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品莲花为父母

南无观世音菩萨!感恩顶礼恩师 慧律上人!

 
 
 

日志

 
 

《六祖法宝坛经》10  

2016-07-29 19:14:04|  分类: 六祖坛经-慧律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文【听吾偈曰:

无上大涅槃,圆明常寂照。

凡愚谓之死,外道执为断。

诸求二乘人,目以为无作。

尽属情所计,六十二见本。

妄立虚假名,何为真实义?

惟有过量人,通达无取舍。

以知五蕴法,及以蕴中我。

外现众色象,一一音声相。

平等如梦幻,不起凡圣见。

不作涅槃解,二边三际断。

常应诸根用,而不起用想。

分别一切法,不起分别想。

劫火烧海底,风鼓山相击。

真常寂灭乐,涅槃相如是。

吾今强言说,令汝舍邪见。

汝勿随言解,许汝知少分。

志道闻偈大悟,踊跃作礼而退。

听吾偈曰:无上大涅槃,圆明常寂照。】“圆”就是圆满清净光明。常常寂照,寂就是体;照就是用。体用,依体起用,摄用归体,体用如如。【凡愚谓之死,】凡夫跟愚痴的人,认为死了叫做涅槃。外道认为:断,什么都没有,像草木。人死了就像草木一样,没有什么因果。对不对?叫做大涅槃。【外道执为断。】 “断”就是断见。凡夫认为,死了叫做涅槃,外道认为,死了什么都没有,这就是外道的断见。【诸求二乘人,】这些求二乘法的人。【目以为无作。】认为涅槃就是不生不灭,还有一个不生不灭的观念。“无作”就是无所作为,闲来没事,无所作为,所以,二乘人度众并不积极。诸求二乘,声闻跟缘觉乘的人,目以为无作,认为说:无为法无所作,那个叫做涅槃,不晓得它可以大用现前,圆满清净,没有任何障碍。于一切相,即离一切相。【尽属情所计,六十二见本。】六十二见本就是外道,做一下笔记。“六十二见”就是在讨论色、受、想、行、识这五阴,这五阴,每一个都讨论四个角度。四个角度说:我念一下,第一个角度说:阴大我小,我在阴中。譬如说:色阴大,我……,这是外道的啦!色阴大,这个“我”比较小,我藏在这个色阴当中。我先举个色法。第二、我大阴小,阴在我中。认为这个色阴,就是五阴,我举一个例子而已,五阴随便举一个。譬如说:我这个色的里面,“我”最大,可是,这个“色阴”小,叫做我大阴小,第二个角度叫我大阴小。阴在我中,这个色阴在一个自己想像一个“我”,一个大“我”的当中,叫做我大,阴在我中,我大阴小,阴在我中。第三个,离阴是我。离开这个色阴,拥有一个我。第四个,即阴是我。这个色阴就是我。就是四个角度。再念一遍:色受想……,现在讲到六十二见,色、受、想、行、识,乘以四,就是二十。为什么?色、受、想、行、识,每一个都有四个角度讨论,第一个角度讨论:阴大我小,我在阴中;第二个讨论的是:我大阴小,阴在我中;第三个角度:离阴是我;第四个角度:即阴是我。那么,色就是四个角度;受,四个角度;想,四个角度说;行,也是四个角度;识也是四个角度。五乘以四,多少?二十。二十乘以过去、现在、未来,二十乘以三,多少?六十,加上断见、常见,断常二见,就是六十二,统统称为外道。断见、常见,这个我们讲过了。“断见”就是人死了什么都没有;“常见”就是人死了永远做人,猪死了永远做猪,狗死了永远做狗,这是“常见”,统统叫做外道。我们把这一段讲完。【妄立虚假名,何为真实义?】妄立了这个虚假的名相,哪有什么真实义?【惟有过量人,】只有那些大彻大悟的人,超过一切假相。有量就有相,有相就有量,你存多少钱,你家有几部车子,你有多少房地产?你有相就一定有量,没有办法超越这个假相,就不是过量人。所以,唯有过量人,【通达无取舍。】相,当体即空,就是清净自性在作用,只有过量的人通达,没有取,也没有舍。【以知五蕴法,及以蕴中我。外现众色象,一一音声相。平等如梦幻,】哎呀!这个六祖,实在是太了不起了,没办法形容,没办法赞叹的一个大圣人,讲得多了不起的话。你看看:我们了解色受想行识这五法,怎么样呢?及以蕴中我,你的五蕴里面,蕴藏一个我,就是每一个众生都认为,有一个主宰的这个我,及以五蕴中里面,显现的一个我执、我相。是不是?外现众色象,外面所现出来的色受想行识,以及一切的外相,地水火风四大,缘起的假相。包括一一音声相,任何的音声,平等如梦幻,讲得跟佛陀完全一模一样。佛陀叫我们观照缘起如幻,这个不是实在的世间啊!所以,我常常鼓励这些徒弟说:你当美国的总统,我不赞叹你,你当加拿大的总理,也没什么了不起,你当台湾的总统,我也随喜。但是我告诉你:你跨进佛门一步,跨进来这个门槛一步,我就特别赞叹你。为什么?你有希望开大智慧,你有希望了生死,你今生今世有依靠了,有依靠了。真的!看到这大官,笑一笑;看到什么大企业家,笑一笑。平等如梦幻。诸位啊!赞叹在座诸位,对不对?我很快乐,为什么很快乐?我今天讲这个最上乘论,讲得比五祖的人还多啊!五祖只有讲给一个人听。为什么?就讲给六祖听嘛(师父笑),我还讲给这么多人听,(众鼓掌)谢谢!【不起凡圣见。】只要你著一个知见,就错!凡见不可著,圣都不行。对不对?动一个念头:我是圣。你就是凡。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哪有什么圣凡呢?万法毕竟空寂,纯一个觉性在作用。【不作涅槃解,】也不著一个不生不灭的义理的解释,不著这样的相。为什么?你著一个涅槃相,涅槃不生不灭,就变成生灭了。对不对?“不做涅槃解”,也不著一个涅槃,我在解涅槃之相。【二边三际断。】二边就是空、有;三际就是过去、现在、未来。意思就是:大彻大悟的人:不著空、不著有、不著过去、不著现在、不著未来。

