时候,“牛有角”是不存在的。万法都是因为着有、着无,比较、妄想、颠倒而来的。这个重点在讲什么?众生不是着有、就是着无,统统叫做妄想。破这个邪见、外道的邪见,才能够显现出佛的正见。

注释

“不解心量”心量,唯心现量。以一切法皆是唯心现量,离于有】见【】见【,而彼外道于自心所现之诸法上,妄想执著,分别有无,而执或有、或无为实。】诸位!“实”就是牢不可破的观念因此,你要度众生,要很小心,你拥有一颗善良菩提心,众生不一定会让你度不要说外道,你就是学佛不够深的,或者是有一些老参很偏激的,你要度他,他都想度你了,你还度他他那种着法以为实的,外道着这个有见、无见为实,这个修行人着那个法以为实,佛所说的法,我认为是实在的,我认为我很有修行,那你怎么度得了他这个是很可怕的,不晓得空无自性的,。

“自心境界,妄想增长”:因不解一切法唯心现量,而于自心所现之种种境界上,起种种妄想分别,】就是没有正智,没有正确的智慧。【并令此等妄想增长不已。此句唐译作:但于自心增长分别。

“身”:为自身,指五蕴身心,此为正报。

“受用”:为器世间,是为依报。因为有情所受用,故】(所以)【称受用。

“建立”:即】(就是)【成就。

“根量”:为心量,根是心之义。

“身、受用建立,妄想根量”】这一句的意思是说:(【此句谓:】)【凡是有情世间、器世间、正报依报之建立成就,皆为藏海识浪,妄想之所成就。】所以用一句一言以蔽之,什么是人生什么是宇宙统统是妄想的产物。没有人生,没有宇宙,诸法本不生,渚法本来就不灭唯心现量的境界,圣人,产生真如的实智,众生,产生无明。无明,就是妄想不断妄想不断,就建立了正报、依报,好像有那么一回事,其实没有渚法本来就空性的东西皆为藏海识浪,妄想之所成就。【此句唐译作:身及资生器世间等,】资生,就是帮助我们生存的,叫做资生。人哪,有了这个色身,可是你要生存在这个世间,需要环境来支持你啊!哪有一个人不吃饭的呀哪有一个人不喝水的啊那么身以及资生器世间等,【一切皆为分别所现。魏译作:如身资生器世间等,惟是心分别。

“一切法性亦复如是,离有无,不应作想”:一切法与正报、依报等都是如此,为自心藏识之所变现,因此离于有无:不得言有,以为识所变现故;亦】(也)【不得言无,以藏识实有此变现故。因此不应作有】想或者作【】想【等妄想。】否定它也不对,肯定它也不对,统统不对,但莫住着。

“彼因待观,故兔无角,不应作想”:此】(这)【句谓】(是说)【:为何说兔角离于有无?因为彼因待观;待是互待。兔本】不就【】(没有)【角,若光见兔不会起兔无角之想,因见牛有角,】因为【有牛角之对待而观,才说:为什么兔无角?而起兔无角之种种妄想分别。故兔无角,不应作想,此】(这个)【】(是)【倒装】句【;义为】(意思是说)【:故不应】当【作兔无角想。或】者【】(也)【可解为:故】(如果)【见兔无角】的【】候【,不应】当【起种种】的【妄想。此】(这个)【】(跟)【】面一【句,唐译作】(唐朝的翻译这么说)【应知兔角离于有无,诸法悉然,勿生分别。】这句就是佛的心,真如的心什么是佛见离于有见,离于无见什么叫做佛的正见就是离于有见,离于无见诸法悉然,勿生分别。【云何兔角离于有无?互因待故。

“乃至微尘分别自性,悉不可得”:此句谓】(是说)【:你若】(如果)【说兔角无,而牛角有,则若分析牛角,乃至微尘,以求牛角之自性,皆不可得,故】(所以)【不说牛角性为实有。

