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品莲花为父母

南无观世音菩萨!感恩顶礼恩师 慧律上人!

 
 
 

日志

 
 

慧律上人《楞伽阿跋多罗宝经》讲座:《楞伽经》【四】1-3  

2017-04-15 19:29:25|  分类: 楞伽经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71页,

大慧白佛言:世尊,惑乱为有、为无?

佛告大慧:如幻,无计著相。若惑乱有计著相者,计著性不可灭,缘起应如外道说因缘生法。

说:大慧白佛言:世尊,这个惑乱法,到底要列为有?还是列为无呢?我们应当怎么来看待这个惑乱法呢?

佛告大慧:如幻,无计著相。惑乱法也不可以说有,也不可以说无,若惑乱法计着这个相,有计著相者,计着有或者是无,那就麻烦了,就是变成有实法可得,有实自性了,若惑乱法着有或者着无,就变成了有实法可得了那么这个计著性,外在的一切法计着实有,那么不可灭,这因为它是实实在在的存在,那么就没办法灭了,实有法,你怎么灭呢?因为空无自性,你才能够转嘛所以说,计着性就不可灭,那么计着性不可灭,就变成外道了,外道,上帝就没办法灭它,外道所创造出来的,生生灭灭的因缘生法的这个世间,而上帝不可灭那么如来所说的缘起法,空无自性的法,就变成落入外道的因缘生法了,外道所说的所有的万法因缘生法都是大梵天、大自在天所创造的,都是神性、冥性、冥谛所创造出来的,就跟外道法讲的有能生的上帝有能生的外道诸天,而所生的因缘法是外道神我所生的,那就变成了灭不了了,这实有生,实有能生和实有所生而佛讲,能生是妄,所生还是妄。

整句贯串一下,说:

大慧白佛言:世尊,惑乱法到底是有?还是无呢?佛告大慧:惑乱法本身就是如幻,空无自性,无可计著之相。若惑乱法把它计着为实有法,那就麻烦了,这个计著之性就没办法,因为有实自性就不可灭,因为有其自性,所以就没办法灭那么这样没办法灭,则如来所说的缘起法,就会跟外道一样,外道也说大梵天创造出来的,因缘法所生,而大梵天不被灭掉,不被灭,变成实有自性就不能灭,所以如来所说的缘起法,就跟外道讲的因缘法一样的道理,变成有一种东西是不可灭的,因为有实自性。

注释

惑乱为有、为无:因为前面说妄法,凡愚见有,圣智见无;又说妄法即】(就)【是真常。大慧菩萨之意为:既然妄法是真常,则此妄法,是真的如凡夫所见之有,还是真的如圣智所见的无呢?