常应诸根用,】自性清净,一显现出来,六根同时作用。【而不起用想。】也不著一个我在作用。你看!我见性。碰到人就说:我见性。是不是?碰到一个:我清净自性在作用。这个还是凡。意思就是:清净自性在作用,绝对没有一个我,彻底地根除,做该做的事情,心安理得,内心安祥。【分别一切法,不起分别想。】虽分别不作分别想。什么叫做分别一切法?加两个字,“自性”分别一切法,不起分别想。自性就有这种功夫,因为不加一个执著嘛,众生就加一个执著,就“我”在想嘛。自性清净本来就能够分别一切法,不须要加上任何知见,不起分别想。【劫火烧海底,风鼓山相击。真常寂灭乐,涅槃相如是。】哎呀!讲得太好了。六祖这一句话什么意思啊?又要换我们现在的词句,这个世界,目前的世界来解释,就是什么意思呢?就算世界末日到了,慧星撞地球。“劫火”就是慧星撞地球,这个地球要毁灭了,叫做劫火。我们人类的劫数到了,末法时期到了,劫难到了,这个地球要毁灭了。科学家讲:地球、太阳迟早要毁灭的,我们这一期地球的生命,所有的动物、植物,统统要消失的,一定要消失的,迟早要消失的。所以,我常常劝大家:移民,要移到极乐世界去,你再来这个地球,会毁灭的,它是生灭法的世界。劫火烧海底,就算今天世界末日到了,慧星撞地球,把海底的水蒸发光了,就有这个可能,因为Discovery里面就有讲。再来,我们这个地球,慢慢地磁场变化,这个太阳光一吹来,我们的水就会慢慢蒸发,地球的磁场,南北、两极,地球的磁场,南极跟北极的磁场,怎么样?每七十万年转换一次,地心的引力,地心那个磁场,南北两极,从南转到北,从北转到南,七十万年转一次,七十万年转一次。也就是说,你现在指南针,到最后就会变指北针师父笑,转过来。经过几百万、几千万年以后,我们这个地球,慢慢没有能力摄住这个海水,慢慢没有办法摄住这个雨水,大环境整个被破坏,整个生态环境变化。下雨,下不该下的地方,干燥,本来很潮湿的地方,变成很干燥,我们愈来就会愈生长在一个恶劣的环境,因为众生的福报用尽了,劫火要到了。可是,不是我们现在,那要经过几百万年。劫火烧海底,慧星碰地球的时候,或者地球磁场失去的时候,所有的海水,慢慢被太阳蒸发。因为太阳光放出这个粒子,放出这个粒子,这个粒子一吹的时候,水气蒸发,地球摄不回来,地球没有办法把这个水气摄回来,因为地心引力变动,地心引力变动,把这个水气拉不回来,这个水气就一直消失……,一直干掉……,太阳风一直吹一直吹,地球一直干掉……,就像在晒衣服一样,干掉……,地球,草木没有水分,不能成长,万物一片枯寂。就算世界末日到了,劫火烧海底,风鼓山相击,风力鼓动,山崩地裂、天摇地动,互相撞击,也无关于清净的自性。因为这个还是相,我们的涅槃自性怎么样呢?真常寂灭乐,这个永恒的法身慧命的可贵,就是在生灭的相体悟、突破、执著、不分别,你就得到永恒的生命。坚持不著这个粗糙的色相,微妙的清净法身就现前。涅槃相如是,不生不灭的涅槃相如是。【吾今强言说,】我现在勉强地来告诉你。【令汝舍邪见。】这个“舍”就是跟“捨”一样。【汝勿随言解,】你不要随著我的语言之相来作了解,因为那个不是涅槃。意思是:你要契入不生不灭的本体。【许汝知少分。】如果你能够不随我的语言,执著我的语言,化作你的心相,能够彻底地契入真实的涅槃境界,不用语言、不用文字,怎么样?我就这样允许你,也许你能够……,“许”就是也许你能够,知道一点点涅槃的气氛。因为涅槃是离言说相,你要离言说相,就有少分相应,叫做:许汝知少分。【志道闻偈大悟,】大悟,【踊跃作礼而退。】踊跃作礼而退。好了!听得来吗?听得懂吗?听得懂的请举手,真正悟道的,不用客气,晚上写偈颂来,哎呀!圣意观测啊!(师父笑)只会这一句而已。很难,悟道可不是简单的。

好!休息一下,我们休息十五分钟。

经文【行思禅师,姓刘氏,吉州安城人也。闻曹溪法席盛化,径来参礼,遂问曰:当何所务?即不落阶级。师曰:汝曾作甚么来?曰:圣谛亦不为。师曰:落何阶级?曰:圣谛尚不为,何阶级之有?师深器之,令思首众。一日,师谓曰:汝当分化一方,无令断绝。思既得法,遂回吉州青原山,弘法绍化,谥号弘济禅师。

行思禅师,姓刘氏,吉州安城人也。】吉州就是江西省安福县人,他是江西省安福县人,安城人。【闻曹溪法席盛化,】闻曹溪法席盛化,就是很兴盛。【径来参礼。】“径”就直接。直接就来参了。见到六祖就问了,【遂问曰:当何所务?即不落阶级。】我们应当如何来修行,“务”就是我们如何来下功夫,才不会落入生灭的阶级法呢?即不落生灭的……,“阶级”就是生生灭灭,有高低叫做阶级。【师曰:汝曾作甚么来?】意思就是,你过去是怎么修行的?我先问问你,我再告诉你。【曰:圣谛亦不为。】我连动一个念头,认为在修行圣道,都没有动到著这个圣谛之念,叫做:圣谛亦不为。我连著一个说:我在修学佛道的念头都没有。【师曰:落何阶级?】那么,你落什么阶级呢?【曰:圣谛尚不为,何阶级之有?】圣谛尚不为,就是连著一个佛法之相都没有,有什么阶级之有呢?【师深器之,】真的是很好,很赞叹。【令思首众。】令行思禅师为首众,就是领众,因为它开悟了。【一日,师谓曰:】有一天,六祖就说了,【汝当分化一方,】你要离开,好好地教化众生。【无令断绝。】千万不要断掉这个法身慧命,要传法传下去。【思既得法,】行思禅师得了这个法,怎么样?【遂回吉州青原山,】就回到江西省来。【弘法绍化。谥】这个“谥”就是,对于有道德、有功业的人,死后为他立号,用来劝善表扬用的。再讲一遍:这个“谥”号就是加一个封号,对于有道德、有功业的人,死后为他立号,用来劝善表扬,起这个楷模作用,叫做谥号。【号弘济禅师。

经文【怀让禅师,金州杜氏子也,初谒嵩山安国师,安发之曹溪参扣。让至,礼拜。师曰:甚处来?曰:嵩山。师曰:甚么物恁么来?曰:说似一物即不中。师曰:还可修证否?曰:修证即不无,污染即不得。师曰:只此不污染,诸佛之所护念,汝既如是,吾亦如是。西天般若多罗谶:汝足下出一马驹,踏杀天下人。应在汝心,不须速说。让豁然契会,遂执侍左右一十五载,日益玄奥,后往南岳,大阐禅宗。