“圣境界离,不应作牛有角想”:圣智之境界为远离如是二见,故不应于有所见之处作如牛实有角这样的妄想分别。】这个也是当你看到钱的时候——举一个财色名食睡(的例子),当你看到那个钱的时候,不应当做确实有那个钱的存在,心中无贪,然后就随缘用。所以这个残酷的世间,就是没有钱做不了事情,所以那个观念根深柢固了,所以逼得众生要活下来,又不得不贪,不得不去执着,变成被环境所逼迫,确实的环境,就是那的残酷,那也没有办法此,如果懂得一些佛法的深入的道理,应当对这个世间,稍微看淡一点,钱,随缘用,够用说:师父!这个是你们出家人的角度,这我刚刚也讲过了,现实是很残酷的,我没有否定你们的生存下来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确实是很辛苦。

那一天报导的,说:百分之四十八点六的农历年,一点奖金都没有,一千块的奖金也没有,很辛苦的,非常辛苦的将近五十percent(百分比)那么大概一百多万人薪水大概两万左右的,但是现在的薪水啊不够用,跟十五前那个差不多,现在的物价,油电双涨啊所以人民啊,苦不堪言。那就看看其实这个大环境是如此,也不是哪一个政党就那么容易解决的,是不是?大环境如此。

275页义贯

大慧,彼外道之人,于有无种邪,这是由于他们能知一切万法唯的至理,因此但于自心藏识所现种种境界上起诸妄想,且令增长不息。事实上,众生之色(正报),与为众生所受用的器世间(依报)等种种诸法之建立成就,皆是藏海识浪妄想之心量(根量)。,正报依报如是,一切法性亦复如是,皆为藏识之所变现,故】(虽)【有无等议论,不得言有或】者是【无,】因为体性本空,讲有,就坏了缘起,(因为)体性本空讲无,就坏了因果法,【因此不应复于其中有无等】妄【大慧,若复已知一切法性本有无而作兔无角之妄想,是名邪想。为何说兔角离于有无?彼因有牛角互相对显出兔无角,然实不应作此妄分别。若言兔角实无,而牛角实有,则若分析牛角乃至微尘分别推求牛角之自性,悉不可得大慧,圣智之境界为远于有无等妄想分别,因此,不应于有所见处作牛有角之妄 】意思就是:你看的那个相,不要立刻说它确实存在,就是这个意思。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有所见处,就是凡所有相,都是虚妄,千万不要作有见但是,也不可以作否定的见,你也不能说牛角无啊!而牛角事实上,这两个角就那么清楚,怎么会没有呢?所以作有见,不对作无见,还是不对啊!因只要你着境以为实,“实”就是牢不可破的观念,意思是:生命没有那么悲惨的当一个人生命很忧郁的时候,你可找到内心里面那个菩提的光明处一个人一辈子没有学佛,就像以前人家形容的,当一个人进入了无明、烦恼,又没有人启动那个菩提觉性的时候,就像走进那个深远的遂道,很长很远的遂道,见不到光明人的悲哀就是这样子人一辈子很辛苦的地过日子,却没有机会、没有因缘,听到佛陀的正法,就像走进无明深邃烦恼的遂道,永远见不到光明。所以这一辈子你不学佛,你就永远见不到光明,永远

外道就自己赞叹自己啦!其他的外道,什么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一贯道,我们不批评人家,我们尊重人家,这站在佛的究竟义来讲,只要你没有碰到佛的究竟义,那烦恼、执着、妄想是没有办法消除的,永远没办法啊!