如幻,无计著相:谓缘生诸法犹如幻化,实无“有、无”计著之相,即非可计著性。】不可计着有,也不可计着无,计着有,是惑乱,计着无,还是惑乱。

若惑乱有计著相者,计著性不可灭:“计著性”】就是【指能计著之心性。此谓:】计着之心性,就简单讲,就是自性见,落入自性见此谓:【若惑乱体中实含有可计著之相者,则能计著之】(这个)【心性应】(就)【不可】(没办法)【转灭,以其为实有故。】没办法转灭,你怎么有办法转凡成圣?你怎么有办法转烦恼成菩提呢?所以师父告诉你圆觉自性,本来就空无自性,由于一切法无常,所以佛性是无常法,为什么?无常法,它才能空无自性,空无自性才能够转变,这里讲的“无常”跟二乘人计着的“无常”是不一样的,所以,佛性非常、非无常,就是这个道理为什么佛性是无常?因为佛性是空无自性,所以是无常,无常,空无自性,才有办法转变如果说:我们佛性是常,那有其自性,你有办法转变吗?【计著之心性若不能转、不能灭,则无人能证真如、】菩提【涅槃。】没有办法转凡成圣啊!【(若惑乱之体为可计著相,亦即】(也就是)【为实有或实无,则依之而起计著之心性,亦】(也)【必实有;若心性是实有者】(的话)【,则】(一)【定不可灭)】那么烦恼就断不了啰,那么烦恼断不了诸位,我们生命当中有一种东西,叫做“暂时的安慰”,就是忘记,忘记,人还好有一种忘记的性,譬如说,十年前,一个人得罪你了,你经过十年后,慢慢慢慢会忘记,会忘记,忘记……因为他没有证得空性,所以用时间来弥补心中的痛,所以,哲学家说,当你目前没办法解决的事情,就交给伟大的时间,也只有时间可以解决你现在内心的毛病,最痛苦的事情,因为现在一谈起来,就对着干,就会死人,现在,既然没办法谈,各坚持立场,就暂时交给时间,所以,哲学家说,把最困难的事,就交给时间,就慢慢去磨,去忘,要不然,没办法解决这个叫做没有证得空性的人,一种安慰奖所以我们人有这个忘记的性,不算是不好,但是也不见得很好,讲了以后,佛法什么都忘,讲不出所以然,那这个就不好,但是那个仇恨常常忘,这个就好,所以哪一个得罪你?我忘了呢,那个就是好事现在人刚好颠倒,讲佛法,,忘了呢,十年前个人对不起你,我还记得啊,怎么会忘?一辈子都恨他,,真是糟糕了,这刚好颠倒,这刚好相反过来,所以说,这个众生那个恨,很难去消弭它

然今知惑体非有,故依之而起计著之心性,亦非有(亦即】【(也就是),所计著非有,则能计著亦】(也)【非实有),以非实有,故】(所以)【】以【】动【、可】以【灭。】因此可以转凡成圣,可以转这个烦恼成菩提,可以转识成智以今见心性实可转灭,而证】得【真如,】所以万法空无自性,才有办法转动,空无自性,就是无常万法如果有常,那么就死守实自性,就转动不了】(所以)【】以【证知能计著之心性、】以【及所计著之惑体,俱非实有。

缘起应如外道说因缘生法:谓能计著之心性】以【及所计著之惑体之性,若为实有或】者【实无,则如来所说缘起之法一样,应如外道所说之】(的)【由作者因缘所生之法一样,】有能创造者,还有因缘被所创造,但是能造的这个上帝、大梵天是不被所消灭的,不会灭的,一样,落入断见或者是常见,【为断、为常。

义贯

大慧白佛言:世尊,惑乱”之妄法既为真常之性,到底是“为有、为无佛告大慧:”缘生诸法犹“如幻”化,实“”可“计著”之“”,非可计著为有或】者是【无。】有见跟无见都是生灭,落入有、落入无都是外道知见若惑乱”体中实含“”可“计著”之“相者,”则依之而起的能“计著”之心“ 】就坚固不坏,【】(就)【不可灭”、 意思就是,有坚固之相,就有坚固的执着性,那么,不可灭不可灭,就完了,不能成佛了,恨就不只是一辈子啊,生生世世,因为不可灭,那么就永远恨到底了,贪嗔痴永远转不了“不可灭”,【不可转,以皆为实有故。】所以万法皆空无自性,才能成佛如是则如来所说“缘起”之法,】则【应如外道”所“”之由作者等“因缘”所“”之“”一样,】而作者不被灭掉,作者永远存在,就变成外道的落入断见或者是常见,【为断为常。

572页

大慧白佛言:世尊,若惑乱如幻者,复当与余惑作因。佛告大慧:非幻惑因,不起过故。大慧,幻不起过,无有妄想。大慧,幻者,从他明处生,非自妄想过习气处生,是故不起过。大慧,此是愚夫心惑计著,非圣贤也。

说:大慧白佛言,说:世尊,如果惑乱法是如幻的,是如幻的话,那么请问世尊,这个如幻的惑乱法,复当与余惑,就是接下来的妄惑,“作因”就是生因,就是惑乱会生出惑乱法的意思,复当,会不会接着跟惑乱法来做为其他惑乱法的生因?也就是:前面所说的惑乱如幻,这个惑乱会不会变其他的妄惑的生因?也就是:更生种种的惑乱之法,惑乱继续生出惑乱。