怀让禅师,金州杜氏子也。】金州陕西安康人。现在的陕西安康人。金州杜氏子,【初谒嵩山安国师,】安就是惠安,惠安国师。这个惠安国师自己很谦虚,就说:你应该去参六祖。【安发】就是遣,希望他去。【之曹溪参扣。】“扣”就是问了,希望他到曹溪来参学、来扣问六祖。【让至,礼拜。】六祖就说了,【师曰:甚处来?曰:嵩山。师父笑这个就是不了解祖师的意思,六祖其实在问的是他的清净自性,他搞错了师父笑,他直接回答。再讲一遍:怀让禅师到这个地方来,六祖其实是问他本性:你的本性是从什么处来啊?从哪来?从哪去啊?可是,这一开始来,还不相应。怀让禅师不了解六祖的用意。六祖就问:什么处来?怀让禅师就说,讲出具体的地方:嵩山师父笑。祖师的意思,不是这个意思啊!你从哪里来啊?嵩山。不明祖师意,答非所问。【师曰:甚么物恁么来?】意思就问说:心性是什么的东西啊?又怎么个来法?师父笑心性是什么东西呢?意思就是,拿得出来吗?那你又怎么个来呢?心性既然无来无去,那你又怎么个来法呢?意思就是说:我们的清净自性是什么东西呢?那它又怎么个来法呢?来!说说看。恁么nèn mǒ怎么样。什么。曰:】现在这个转得很快了,怀让禅师一下子就知道祖师的用意,就回答的完全正确了,喔!我知道六祖的用意了,赶快转过来,【说似一物即不中。】你讲出一种形相,有东西,就不对!【师曰:还可修证否?】清净自性能修持吗?【曰:修证即不无,】不能修证。但是【污染即不得。】只要你著于这个相,著于相就染污了,永远无法获得。染污即不得。动个念头,染污,动个念头著相就是染污,染污就不得见性。【师曰:只此不污染,】你只要不要被相黏住了,【诸佛之所护念,】就用这一招,诸佛之所护念。【汝既如是,吾亦如是。】就是这一招,不污染,诸佛之所护念,就不要被相卡死了,不要被相卡死了,不要被观念卡死了,不要被相黏住了,就用这一招。诸佛如是,我也是这样子。【西天般若多罗谶:】这是印度,叫做西天,就般若多罗谶chèn将来能应验的预言、预兆。“汝”就是怀让,【汝足下出一马驹,】马驹,这个是指马祖道一禅师,马祖道一禅师,他的俗姓叫马,姓马。你足下,将来会出一个不得了的,那就是马祖道一,俗姓马。【踏杀天下人。】踏杀天下人,就是度尽天下众生。踏杀天下人。【应在汝心。不须速说。】说:这个预言啊,只要你明白,心里明白就好。心里明白,不必立刻说出来,“应在汝心,不须速说。”预言,你只要明白在心就好,明白了,就不须要立刻说出来。不须速说。【让豁然契会,】怀让禅师就大悟了。【遂执侍左右一十五载,】所以,西天般若多罗,这个也是大圣人,能够预言。这个是印度二十七祖般若多罗尊者,二十七祖。般若多罗谶,般若多罗谶,曾经有这样的预言:往后你的足下,将出一马驹,纵横天下,那就是马祖道一禅师。因此就做侍者在左右,一十五载。以前人跟著师父,跟定的时候,那都不会跑的,现在可难了,很难!我刚受戒:我要出去参,我要怎么做法,我要跑。他就是一直像茅草没有根,就是一直流动、一直流动……,也难怪啦!因为没有什么善知识指导他嘛!偶尔到哪个地方,听了几句法,法喜充满,还算不错了。是不是?可是,要碰到最上乘论,还很难。所以,现在跟以前的人大不相同,以前的交通不方便,信件不方便,要出去一趟很困难,现在飞机、火车、资讯、e-mail。是不是?电子邮件,不得了了!一件事情有正反两面,现在的科学很方便。对不对啊?但是,修行很困难,染污的多,报章、杂志、电视,哪里统统是辣妹,哪里都是有的没有的,现在环境整个完全改观。现在要修行,就要看个人,要好好地安住一个团体都很难,要找到这个团体,是我们的福报,毛道的众生,就会跑来跑去,风吹东边,跑到西边,风吹西边,又跑到东边来,跑来跑去……。这个一下住下来,就是十五年。【日益玄奥。】每一天都在增加他心性玄奥这个道理,就是心性的功夫,叫做“玄奥”。每天都在增加他心性的功夫。【后往南岳,大阐禅宗。】怀让禅师是很有名的。

经文【永嘉玄觉禅师,少习经论,精天台止观法门,因看《维摩经》,发明心地。偶师弟子玄策相访,与其剧谈,出言暗合诸祖。策云:仁者得法师谁?曰:我听方等经论,各有师承,后于《维摩经》悟佛心宗,未有证明者。策云:威音王已前即得,威音王已后,无师自悟,尽是天然外道。曰:愿仁者为我证据。策云:我言轻,曹溪有六祖大师,四方云集,并是受法者。若去,则与偕行。