276页,【诠论

凡夫最大的毛病为见有执有,乃至因此而言一切法皆有;见无执无,乃至因此而以偏概全,言一切法皆无。这是因为妄想执著覆盖其心,以其所执著者而蒙蔽其他一切,因而导致以偏概全,执著不舍,落于偏见、边见,而不自知。】诸位!这个是所有一切修行人,要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修行,修自己的就好,不必去毁谤别人否定别人,因为这样自己也落入有见跟无见,因此好好的地降伏自我就好,用德行来感化别人。法,如果落入了辩论、网路(网络)的论战,这个就会没完没了,就会掉进无明的陷阱里面。法,唯证相应的东西,这不是别人否定你,或者别人肯定你,让我们心有增减的,证悟到涅槃妙性,它没有任何的增减的别人的肯定跟否定不重要,问题是我们是不是有真实的智慧跟开悟真实的智慧跟开悟,真正的见性,他不会去在乎别人,全世界人赞叹你,如果你没有开悟有什么?你没有见性有什么用呢?全世界都毁谤批评你,那么,你如果大悟见性,你内心里面你也很喜悦啊这个内心从来没有什么增减的。所以当一个人悟道的时候,他的喜悦是二十四个小时的喜悦,全世界哪一个人是最快乐的——有钱也快乐没有钱也快乐就是大悟见性的人令心无所增减,

大悟见性有什么好呢?就是享受真正的法身慧命没有开悟,为什么不好呢?他就是过着无明、起伏,情绪的日子,无明就是冤家,其实自己就是自己的仇人啊!因为你没智慧,内心的无明,你的仇人不在外面,就在你内心深处,就是那一颗无明的心因此,看一件事情,不能梗在一种观念里面,时空调动一下,你日子会完全不一样记得自己一定要转,什么叫做转凡成圣什么叫做转烦恼成菩提你那个内心不转动,你来这里听师父五年、十年,都没有用的。你要启动你内心里面的智慧,这一念之间嗯!以前过得确实愚痴,这为一个人执着到这种程度,自己活得生不死,那何必呢对不对?

有一个人被她老公抛弃了,她很爱她老公,她老公抛弃了以后,她活不下去了,因为她没有一技之长,我就跟她讲:这种老公不要也罢,对不对啊!那你现在身体健康

她说:健康

那小朋友

小朋友两个

我说:你就站起来,你就是要站起来,对不对?既然走到这个地步了,你不自转,自己不去转动它,难道烦恼可以解决吗?你又不能靠你老公同情,你老公已经跟人家小三、小四一直到国中,人家不晓得排几个了,你放下

喔!她就听师父的话,就放下,就自己卖卖早点啦,很早就起来,就为了养那两个孩子经过了十后以后,喔!她看到了师父,她感动不已啊!她说:师父!我因为您一句话,救了我全家,我那两个小朋友也一起来跟您磕头。

我说:哎呀!不用不用啦!

师父!您要不要喝豆浆

我说:不用啦!每天喝豆浆会喝死的,不用,你好好做你的生意就好。对不对?

她就无比地感恩师父救了她一命,同时救了那两个小朋友,我说:自己要站起来,自己是世界上强的人,自己也是世界上最弱的人。扮演最强者、或者弱者,全部由自己决定自己是心中最强的人,自己也是心中最弱的人,有志气的人,自己就是强者嘛!没有志气的人,自己就是弱者嘛!最强的是自己,最弱的还是自己。我讲的是一些正常的,就是身心完全正常的,这个角度来说。所以你要扮演一个强者或扮演一个弱者,统统是你自己在扮演的。

接下来,而此毛病的最根本原因在于:不知一切法皆为自心藏海之所变现,故妄计有无。为什么呢?因为执无之人,由于不知藏识为根身器界总报之主,若】(如果)【了解这一切依正之报,皆是藏识所现之境界,而此境界的确是有,以因果不坏故,岂说是断灭呢?又,执常之人,】意思就是:执一切实有法,就像牛确实有角,常见就是存在,这是它是事实,叫做常见外道。【也是由于不了唯心所现境界,如幻非实。若如是知者,怎】么【会计一切法实有呢?】诸位!了解一切法如幻,那么你还计较什么,那么你就是跟如梦幻泡影的境界在计较啰!【此段唐译作:大慧彼堕二见,不了唯心,但于自心增长分别。大慧,身及资生器世间等,一切皆唯分别所现。大慧,应知兔角离于有无,诸法悉然,勿生分别。】诸位!一切法离有无,诸法悉然,诸法,就是万法,表示说:你在很短很短的时间里面,便能够了悟佛的正见,进入解脱的境界。