佛告大慧:非幻惑因,并非如幻的惑乱法是其他余惑的生起之因,并不是这个意思,也不是这样子,为什么惑乱法的本身并不起过故。“不起过”就是惑乱法本身是没有妄想的,钱,钱有妄想吗?有见、无见是来自于妄想,所以惑乱法的本身并不起过故。说:大慧,幻法本身并不起过,并没有起种种的过失,幻法的本身,如幻的本身并没有妄想。这些财、色、名、食、睡本身有妄想吗?没有,妄想来自于一颗贪婪无明的心,所以如幻的惑乱,本来就不起种种的过失,因为如幻的本身并没有任何的妄想。

大慧,如幻者,也就是外面的一切法,如幻者,一切外法都是如幻,从他明处生,在前面讲的,从五明咒术生,那么,五明咒术就是,用我们今天来讲的,叫做“如幻的外境”,“用五明咒术生”你听起来很陌生,你用“如幻的外境生”,这比较容易了解“如幻”是什么呢?如幻的外面一切诸法,怎么样?从他五明咒术生,也就是从如幻的外境而生起非自妄想过习气处生,并不是从自己内心深处的妄想,那一种过恶习气而生起的,是故不起过。是故这个幻,如幻的幻事,缘起的、如幻的幻事本身并没有起种种的过失,因为幻事本身并不起妄想跟分别的过失,问题在你的心所以大慧,如果分别幻事而起种种的过失,这个是愚夫,问题出现在自己的妄心迷惑计着为实有法,这不是圣贤的人的心。

整句贯串起来是说:

大慧白佛言:说:世尊,若惑乱法如幻的话,那么这些如幻的惑乱法,会不会继续复当与余惑生起之因,而继续生诸惑乱之法?

佛告大慧:并不是如幻的惑乱法为其他惑乱继续生起之因,为什么?不起过故。因为惑乱法本身离有、离无,所以也不会起种种的过失,大慧,幻不起过,幻本身并不起种种的过失,无有妄想。因为幻本身就没有任何的妄想,妄想来自于自己的心,大慧,如幻者,外面一切诸法,如幻的外境所生起,然后呢?不是从自心妄想过恶习气生起来的,所以我们幻事的本身,绝对不会起妄想、分别的种种过失,过失在妄想,不是幻事的本身。大慧,如果分别这些缘起的如幻的事相,而起种种的过恶,那么这些都是愚夫自己心中迷惑而计著缘起的假相如幻的假相,这不是圣贤人所应当有的所应当行的。

注释

复当与余惑作因:“余惑”,其他之妄惑。谓应再为其他妄惑之生因,而更生诸惑乱之法。如】(就像)【无明生三细,境界】为缘【长六粗之类】的【

非幻惑因,不起过故:并非如幻之】(的)【惑乱法,为余惑之生因,以诸幻事本身不生起任何情计之过故。

幻不起过,无有妄想:诸幻事不自起过恶,】不自起过患,【以幻事本身无有妄想分别故。

幻者,从他明处生:彼诸幻事,为从他五明咒术处而生起。

义贯

大慧白佛言:世尊,若惑乱”之法为“如幻者,复当与”其“余惑”乱之法为“”生起之“”, 意思就是:惑乱继续生起惑乱,惑乱继续生起这个惑乱,【而更生诸惑乱之法。

佛告大慧:”并“”如“”之惑乱法,为其余“”乱法之生“,以诸幻事本身并不起”任何“”恶“故。大慧,”诸“”事“”生“起过”恶的原因,】因【为以幻事本身“无有妄想”分别故。】我们看到一切法、境、种种相,这本身境、相、种种一切法,并没有任何的妄想,妄想起于心啊,所以【大慧,”彼诸“”事“”,系“从他”五“”咒术“”而得“”起,而“”从“”心“想过”恶“习气处生”起,“是故”幻事“不起”妄想分别之“过。大慧,”若分别幻事而起诸过恶,“”则“是愚夫”自“”迷“”而生】种种的【计著,非”诸“圣贤”所行“”。 

那这里,有一个重点,就是执着就坏了大事,执着就坏了菩提大事,住着就坏了圣人的心

也因此,想要不坏菩提,就不得住着不得住着。

574页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圣不见惑乱,中间亦无实;