永嘉玄觉禅师,】这是浙江,永嘉是永嘉县,浙江的永嘉县,就是温州,温州。玄觉禅师,【少习经论,精天台止观法门。】他对这个天台宗,很早就研究了。少习经论,精天台止观法门,就是他很小就出家用功了。【因看《维摩经》,】怎么样?【发明心地。】《维摩诘经》讲什么?不二法门。《维摩诘经》就是讲不二法门。能所不二、善恶不二、智境不二,统统是不二,心境不二。发明心地。“偶”就是突然间、偶然间, “师”就是六祖。【偶师弟子玄策相访,】偶然间六祖的弟子叫做玄策,这个玄策来拜访玄觉禅师。【与其剧谈,】这个“剧谈”就是畅谈的意思,畅谈,彻夜不休息叫做作畅谈。【出言暗合诸祖。】他所讲出来的话,已经符合禅宗的心性,只是没有任何人印证。【策云:】玄策就说了,【仁者得法师谁?】仁者就是你,你玄觉,你是从哪个法,得法就是得到哪一个法?“师谁”就是你奉持是谁为师父啊?你得法,从哪得法,你是奉侍哪位师父?依止哪一位禅师的啊?【曰:我听方等经论,】什么叫做方等呢?“方”就是遍十方,“等”就是平等法,那就是大乘法。大乘法门讲的就是,遍十方一切平等,所以,方等经叫做大乘经。我听了大乘经典,大乘经典,譬如说《华严》啦、《法华》啦、《涅槃》啦,这个都是,《大般涅槃经》,或者是《维摩诘经》、《胜鬟经》,这个都是大乘经典。我听了方等经,看了这个大乘经论,【各有师承。】各有各的师承。意思是各有一派的说法。但是后于《维摩经》悟佛心宗,】因为你要进入禅宗,你一定要不二法门,见一切相,就离一切相,就进入佛的境界了;起心动念,就会变作凡夫生灭了。是不是?如果当下放下,佛性就现前了。悟佛的心宗,可是,就是没有人给我证明。【未有证明者。策云:】玄策就说了,【威音王已前即得,威音王已后,无师自悟,尽是天然外道。】这一句没有开悟,写出来也不对,到目前为止,还很难看到它真正地了解,禅师这一句话的用意在讲什么?但是,如果你悟道,你自然就知道,他的回答是什么用意。从文字上看,也很容易看,但是,从文字上看,你根本不知道他在回答什么。从文字上看是怎么看呢?玄策云:威音王已前即得,威音王已后,无师自悟,尽是天然外道。就是在威音王……,威音王就是如来。在威音王如来出世以前,自证佛法就可以;若是在威音王如来出世以后,如果没有明师指授,而自证者,统统是一般的外道。从字面上是这样解释,其实不然,你要看《六祖坛经》写的那个注解,几乎统统每一本都是这样写。诸位!悟道的人,他有弦外之音,这一句绝对不是这样的意思,我翻那个注解,这样看看看、参考,不对!绝对是错误的。好了!他的意思是什么呢?我告诉你:玄策云:威音王如来已前即得,这个威音王,意思是,无量亿劫以前有一尊佛,叫做威音王如来。意思就是说:无量亿劫以来,早已经存在佛性,那一颗本来的清净自性,才是我们的本来面目。所以,威音王其实是表示无量劫的意思。那么注解就把它解释说这样子。所以说:什么意思呢?威音王已前即得,就是说:早在无量亿劫,你悟道的这个清净自性,早在无量亿劫以前早就存在了,那个就是我们的本来面目,这样解释才对。威音王已后,怎么样?无师自悟,尽是天然外道。什么叫做威音王已后呢?听到这个音声,听到这一个音声,无师自通,认为自己很行。尽是天然外道。无师自悟就是,后天再加上自己的知见,自己认为悟出什么东西出来,这一句话,其实就是知见立知,这一句话就是知见不能立知,无量劫来存在的,早已存在的这个清净自性,才是真正我们自己的东西,而你不能在后天加上任何的知见。所以,威音王已后,无师自悟,加上“自”,其实就是加上一层知见,尽是天然外道,心外求法嘛。【曰:愿仁者为我证据。】你帮我证明一下,我有没有开悟。【策云:】玄策禅师就说了。【我言轻,】我讲话没什么分量。【曹溪有六祖大师,四方云集,并是受法者。】接受六祖大法的人,【若去,】如果你要去,【则与偕行。】我与你一直去,顶礼六祖。

经文【觉遂同策来参,绕师三匝,振锡而立。

师曰:夫沙门者,具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大德自何方而来,生大我慢?觉曰:生死事大,无常迅速。师曰:何不体取无生,了无速乎?曰:体即无生,了本无速。师曰:如是,如是。

觉遂同策来参,】这玄觉,这玄觉跟玄策来参六祖。【绕师三匝,】绕师,绕六祖三匝,就像对佛一样的恭敬,但是有点习气。【振锡而立。】就是不顶礼师父笑,反正,佛门什么怪事都会发生。绕了三匝以后,把那个锡杖一振,就杵在那个地方。【师曰:夫沙门者,具三千威仪,八万细行。】一个大沙门,三千的威仪,八万的细行。【大德自何方而来,生大我慢?】连这个基本上的礼貌、威仪、礼足、顶礼,这个八万细行都不懂,还生大我慢。你来自何方?【觉曰:生死事大,无常迅速。师曰:何不体取无生?】“何不体取”当体即空“无生”的道理呢?何不体取万法无自性、当体就是空,就是无生的道理呢?【了无速乎?】这样不是比较快吗?你悟到当体即空,当下就是无生,生死不就解决了吗?你起心动念就有生死啊!放下对相的执著,对不对?生死就了了。“了无速乎”,这样不是更快吗?“何不体取无生,了无速乎?”你为什么不体取当体即空,一切法无生,这样不是比较快吗?【曰:体即无生,】你那个体悟,当体即空,悟了,当下还是无生。体当下,你能体悟的那颗心,当下就是无生。【了本无速。】彻悟的人,根本没有快慢,彻悟的人,我们的心性,本来就没有快跟慢的。【师曰:如是,如是。】就印证了,虽然有一点我慢,可却是也是开悟的人,有点习气就是了。如是如是。

经文【玄觉方具威仪礼拜,须臾告辞。师曰:返太速乎?曰:本自非动,岂有速耶?师曰:谁知非动?”曰:仁者自生分别。师曰:汝甚得无生之意。曰:无生岂有意耶?师曰:无意,谁当分别?曰:分别亦非意。师曰:善哉。少留一宿,时谓一宿觉。后著证道歌,盛行于世。

玄觉方具威仪礼拜,】这个时候就顶礼了。【须臾】刹那之间,很快,两句话就开悟了,印证一下,OK了,回去了,【告辞。师曰:】六祖就说了,【返太速乎?】你这一刹那就回去,不会太快吗?【曰:本自非动,岂有速耶?】我们的清静自性动到个念头都没有,哪有什么快跟慢呢?【师曰:】六祖就故意问了,其实这一句就是考试,看看他是不是大彻大悟。师曰,跟他考试一下,底下就是明知故问。六祖就明知故问了:【谁知非动?】谁能知道这一颗如如不动的心性呢?【曰:仁者自生分别。】我如如不动,是我自己体悟的,你说动跟不动,是你自己分别的,我这里没有动跟不动的问题。我如如不动啊!你问我:谁知道那一颗不动的心?是你自己分别,才有所谓非动的这个念头,你是用意念,暂时方便来问我。意思就是说:你六祖问我,是你的问题,而我本身就是如如不动,就是这个意思。“谁知非动?”谁能知道这一颗如如不动的心啊?意思就是说:我本来就知道,何须要你问?你问就是你自己产生分别才问啊。仁者自生分别,六祖啊,你自己产生分别,有非动之心,如如不动的心,是你自己产生,才来问我的。【师曰:汝甚得无生之意。】你很了解这个当体即空的,无生无死的真实的义理,不起心、不动念,生死就停,问题是我们的惯性、习性很难断。“师曰:汝甚得无生之意”,你非常了解无生的真意,就是你了解这一颗无生的心。【曰:无生岂有意耶?】体悟到无生的人,哪有什么念头?有什么这个意识型态的念头呢?【师曰:】六祖再一次地考试他。再问:【无意,谁当分别?】你没有这一颗心,跟没有这个意,谁来分别这一颗无心呢?无生呢?【曰:分别亦非意。】我清净心自己分别,有这个分别的能力,我也没有著一个世间的分别心。“分别亦非意”,我这一颗清净心的分别,绝对是分别不作分别想的这个心。“分别亦非意”,我这一颗清净的分别,也不著一个世间人的意念,不著一个生灭法的意念啊。【师曰:善哉。少留一宿。】那个念宿(xiǔ)才对。我们说念一宿(),这个是不对的,应该念一宿(xiǔ)——一个晚上时谓一宿觉。】就住一个晚上,你为什么不住一个晚上呢?“少留一宿”,时谓一宿觉。那就是六祖告诉他:你睡一个晚上再走吧,干嘛急着走呢?【后著《证道歌》,盛行于世。】这《证道歌》师父已经讲了,也已经准备要发行出来了。