如果有人赞叹你,百千万人赞叹你,按一个赞(师竖起大拇指),那你就了解诸法空无自性啊!按一个赞,也是这样的,大家认同,当然这是一件喜事啦那如果说:唉!你搞得不好,人家按这样(师将大拇指倒竖),不赞,那也没有关系啦!如果你是真实的悟,是不是?也是空无自性啊!赞跟不赞,是要怎么样?如果是开悟的人,赞跟不赞,都叫做赞啦!我开悟,跟你有什么关系就解脱了。对不对?所以不着有见,不着无见,日子就是这样随缘过,对不对?

啊!农历年到了,没有关系啊我们就这样子过啊!大家来见见师父,好嘛!你说农历年,就农历年嘛!是不是?大家就聚一聚,拜拜三千佛,借着这个缘起时空嘛!缘起时空,本来就是空性喔!所以借重因缘,启动众生的觉性,这个才就是佛法。如果借重了因缘,令众生继续着相,那这个不是佛法,这个是生死法。

所以讲堂所有的活动,第一、统统必启动每一个人的正知、正见、正觉,他的觉性,那么所有讲堂的活动,都会有重大的意义啊!如果不启动众生的觉性,那所有的法会也结结缘啊不能说不对啊!拜拜佛也不错啦!对于佛性、长养圣胎没什么帮助,对于菩提的正道,也没什么帮助,那么这个法会,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所以【云何兔角离于有无?互因待故,分析牛角,乃至微尘,求其体相,终不可得。】求于体,不可得相,空无自性所以体、相悟无所得,悟诸法无所得,就入于佛的正见。所以你不要说我今天修行要修出什么东西出来,诸位!把习气慢慢地放掉,那个就是真实的修行人那就是真的在修行修行不是要修出什么东西,诸法本空,你是要修什么?诸法本空,你要修出什么东西我要修出真如,(真如)又不是墙壁,我把它修补修补一下,修补一下,这是生灭啊那是会变化的东西,只要你能修、你能补的,那个就是生灭法。本性不能修不能补的,本性,就本来具足的,悟即得,不悟不得,悟了就得,不悟了,就没办法,听经闻法也在慢慢的成长跟成熟我们这一念的菩提善根,到最后,全部展露出来,啊!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原来我们的自性也是佛。

接下来,276页,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得无妄想者,见不生想已,随比思量观察,不生妄想言无耶?

这一段,保证你看不懂,省略到实在是看不懂。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白佛言:说:世尊,“得无”就是岂非、难道不是、是否,那么补上:“外道”,难道外道妄想分别这些人,是见了兔角不生,而起了妄想之后,意思就是:见兔无角,兔没有生角,而起妄想之后,怎么样?随即比度思量观察,观察后面补三个字:“牛有角”,这样你才看得懂。见兔角不生,而起妄想,随即比度思量观察牛有角,然后咧,立这个兔不生角的妄想,而执着说:兔角无所有。不生妄想言无耶,就是随即比度思量观察牛有角,而后立这个不生,不生,就是兔不生角的妄想。然后停一下,言无耶,因此而执言,执着说:兔无角无所有耶。再讲一遍,不生妄想,停一下,跟前面贯串起来,就是说:随即比度思量观察牛有角,然后就立兔不生角的妄想,叫做不生妄想,就是兔不生角的妄想,停一下,因此,而执着无所有,“耶”就是呢。就是这样。

整句把它贯串起来就是说: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白佛言,说:世尊!得无妄想,就是难道是否外道妄想分别这些人,是看到兔角不生,所以起这样兔角不生的妄想,随即比度,思量观察牛有角,是因为兔无角,所以比度观察牛有角,是不是这个角度啊,而产生无所有的妄想。这不生妄想,就是兔不生角的妄想。你看这“不生妄想”,以为一切法无生,你看,不生妄想,就是正知正见啰,错,刚好错,所以说,这个字少到会整段误会。不生,是指不生角的妄想,兔不生角的妄想,因为牛有角,所以产生兔不生角的妄想,然后,停一下,言无耶,而执着说:无所有,兔无角,就是无所有的角度,言无耶,“无”就是无所有,而执言无所有呢。