中间若真实,惑乱即真实。

舍离一切惑,若有相生者,

是亦为惑乱,不净犹如翳。

圣人是没有见到所谓的惑乱法,倒跟不倒叫做“中间”,颠倒或不颠倒,这个叫做“中间”,这个就是所谓“中道”,中间就是中道,倒不倒的中间,中道的真常法,圣人这样了悟,其实圣人所了悟的也无实因为也无可取证,所以意思就是,“中间亦无实”就是中道亦非圣人了悟有可取的真实性,中间的真常法,圣人了悟了,其实也没有实可取证之性这些倒不倒的中道法,如果真的是称为真实,就麻烦大了,有其自性,坏了,那么所显现的惑乱就叫做真实法。舍离一切惑,这有智慧的人,会舍离一切妄想或者是妄心、或者是妄念,当下就会契入真如若有相生者,但此如果有见到,“相”就是真如之相,你舍离了一切惑,便契入真如,话讲回来,如果见有真如之相生起,那就麻烦大了,真如亦为惑乱,真如从来不生,真如从来不灭。不净犹如翳,真如法中无有少法可取、可得,所以你取着于真如法,就会变成惑乱,“惑乱”就是不净,不净就会遮障你的心智。

注释

圣不见惑乱圣智者不见实有惑乱之妄法。以圣人知惑乱在心不在境】这一句也是重点所以,修学佛道要了解,你没有办法去改变全世界所有人的观念,或者是外在的环境,但是你能够改变你的内心世界,使它安详知足,更有智慧,更宽广,更放得下所以修学佛道,在心,而不在境以境本无惑,】因为境本来就没有所谓有跟无,【而众生】的【】起妄而【自惑。是故言:自心现、外性非性。

中间亦无实:“中间”,指倒与无倒两者中间的真常之道。】我们常常把认为离两边叫做中道,说到这个中间,就是中道,也不是真正的真实的真常谓,不但惑乱无实,唯心所现(所谓惑乱者非惑乱,】惑乱本身并没有惑乱之性,因为惑乱本身离有无空相的意思,因为众生不能透视理解它空无自性,就是空性是名惑乱 】这是惑乱所谓惑乱者本身是空无自性,并没有所谓真实的惑乱,由于众生不能透视它的空无自性,这个就迷惑了,变成能所不断的惑乱,【——这样才是真】正【的惑乱:不惑而惑,不乱而乱,不亦惑乱乎!) 】意思就是,境,外境本没有所谓惑,或者是不惑,境界本来就不惑而惑,境界本来没有所谓惑,而你现在变成迷惑了,境空本来就是心不乱的,而你现今妄动妄乱啊,不亦惑乱乎?这个不就是真的惑乱吗?不亦惑乱乎?这个不就是真的叫做惑乱吗?意思就是说,境界本来空无自性,本来就不惑,而你现在却产生妄惑,境界本来空,本来心不乱,你现在却是心中乱了阵脚,不亦惑乱乎?这不就是所谓真正的惑乱吗?【而且连处于倒与无倒二者中间的真常之道,】就是所谓中道,【亦无真实可取证,如是则二边三际断。

中间若真实,惑乱即真实:中间之真常若有真实可取者,则惑乱之相本身即是此真实以离妄无别真故,即妄即真,并非妄外别有一真。因为惑乱即】(就)【是中道真常,以离于有无故,如前】面【】说【】的【,是故惑乱即】(就是)【真实。《金刚经》云】(这么说)【:“如来者,】即【诸法如义” 】这个“如”就是万法空无自性,“如”就是空,如来者,诸法如义,如来,什么叫做成佛呢?体悟到诸法空,“空”就是不生也不灭,不增也不减这禅宗里面那一句话很是重要:“令心无所增减,是名修行”,让我们的心性不要有任何的增任何的减众生因为拥有正、依二报,认为有增增减减、生生灭灭,而不能证得诸法如义而佛证得万法空无自性,正、依二报都不可得所以如来者,诸法如义,【此之谓也。