经文【禅者智隍,初参五祖,自谓已得正受,庵居长坐,积二十年。师弟子玄策,游方至河朔,闻隍之名,造庵问云:汝在此作什么。隍云:入定。策云:汝云入定,为有心入耶?无心入耶?若无心入者,一切无情草木瓦石应合得定;若有心入者,一切有情含识之流亦应得定。隍曰:我正入定时,不见有有无之心。策云:不见有有无之心,即是常定,何有出入?若有出入,即非大定。

禅者智隍,】智隍禅师。【初参五祖,自谓已得正受。】纳法在心叫做“正受”。什么叫“正受”?就是心性,认为自己跟五祖一样。初参五祖,自己认为,自己已经得到正法,纳受正法了。【庵居长坐,】“庵居”就是在小精舍,叫做庵居。这个庵居长坐,不卧,一直打坐。【积二十年,】哇!够长的了,可是,没有碰到这六祖,今生今世也没办法了生死。【】就是六祖,六祖的【弟子玄策游方至河朔,】这“河朔”就是河北,黄河的北岸,“河朔”在河北省。游方到这个河北,河朔。【闻隍之名,】知道说这个地方,有一个智隍禅师。 造,就是来拜访这个小精舍。【造庵问云:】来拜访他,【汝在此作什么?】你在这里做什么呢?智隍禅师就说了,(【隍云:】)我在这里入定啊。(入定。】)玄策就问了,(【策云:】)【汝云入定,】你说你入定。【为有心入耶无心入耶?若无心入者,一切无情草木瓦石应合得定。】你说无心,那些草木、石头无心啊。那些草木、石头那就叫定啊!无心入定嘛!如果你有心入定,(【若有心入者,】)【一切有情含识之流亦应得定。】一切有情含识,对不对?都是有心的啊!这个禅师就说了,智隍禅师就说:(【隍曰:】)【我正入定时,不见有有无之心。】这个要读再次,不见有“有”,不见有“无”,是这个意思。不见有“有无之心”,就是我也没有见到有跟无,就是这个意思。我没有见到有心和无心。【策云:不见有有无之心,】那可不得了!【即是常定,】佛陀的常定哪有什么出跟入啊?【何有出入?若有出入,即非大定。】就不是佛的大定啊。

经文【隍无对,良久,问曰:师嗣谁耶?策云:我师曹溪六祖。隍云:六祖以何为禅定?策云:我师所说,妙湛圆寂,体用如如;五阴本空,六尘非有。不出不入,不定不乱;禅性无住,离住禅寂;禅性无生,离生禅想;心如虚空,亦无虚空之量。

隍无对,(智隍禅师)哑口无言,极尽了师父笑。隍无对,没有开悟啊!【良久,问曰:师嗣谁耶?】你是依谁为师?是奉持谁呀?是供养哪个大师啊?哪个大师的徒弟啊?师嗣谁耶?【策云:我师曹溪六祖。隍云:六祖以何为禅定?】你既然问我这个禅定,我回答不出来,那么,六祖是用什么,当作来禅定呢?【策云:我师所说,】六祖所说的,【妙湛圆寂,体用如如;】清净的圆满自性是寂静的,从来没有起心,没有动念,完全无心、无执著、无分别、无颠倒、圆满寂静,说到体、说到用,都是毕竟空,如如不动的毕竟空。无论是【五阴】五阴:色、受、想、行、识,【本空,】本来就是空,无论是六尘,色、声、香、味、触、法,六尘也不存在,悟道了,当体即空,【六尘非有。】在五阴本空,六尘不有的这个世界,众生看不来,就有出入;可是,当我们体悟到,五阴本空、六尘非有,这个圆满的清净自性,【不出不入。】没有来去,没有出入,也无所谓定,也一定不会乱,(【不定不乱。】)因为无相。【禅性无住,离住禅寂;】禅性,禅之性应无所住。禅性无住就是,真正的禅的根本,其实是无所住的,不是要定在那个地方,还有一个东西在定,定、出都是方便的,没有真正的出跟入这个东西。禅性无住,真正了悟禅性的人,是无所住的。离住禅寂,离有所住,当下就是禅定寂灭。“离住禅寂”,“离”就是离有所住。“禅寂”,前面如果加两个字:“当下”。当下就是禅寂。离有所住,当下就禅寂,你离开有所执著,当下就寂灭,就是无所住的意思,即相离相的意思。【禅性无生,】真正的禅性,一切法无生,但是,也不能著一个说:我在修禅的观念。【离生禅想,】不可以有生一个,我在修禅的这种观念。离生禅想,离开了生出:我在修禅。【心如虚空,】那是个比喻而已。【亦无虚空之量。】虽然我用虚空来比喻,但是,我也不会著一个虚空之量。

经文【隍闻是说,径来谒师。师问云:仁者何来?隍具述前缘。师云:诚如所言,汝但心如虚空,不著空见,应用无碍,动静无心,凡圣情忘,能所俱泯,性相如如,无不定时也。隍于是大悟;二十年所得,心都无形响。其夜,河北士庶闻空中有声云:隍禅师今日得道。隍后礼辞,复归河北,开化四众。

隍闻是说,】这个智隍禅师听了以后,直接来拜访他的上人,(【径来谒师。】)哇!他的徒弟都这么行,师父就更不用说了,强将之下无弱兵,啊,强将之下无弱兵,直接就来拜访六祖了。【师问云:仁者何来?】你是为何而来?智隍禅师就把前面这段因缘讲了一遍。【隍具述前缘。师云:诚如所言,】就像你所说的。【汝但心如虚空,不著空见,】你只要心像虚空,但是,却不要落到虚空之见。【应用无碍,】因为虚空是死的,它不能大用现前,现在你千万不要落入这个虚空的比喻,要起作用,不要只有著那个无形无相,不生不灭的体,真正的涅槃,是可以起作用的。应用无碍,【动静无心,】动跟静都没有起心动念。无心,不著,无住相就是无心。【凡圣情忘,】不能著凡见,也不可以著一个圣见,同时放下。【能所俱泯,】我们为什么能所不断?就是这个“我”在作祟,我执还有法执。要我执断了、法执断了,能所都不存在了。【性相如如,】没有这种东西,【无不定时也。】二六时中都不住相,二六时中统统在定。【隍于是大悟。】你看!一句就解决了,这个大悟可不是一般的悟,这个叫做证悟。【二十年所得,心都无形响。】这个“无形响”就是说,没有来去生灭,跟无形相的意思一样。【其夜,河北士庶闻空中有声云:】河北这个士庶,一般的百姓,都听到空中有这声音:【隍禅师今日得道。】你们河北这个地方,智隍禅师今天得道了。当天晚上喔!河北这个地方,就有人说:智隍禅师今日得道。【隍,】智隍禅师,【后礼辞,复归河北,】后来就辞了六祖,回到了河北,【开化四众。