注释

“得无”】就是【岂非、是否。

“妄想者”:指外道妄想分别者。

“见不生想已”:见兔不生角而起妄想之后。

“随比思量观察”:“随”,】就是【随即。“比”,】就是【比度。谓比度观察牛有角。

“不生妄想,言无”:因比度观察牛有角,而后方立兔不生角之妄想,因此言兔角为无所有。

义贯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是否(得无)彼外道妄想分别之人,因不生角而起诸妄想已思量观察牛角之有,而后方立兔不生角之妄想】因为兔不生的妄想,【】此【而执】坚固的执着说,【兔角】本来就【所有呢?】兔角无所有,是不是这样子呢?

诠论

此处大慧菩萨的疑问为】(是说)【:外道落于无见者之】(的)【病因,】问题在哪里,【是否在于其】前面所讲的【对待互观】呢【?因】为【佛在前面】所【】的【彼因待故,故有此疑。】在这一段,佛说;那个妄想兔无角的妄想,不是对待而来的。

277页

佛告大慧:非观察不生妄想言无。所以者何?妄想者,因彼生故。依彼角生妄想,以依角生妄想,是故言:依因故,离异不异,故非观察不生妄想言无角。

这一段就是~总而言之,就是看不懂啦!

佛告大慧:这个执着无见的人,非观察,并不是观察牛角之有,而产生兔角不生,不生,就是不生角的妄想,所以非观察牛角之有,而产生兔不生角之妄想,言无,就是才说无。非观察,意思就是:执着无见的人,并不是观察,停一下,补进去,并不是观察“牛角之有”,而产生兔不生角妄想,才说无,言无。所以说:非观察,停一下,不生妄想,又停一下,言无。你看这个有多难?这没有人看得懂,这个到底在表达什么,因为它的字省略到没办法贯串。就是:非观察,意思就是执着无见的人,并不是观察牛角之有,而产生另外一个角度,而产生兔不生角之妄想,停一下,才言无,才说兔角无。不是因为观察牛有角,才产生兔角无的妄想,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者何,为什么呢?妄想者,兔无角这种妄想,因彼生故,因彼,注意,因彼外道没智慧,心中自生妄想,叫做因彼生故。你看这个要补多少字才看得懂。妄想者,就是兔无角的这种妄想,是因为外道心中没有智慧、正智,所以外道自心中产生兔无角的妄想。

依彼角生妄想,依彼兔角之有无,而产生妄想;以依角产生妄想,意思就是:又另外一个妄想,依彼兔角的有、还是无又生另外一个妄想,以依角,因为又产生另外一个兔到底有角、无角这种妄想。

是故佛言:依因,注意听,以依其内心的妄想为因起有无见,起兔有角、还是无角,还是不能离开那个妄想,因此,依其内心妄想为因,离异不异,“异”就是非一,“不异”就是非异,起有无见,其内心妄想为因起有见和无见,依因,依就是都是内心妄想,所以,离一跟异。“异”就是非一,“不异”就是非异。意思就是:内心的妄想是因,兔无角的妄想是果,那么内心的妄想,跟兔无角的妄想这个果,不能讲一,也不能讲异,离于一、异。所以,我们要了解,离非一、非异,就是:内心的妄想跟内心所起的兔角的妄想,它是非一跟非异。

若非观察,如果不是观察牛有角,不生,就是相待于兔不生角。若非观察,停一下,如果不是观察牛有角,相待于兔无角,那么不生角的这个妄想,不生, 就是不生角,兔不生这个角的妄想,而言兔无角,才说兔无角。才言兔无角,意思就是说:并不是观察牛有角,相待于兔无角,才成为兔不生角的妄想,并不是互相观察,而言兔无角,不是观察牛有角,故非观察,不是观察牛有角,然后不生角妄想,而相待于兔无角的妄想。然后言无角,才说,才言,才这么说,然后加一个字,“才”言兔无角,才这么说兔无角。意思就是说:兔无角跟牛有角没有关系,两个统统是妄想。

内心的妄想是因,兔无角的妄想是果,我们把它叫做第一念跟第二念,如果不这样解读,你体会不来,无始劫以来,我们的无明妄想一直存在,我们就以此内心的妄想为第一念,而第二念,因为去观察,又起另外一个角度,就是兔子到底有角、还是无角,要注意听喔!内心本自有妄想,为第一念,为什么要加第一念跟第二念?不这样讲你完全听不懂喔!内心妄想,为第一念,兔无角妄想,为第二念,第一念跟第二念的关系,是非一非异。如果是两个都是一样的,那表示说:我们内心的妄想,自己会产生兔无角的妄想,不需要借重有无继续来观察第二念,叫做有其自性。第一念,内心的妄想有其自性的话,就不需要衍生到后面兔无角的妄想,因为第一念内心的妄想,假设有其自性,它就没有互为因果的关系,不需要借重第二念,来衬托第一念的内心的妄想。

所以,内心的妄想,跟第二念的兔无角的妄想,站在差异的角度来讲,因为内心的妄想而演化第二念兔无角的妄想,所以,两个统统是妄想,是相同的角度,两个统统妄想,所以叫做非异,站在这个角度讲:非异,第一念内心的妄想,又演化、演变第二念兔无有的妄想,两个是相同的,因为统统是妄想。站在非异的角度来讲,是这个。

站在非一的角度来讲的话,就是,前面第一念内心的妄想,跟第二念兔无角的妄想,有互为因果,由因到果,如果不是兔有角、无角这个妄想,怎么会产生第二念呢?所以既然有互为因果的关系,就有前后,有前跟后,有前跟后,那么,就是非一,知道吗?有前跟后就不能讲同一个;但是前后都是妄想,所以,它是同一个。

内心的妄想,跟内心产生兔无角的妄想,同样是妄想,站在这个角度是相同的;站在另外一个角度,内心的妄想落入,再接下来,产生第二念,因为兔有角、无角的关系,演化成第二念,所以也不能说它是相同,有第一念妄想,第二念演化成兔无角的妄想,所以有前后的因果的关系,第二念是因为兔有角、无角而产生妄想,所以,既然有前后,那么就表示,它是不相同的。

好!整段我把它贯串起来,说:

佛告大慧,执无见者,并不是观察牛角之有,而产生兔不生角的妄想,才言无。为什么呢?兔没有角,这种妄想,是因为外道本身没有智慧,而自心所产生的妄想。因为依彼兔角之有无,继续产生第二念的妄想;以依角故,因为在角上来讨论,妄想本来存在,可是又依另外一种角度,因为来论兔有角、还是无角,以依兔的有角、无角又生第二念的妄想,是故佛才说:依因故,因为都是内心的妄想为因,而起兔有角、无角的有无见。所以真正修行人,应当离异、还有离非异:“异”就是非一,不是一个,因为有前后关系;“非一”就是异了,应当离前后,第一念跟第二念应当离,因为第一念是空无自性,第二念还是空无自性。应当离非一,两个不是同一个,也应当离非异,也不能讲不同,因为一个是第一念啊:内心妄想;一个是第二念啊:兔角的有无啊!第一念的妄想,当然不是第二念的兔角有无的妄想,所以也是非异。“非异”就是同啰,“非一”就是异啰,所以,非一,就是有前后因果关系;非异,就是两个都是妄想。故,所以就是:不是观察牛有角,停一下,相待的,兔不生角的妄想,才言兔无角。故非观察,停,然后不生妄想,又停,言无角。故非观察牛有角,停,然后相待于兔无角,不生角的妄想,停,才言兔无角,才说兔无角。就是,兔无角不是因为比较牛有角而来的,不是观察牛有角,才讲兔无角,因为那个都是发自于内心的妄想。

注释

“非观察不生妄想言无”:彼外道非因观察对待牛角之有,而作兔角不生之妄想,因而立言:兔角空无所有。

“所以者何”:何以故?为什么?