经文【一僧问师云:黄梅意旨,甚么人得?师云:会佛法人得。僧云:和尚还得否?师云:我不得。僧云:和尚为什么不得?师云:我不会佛法。

一僧问师云:】有一个出家众就问师,就说了:【黄梅意旨,】五祖他的意旨是什么呢?【甚么人得?】怎么样才能够了解五祖弘忍大师,这个四祖跟五祖的东山见性大法呢?黄梅是指五祖。五祖弘忍大师到底他的旨意是什么?意旨是什么呢?怎么样的人,才能得到见性、即心即佛的大法呢?【师云:会佛法人得。】了悟不生不灭,见性大法的,懂得无上、最上乘法的人,就得。【僧云:和尚还得否?】您有得到吗?【师云:我不得。】当然不能得,得了就糟糕了,当然不得,得了就著相了。六祖回答:我不得。不得就是真得。【僧云:和尚为什么不得?师云:我不会佛法。师父笑“我不会佛法”的意思就是:我不会著一个佛法之相,修学佛道的人是无相。我告诉你:这里有一句话,讲得非常好,你要好好地听听看。真正悟道的圣人,是唯心体会。有一句话,注意听喔:尽他叶落花开,不问春寒秋热。体会得出来吗?尽他叶落花开,不问春寒秋热。尽他,管他树叶落、花开,意思就是,生灭法本来就是这个样子。意思就是,看到叶落花开,其实意思就是,不要管这些生灭法的意思。尽他叶落花开,不问春寒秋热,也不要去问春……,因为冬天结束,春天有点冷、春寒;秋,也有一点热。也不问……,其实这个意思是:不问春秋,不问寒热,相不可得,就是这个意思。真正悟道的圣人,明心见性,大悟的人,尽他叶落花开,不问春寒秋热。什么都放得下的意思,不是像世间人,一句话梗死了,这样搞百千万劫,都没有办法进入净土。要进入净土,要了解这个心性啊! 

经文【师一日欲濯所授之衣,而无美泉。因至寺后五里许,见山林郁茂,瑞气盘旋。师振锡卓地,泉应手而出,积以为池。乃跪膝浣衣石上。忽有一僧来礼拜,云:方辩是西蜀人,昨于南天竺国见达摩大师,嘱方辩速往唐土。吾传大迦叶正法眼藏及僧伽梨,见传六代,于韶州曹溪,汝去瞻礼。方辩远来,愿见我师传来衣钵。

师一日欲濯所授之衣,】六祖有一天,准备要……,“濯”就是洗涤,要洗涤五祖所授的法衣。【而无美泉。】没有美好的水。【因至寺后五里许,】“许”就是大约。【见山林郁茂,】就是林木茂密,长得很茂密,就像我们这个道场一样,四周山林郁茂,林木茂密。【瑞气盘旋。】祥瑞之气盘旋在空中,空中盘旋祥瑞之气。【师振锡卓地,】就是着地。把那个锡杖拿起来,一振,怎么样?【泉应手而出,】哇!真是六祖!我们这儿啊,我也是振手,这锡杖,不过我这“锡杖”就是一百多万,我这一百多万一下去,打了一口井,也冒出泉水来。师父笑我可没有这种功夫,六祖还是比较快,锡杖一振,甘美的泉水马上就跑出来了,人家龙天护法嘛!我们这个,没有办法这样子啦,我是指我啦,你们有没有,我不知道,等一下我会拿一支锡杖,你们可以试试看。六祖有这种功夫,一振,龙天护法,水马上就跑出来了,应手而出。哇!泉水就跑出来了。【积以为池。】这水就积起来,就像池水一般。“积以为池”,累积起来,就一个水池了。【乃跪膝浣衣石上。】跪膝,怎么样?“浣衣”就是洗衣服,在石头上,叫做:乃跪膝浣衣石上,意思是在石头上洗衣服。【忽有一僧来礼拜,】有一出家众来礼拜,【云:】就说了。【方辩是西蜀人,】方辩就是我,方辩他是一个比丘。说:我方辩比丘是西蜀人。四川省西蜀就是四川省西方,叫做西蜀。四川很大。西蜀人,四川省的西方。【昨于南天竺国,】这个“昨”是从前、以前,不是昨天,这个字不能搞错了,这是以前。你昨天在印度,当时又没有飞机,这个“昨”不能解释昨天啊!对不对?昨天我在南天竺国,见到达摩大师,今天就跑到中国来?开玩笑!坐飞机才有办法嘛!对不对?所以,这个“昨”是指从前。从前在南印度,【见达摩大师,嘱方辩速往唐土。】交代方辩赶快到中国来。“唐土”就是中国。【吾传大迦叶正法眼藏,】诸位!什么叫做正法眼藏呢?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叫做正法眼藏。再念一遍:什么叫做佛陀的正法眼藏呢?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叫做正法眼藏。说:我,达摩大师就对方辩说了:我传大迦叶,佛陀的苦行hèng第一的弟子,摩诃迦叶,这个禅宗的正法眼藏.以【及僧伽梨,】僧伽梨就是大衣,就是法衣。怎么样?【见传六代于韶州曹溪,】“见”就是现在,现在传到第六代,在韶州曹溪。【汝去瞻礼。】你到韶州曹溪,汝去瞻礼。【方辩远来,】我现在很遥远的地方来,【愿见我师】我希望能够看到达摩大师【传来衣钵。】传来的衣跟钵。

经文【师乃出示。次问:上人攻何事业?方辩曰:善塑。师正色曰:汝试塑看。方辩罔措,数日塑就真相,可高七寸,曲尽其妙。呈似师。师笑曰:汝只解塑性,不解佛性。师舒手摩方辩顶曰:永为人天福田。

师乃出示。】六祖出示,就说:在这里。【次问:上人攻何事业?】六祖就接着问了,六祖出示了这个衣跟钵,再接着就问,“次问”就是接着就问了。上人!六祖真的很尊敬人家,都称为上人。以后我也须要这样称呼大家:上人!听得懂吗?不懂。哎呀!做上人竟然听不懂,我这个下人还懂,你上人听不懂?师父笑好了!“上人攻何事业?”你是专攻哪一个方面的事业啊?【方辩曰:善塑。】我很会雕刻喔,我很会雕塑喔!雕塑,雕塑就是弄一弄啊,然后就雕塑起来,图啊,怎么样子。我很会雕塑。各个材料不同,像我们现在,雕塑就很发达了,有的用种种的泥土,用种种什么粉,或是玻璃纤维啊,现在雕塑很厉害。【师正色曰:】“正色”意思就是说:你这个还是著相。“正色”就是有点很严肃地来告诉他。意思就是,你这个法门是暂时的,是生灭法。师六祖就庄重、严肃地告诉他:来!【汝试塑看。】你看着我,帮我雕塑一下。来!看我六祖长得怎么样啊?来!汝试塑看,来!塑塑看!真如本性,你看怎么雕塑啊?【方辩罔措,】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因为没开悟啊,他只会雕塑,他不懂得自性啊!“罔措”就是说,搞不来。方辩罔措。【数日塑就,】经过个几天,怎么样?数日塑就,雕塑好了。【真相,可高七寸,】像这个六祖的真相,大约七寸。可高七寸,大约。【曲尽其妙。】几乎一模一样,太像了。【呈似师。】把这个很像六祖的供养上去。怎么样?【师笑曰:汝只解塑性,】雕塑可以啦,【不解佛性。师舒手摩方辩顶曰:】六祖就摸了方辩比丘的顶,曰:【永为人天福田。】刚才谈的这个曲尽,用我们现在读过的中文的意思就是说,“曲尽其妙”的意思就是说:巧夺天工、其妙不尽。“曲尽其妙”的意思就是这个意思,巧夺天工、其妙不尽。“呈似师”,刚刚讲的就是这个意思。六祖很欢喜,但是,他只解塑性,不解佛性,摩顶,作为人天的福田,因缘还不具足。     

经文【有僧举卧轮禅师偈云:卧轮有伎俩,能断百思想。对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长。师闻之曰:此偈未明心地,若依而行之,是加系缚。因示一偈曰:惠能没伎俩,不断百思想。对境心数起,菩提作么长。

有僧,】有一个出家众,【举卧轮禅师偈云:】说有一个卧轮禅师,常常这样念,【卧轮有伎俩,能断百思想。对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长。】一看就没见性。这个一看就知道,你有伎俩,清净自性有什么伎俩呢?能断百思想,达妄本空,了妄即真,对不对?哪有什么可以断?能断所断的东西?就知道这个没开悟。对境心不起,还要控制一下,对这个境界,还要控制一下,不要起心动念。还菩提日日长cháng,那要长cháng到什么时候呢?这个就是不了解《圆觉经》,《圆觉经》讲的:我的清净自性、圆觉自性,非止、作、任、灭,非止、非作、非任、非灭,这个就是犯了这个毛病,止、作、任、灭,这不是我们今天要讲的。神秀(大师)也是犯这个毛病,时时勤指拭,勿使惹尘埃,那你要擦到什么时候呢?每天都擦,渐教就是要这样子的,渐渐地,渐教就是要这样,慢慢慢慢等因缘,等……,等因缘,呯!碗打破了,悟了!我们现在呀,厨房拿起来统统丢了,也没消息,锅碗瓢统统打坏了,还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就是悟不来。这个就是有所造作,就不是清净自性,还菩提日日长cháng?我问你:菩提清净自性,有长有短吗?每天都在增长,那要长到什么时候呢?师父笑师闻之曰:此偈未明心地。】这个偈颂,是一个没有开悟的人,【若依而行之,】如果依照这个来行,【是加系缚。】更增加执著。【因示一偈曰:】我告诉你:惠能的个性跟我也差不多,也是很调皮的,你看这个偈颂就知道,师父笑他这个偈颂也是很调皮的,他这个偈颂。你说你有伎俩,【惠能没伎俩,不断百思想。】为什么不断?本来就具足圆明清净自性,你还断跟不断,能断就还有所断,所断还有能断。【对境心数起,】我大般若智慧起作用,怎么样?【菩提作么长。】我的菩提就是这么长cháng。你是日日长cháng,我菩提就是绝对的长cháng,你永远跟不上。菩提日日长cháng嘛,每天都在长cháng一点……。六祖是说:我的菩提就是绝对的长cháng,你不能再长cháng,你长cháng也不会比我的快,我就是存在,存在就是绝对。你知道吗?菩提这么长cháng,这么长cháng多长cháng,没有长cháng短的长cháng。一句话就解决了,叫做大用现前的意思。

南顿北渐第七

南顿就是指六祖,北渐就是指神秀,南顿北渐第七。

经文【时祖师居曹溪宝林,神秀大师在荆南玉泉寺,于时两宗盛化,人皆称南能北秀,故有南北二宗顿渐之分。而学者莫知宗趣。师谓众曰:法本一宗,人有南北。法即一种,见有迟疾。何名顿渐?法无顿渐,人有利钝,故名顿渐。

时祖师居曹溪宝林】寺【】曹溪在南方,宝林寺。【神秀大师在荆南玉泉寺,】在北方江陵当阳山的玉泉寺。北方江陵,就是我们讲堂嘉陵街那个陵,江陵当阳山的玉泉寺。所以,六祖在南方,神秀大师在北方。【于时两宗盛化,】这个时候,南顿北渐,统统弘开来。有的众生根器像神秀大师这样;有的顿悟的,就直截了当找六祖了。【人皆称南能北秀,】南方有惠能大师,北方是神秀大师。【故有南北二宗顿渐之分。】分开来。【而学者莫知宗趣。】为什么学者莫知宗趣?因为大家都没有悟啊!也不晓得为什么要分一个南、一个北,对不对?南到底讲什么?顿悟在讲什么?北的渐教又讲什么?没有人知道。【师谓众曰:法本一宗,人有南北。】法,释迦牟尼佛的正法,其实就是一佛乘,绝对的平等;但是,人,因为人,它才有南北之分,顿跟渐之分。【法即一种,见有迟疾。】法只有一种,法因为是绝对的嘛,我们的圆满清净自性,它是绝对,它只有一种啊。可是,世间人的见解,就有慢有快。见有迟疾就是世间人。世人见到了,就有快跟慢,其实如果悟道,没有什么快慢的。【何名顿渐?】哪有什么叫做顿?什么叫做渐?这个法。何名顿渐?【法无顿渐,】法本来就是绝待,绝对没有所谓顿教,也没有所谓渐教。【人有利钝,故名顿渐。】所以才名叫做顿教,或者是渐教。

经文【然秀之徒众,往往讥南宗祖师,不识一字,有何所长?秀曰:他得无师之智,深悟上乘,吾不如也!且吾师五祖亲传衣法,岂徒然哉?吾恨不能远去亲近,虚受国恩。汝等诸人,无滞于此,可往曹溪参决。