“妄想者”是】【兔无角】种【妄想。

“因彼生故”:是由于他心中的妄想而生。,是指外道自心中的妄想。意即】(意思是说)【,并非由对待观察外法而生,而是心中自生妄想。

“依彼角生妄想,以依角生妄想,是故言:依因故,离异不异”】“异”就是非一,“不异”就是同。【依彼兔角之有无之分别而生妄想,以依】彼【兔角之有无而生妄想,是故我言,依妄想为因故,离于异与不异。离异不异,指角之有无与妄想两者,非异非不异;兔角之有无】(就)【妄想妄想】(就)【兔角之有无。然又有所不同,因】为【自心本有之妄想是因,兔无角是此无明妄想之果,】我们把第一念跟第二念,这样比较搞得清楚内心妄想为因第二念,兔无角,这第二念的妄想为果,这样才听得懂。【因果不同,故又相异。】内心妄想,第一念兔无角的妄想,第二念,这个又不同。【兔无角这一念头本身亦即是一种妄想,所以两者同为妄想又不异。】内心妄想跟第二念兔无角的妄想,当然就是不异了,都是妄想所产生的嘛!【此句唐译作:以角分别为其所依,所依为因,离异不异。

义贯

佛告大慧:彼执无见者,并观察比待牛角之有,而成兔角不生妄想 】不是这样子比较而来的,【因而立兔角为所有,而落于无见。】是【为什么呢?】意思就是:不是经过牛有角,而比对兔无角而来的,这【所谓兔无角】(这种)【妄想,实在是因彼】外道的【人自内心】没有智慧,自心所产生【】(的)【妄想而】起的的一种妄想【,非】(不是)【由待观外法而生妄想:】从内心深处生出妄想,【依彼之有无而生妄想】兔角之有无就是第二念的妄想,【由于之有无这一念头而生妄想】我们称为第二念,【是故其内心之妄想为因故】依此为第一念,为什么要加一、二这样你就听得懂啊!依其内心的妄想为因,就是第一念,【起有无见,然兔角无与内心妄想这两者】(种)【,实】在【非一非异,】诸位!依其内心的妄想为因故,起有无见为二第二念,起兔之有、还是兔角之无,这个为第二念,那么有了第一念跟第二念来讨论,你就一目了然所以,这第一念的内心妄想,跟第二念的兔角的妄想,这是第一念跟第二念,非一跟非异不是同一个,因为有前后因果关系也不异,因为这是相同,都是妄想,“非异”就是同,就统统是妄想这因此,我们就了解,实非一非异,【不异,(因】为【内心妄想是因,兔角无是果,因与果别】(是不一样的)【,所以非一;】这第一念跟第二念是不一样的,但是第一念跟第二念统统是妄想,【兔角无是妄想,】这第二念,【内心无明妄想也是妄想,所以】第二念等同第一念,因为统统叫做妄想,我这样加第一念跟第二念,是不是很清楚?要不然,你搞不清楚啊。所以【非异。)】有一个大陆的人,一个女法师就问说:师父!那个“撒无”(台语:摸不着头绪)是什么意思啊!就麻烦大了,因为外省的从来没有听过这个“撒无”,我说:那你台语学了几句,是有听啦!这样听……我说:你印象最深的是哪一句台语,她说:看得很厌烦,她其他的都不记,就记住这一句,这外省的其他都不记就记住这一句啦!看得很厌烦这样,所以这台语,也不能随便讲,做不好的榜样,【故非观察牛角有,相待于兔角无,方成兔不生角之妄想无角

那些么经过师父这样剖析以后,你就有概念了,听不懂的,还是听不懂啦!因为还是要继续下去嘛!这我早就警告你,说这一段很难了,很难去理解嘛!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