然秀之徒众,往往讥南宗祖师不识一字,】哎呀!这个也是现代人的通病,嫉妒,嫉妒六祖。嫉妒,讲话就会酸溜溜的。对不对?那个獦獠,不认识一个字,【有何所长?】有什么优点呢?【秀曰】我告诉你:神秀大师的修养,我们,你跟我可要互相勉励,学学神秀大师的修养,这修养这么好,看看他怎么说?神秀大师就说:【他得无师之智,】什么叫做无师智?就是不必劳烦老师教导,自性本自具足的大智慧,叫做无师之智。这无师之智,就是不须要语言,不须要符号,不须要音声,不须要观念,大智慧本自具足,叫做无师之智。他得无师之智,【深悟上乘,吾不如也!】这个神秀真是值得赞叹、敬佩,有没有开悟排在后面,这种修养,我告诉你:秀曰,他得无师之智,深悟上乘,吾不如也。太了不起了!【且吾师五祖亲传衣法,岂徒然哉?】我的上人弘忍大师,把衣钵传给他,绝对不是徒然的,不可能是随随便便的。【吾恨不能远去亲近,虚受国恩。】哎呀!神秀大师这种修养太了不起了,我恨不得去那边亲近,我就是没办法去呀!我恨不能远去,去亲近他。虚受国恩,因为神秀从武则天召入,便为国师,来做国师,历四个朝代,统统是国师。神秀大师。虚受国恩,意思就是,受到国家皇上的重视,还有皇上的赏赐,不管什么田地啊、寺庙啊、供养啊。虚受国恩,自己很谦虚说:我没有开悟、没有见性,惭愧接受国家的恩典。【汝等诸人,无滞于此,】你们不要停顿在这个地方,【可往曹溪参决。

经文【乃命门人志诚曰:汝聪明多智,可为吾到曹溪听法。汝若闻法,尽心记取,还为吾说。志诚禀命至曹溪,随众参请,不言来处。

乃命门人志诚】神秀大师就对志诚这么说了,乃命门人志诚,【曰:汝聪明多智,】你聪明多智,去去,你到那边可为吾到曹溪听法。汝若闻法,尽心记取,】好好地记起来,【还为吾说。】回来要对我说法,看看六祖怎么说。你看边个神秀多谦虚啊!【志诚禀命至曹溪,】志诚法师接受、承受神秀大师的命令,就来到曹溪,【随众参请,】坐在底下,不讲自己从哪来的,【不言来处。】我告诉你:六祖很有办法。

经文【时祖师告众曰:今有盗法之人,潜在此会。志诚即出礼拜,具陈其事。师曰:汝从玉泉来,应是细作。对曰:不是。师曰:何得不是?对曰:未说即是,说了不是。

时祖师告众曰:】六祖有他心通啊!对不对?时六祖惠能大师,在大众就说了:【今有盗法之人,潜在此会。】现在有来偷我这个正法的人,因为他不讲他哪里来的,六祖先给你一个下马威,你来,我就是知道,你服不服啊?一下子这一句就吓坏了,是不是?我是神秀大师那边派来,我都不讲,你都自己知道了,你们要是哪里派来,我不知道,对不起!我欢迎大家来就是了,我没有六祖这种功夫。底下,六祖就告众曰:今有盗法之人,潜在此会。【志诚即出礼拜,具陈其事。】就描述了神秀大师交待的事情。【师曰:汝从玉泉来,】玉泉就是玉泉寺来,你从北方玉泉寺来,【应是细作,】你就是间谍。其实六祖是故意的,一个大慈悲的祖师是故意这样子。大家来,先个下马威,让你服,对不对?你一举一动,都在我惠能的掌握当中。你从北方玉泉寺来,偷偷坐在中间,又不讲,你就是间谍,应是细作。【对曰:】回答了,【不是。师曰:何得不是?】(为什么不是呢?)【对曰:你没有说以前,我才是间谍;(未说即是,】)你现在说了,现在不是,【说了不是。】因为你已经讲了,我已经出来了,现在不是。这个也是转得很快。不说才叫做间谍啊,你现在说了,就不叫做间谍。是不是?

经文【师曰:汝师若为示众?对曰:常指诲大众,住心观静,长坐不卧。师曰:住心观静,是病非禅。长坐拘身,于理何益?听吾偈曰:生来坐不卧,死去卧不坐。一具臭骨头,何为立功课。

师曰:汝师若为示众?】“若为”就是如何。你上人神秀大师,如何开示大众?【对曰:常指诲大众,住心观静,】住心就是说:什么统统不要想,执著某一种能观、所观,把这个境,怎么样?除掉,就安住这个心,观照。诸位!这个心观照,还有能观所观,能观的心,所观的念,能观的心,还有所观的念,这不是能所不断,不是生灭吗?住心观静,【长坐不卧。】也不躺下来休息,也是长坐不卧。【师曰:住心观静,是病非禅。】哎呀!那个不是禅,那个是心病啊,就是禅的毛病。住心观静,安住这个心,观,有能观,变成还有一个所观,这个是病,禅的大病,绝对不是一个修禅的人。【长坐拘身,于理何益?】你长时间一直坐在那个地方,对这个无生的道理,有什么帮助呢?于理,对这个顿悟的、顿教的无生,一切法无生的道理,有何益哉?【听吾偈曰:】我来告诉你一个偈颂:【生来坐不卧,死去卧不坐。一具臭骨头,何为立功课。】我们一出生来,就有生命的时候,我们能坐着,就像现在诸位,生来,我们每天都有在坐,坐下来,坐下来。而不卧,睡觉才去卧。死了以后,就坐不起来了,死了以后,就去卧在那个地方,怎么样?坐不起来,而不坐,死去卧,却坐不起来,不坐。“原是臭骨头”:本来一具臭骨头,我们本来就是一具尸体呀!对不对?尸体是生灭法的。道在心悟,岂在坐呢?“何为立功课?”六祖的意思就是说:你应当在心性上下功夫,怎么在这个肉体上,行住坐卧下功夫呢?六祖的意思就是:清净自性,应用无方,四大假合的臭皮囊,不要在这个四大假合的臭皮囊做功夫。哎呀!这个现在可多了,可多了!包括韩国,韩国有一类的禅宗,进去就是一直打坐的。韩国,高丽啊。进去禅堂就是这样,一直坐……,坐着,就是这样一直坐,不念佛、不看经典,他就是坐,为什么呢?我们台湾的法师,有的到韩国去参,回来也是整天坐在那个地方,还用一个小小的龛,小小的龛,坐在那个地方参,很多。六祖的意思就是说:不要在四大假合的肉体的臭皮囊上做功夫。六祖的用意:应当用自性修行,应当在心性上下功夫,不要在臭皮囊上下功夫。

好!今天就讲到这个地方,明天我们从五十页开始讲起,因为时间已经五点四十了,再讲下去就太晚了。好!众鼓掌鼓掌的意思是什么呢?是开悟吗?法喜?啊?什么?喜欢。好了,大家好好地参,好好地用功,最上乘论,大家有这个福报因缘,我慧律法师,愿意认真地讲,跟大家互相勉励,谢谢大家!下课!众鼓掌

回向: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愿生西方净土中 上品莲花为父母

花开见佛悟无生 不退菩萨为伴侣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