舍离一切惑;若有相生者:智者舍离一切心想与惑乱,叫契入真如实相,然于此若见有真如之相生起者。】这个统统叫做“头上安头”真如无相,绝对如同虚空,虚空不需要给它任何的色彩,它本身就是虚空虚空也不能贴上任何的标签,它本身就没有增减虚空不需要安上任何的名相,因为安上任何的名相、名词都是头上安头虚空就是绝对,绝对就是当下,当下就是绝对,无可言说,无可形容若见有不生不灭的真如之相生起的,这个就是惑乱。

是亦为惑乱:则此真如之相亦】(也)【】为【惑乱。

不净犹如翳:其不净则犹如翳者 (眼患翳病之人)于晴空中,妄见有空华相。此即】(就是)【谓;】这个就是说:【真如法中,无有少法可得。

义贯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圣”智者“不见”实有“惑乱”之法,以境本】空,本来就【】所谓【】乱【】而【众生】因为妄想心产生【】己迷【惑。而于倒与无倒二者“中间”之真常】中道【,圣人】也【了知】空无自性【亦无”真“”可取证,】既然空无自性,就是无可取证,没有能所,【是故不著一切处。二倒“中间”之真常“”有“真实”之法可取者,则“惑乱”之体本身“”是此欲证之“真实”,离此惑乱更无别实,即妄即】(就是)【真。智者“舍离一切”心想与“”乱,即契入真如实相。然而于此境界“”见“”真如之“相生”起“”,则“”真如“”成“为惑乱”,其“不净”即】(就像)【犹如翳”者于晴空中,妄见空华相。

我们现在就知道,我们见到山河大地,我相、人相、众生相,问题出在哪里呢?问题出在我们有妄想,主观的妄想意识心,去承认有外境,要是我们没有妄想心,妄境本来就不可得,这些都是颗粒微尘所构成的,都是假相。

复次大慧,非幻,无有相似,见一切法如幻。

说:大慧,我一直讲一切法如幻,若非以如幻来作种种的比喻,就没有更相似第一义谛的道理,更让众生容易理解真理,真实的第一义谛思想,是故圣人见一切法用如幻来表达“如幻”就是说,你不能说有,也不能说无,刹那生,刹那灭,消失如电光,极速,所以叫做“一切法如幻”。

注释

非幻,无有相似:谓世间诸法缘生不实,若】(如果)【非以幻为】(来)做比【喻,则无】(没)【有相近似者】(名词)【,可令众生了解其相,唯有以幻喻诸法无性,还能曲尽其义。

见一切法如幻:是故我说圣人见一切法如幻。】所以,如幻就是空无自性的意思是故圣人不取著,以幻不可得故。

义贯

复次大慧,”世间】一切【诸法】都是因【缘生不实】在的假相【,若“”以】如【”为】(来)做比【喻,】那么就没有办法更相近的名相来比喻做如幻,所以【则“无有相”近“”者可令众生了解其实相(】(因为)【众生未得现量】的【真智,不得亲见】亲自证到【诸法】的【实相)】所以只好【故唯有以幻】来比【喻诸法之无性,尚可曲尽其义。是故我说;圣人“见一切法”皆悉“如幻”,故不著一切处。

576页,中间经文:

大慧白佛言:世尊,为种种幻相计著,言一切法如幻?为异相计著?若种种幻相计著言一切性如幻者,世尊,有性不如幻者。所以者何?谓色种种相非因。世尊,无有因色种种相现如幻。世尊,是故无种种幻相计著,相似性如幻。

这一段就是博士来看,都看不懂这一段不只是说初学佛法的,不知所云,就是老参的,也看了会似懂非懂师父先解释,这一段有得解释,慢慢地引入师父的比喻,你就会恍然大悟我若不做比喻,很难理解,到底大慧跟佛在讲什么。

这一段就是如幻名相再进一步的探讨,前面讲一切法如幻,到底什么叫做“如幻”呢?这一段就是在讲“如幻”,再更进一步地去契入去了解“如幻”这两个字,怎么说,怎么理解。我先解释一下:

说:大慧白佛言:世尊,为种种幻相计著,说:世尊,是否为种种的幻相起计着,而言一切法如幻?注意听!这个幻现相计着,我若不作比喻,你不知道它的含,“幻相起计着”,就是第二层色法,第二层次的五光十色,以色法为基础,幻化出来的另外第二层色法,就像五光十色,迷人、不实在的烟火接下来,例如,譬如我们去开舞会,去跳跳舞,这些去跳跳舞的呢,本来还没有,舞会没有开始,没有灯光,舞会一开始呢,把外面的灯光全部关起来,哇!就照射出来,红、橙、黄、绿、蓝、靛、紫,就在交叉着,你看那个舞会,电视报的,哇!很多光啊,然后交叉在这个舞会会场,本来还没有开始,就没有这些五光十色,众生还不觉得迷惑,那么现在这个灯光一打,舞台放种种的烟,哇!好像有那么一回事情,如梦似幻,五光十色所以这一句就是,大慧故意这样问的,说:大慧白佛言,世尊,是否为对种种缘起的色相为基础,再幻化第二层五光十色的烟火、影像、灯光交叉叫做“不实的幻相”,不实的幻相以色法为基础,再幻化第二层的五光十色,这样的幻相起计着呢,我们,而言一切法如幻?

为异相计著?诸位,那个“相计着”三个字要一起看先看“相计着”,“相计着”就是计着一切相,叫做“相计着”,在于相,如果搬到后面,就计着相了,相计着那么,异相计着,就是异于对幻相的计着,简单讲,就是不计着幻相这个《楞伽经》这样翻译,没有人看得懂,你干脆就说:不计着幻相,它就不要这样翻译,它就翻译成“异相计着”,就搞不清楚了,所以异于幻相的计着,其实就是不计着所以那个“相计着”先解释,就是对相的计着异于相的计着,就是不计着幻相的意思,就是这么简单

若种种幻相计著言一切性如幻者,世尊,有性不如幻者。如果说种种幻相起计着而言说一切法如幻,就是第二层,由色法为基础幻相,第二层的色法幻化出来的五光十色这种幻相计着言一切法如幻说:世尊,有性不如幻者,然而有些法之性,并非一切法如幻,所以者何?是为什么呢?谓色种种相非因。诸位,色种种相,种种外相实在不是如幻之因,例如:你站在太平洋,你站在台东,台东高处的山区往东看,看出去太平洋,你到台东、或者花莲,站在高山处看出去,那个太平洋,一片太平洋,这一句就是再加上进去就更清楚了,所以者何?说:世尊,这个太平洋有深、有浅,可是这个太平洋,这色种种的外相,实在不是如幻的因,它是那么的清楚,那么的实在,怎么说它是如幻呢?用“太平洋”来补进去就更清楚

接下来,世尊,无有因色种种相现如幻。意思就是,世尊,无有外因,并没有所谓外在的因,因为那些外相是那么的真实,就像刚刚所举例的太平洋,如果它太平洋本身并不如幻,非如幻,谁也拿它没办法,叫做“如幻”啊,所以没有外在的因,如果它本身并非如幻,谁也没办法叫它如幻,这个色种种,“种种”就是不幻之相,显现的有如幻化在无有外因色相种种,这个“相”的前面补三个字,补“不幻之”相,例如:刚刚太平洋,太平洋那个相是那么真实,怎么是幻化的呢?无有外因的色相,种种不幻之相,怎么样?现有,现如幻,而显现的,好像现有的如幻的相,显现的好像是如幻之相,就像太平洋,这太平洋是真实的存在啰,并没有外因的色,种种不幻之相,而显现的就像佛你所讲的一切法如幻,太平洋就那么真实,你怎么说一切法如幻呢?如果它本身并非如幻,谁也没有办法说它叫做如幻

世尊,是故无种种幻相计著,相似性如幻。世尊,是故并无,并没有说如来前面所说的,对于色相,所以“无”就是并无如佛所说的,对于外在的色相,这种种的幻化,这样一计着,就说它叫做如幻啊,意思就是说,是故并无如佛所说的,对于色的种种幻相起计着,能令一切法显现相似假有,这个“相似性”就是相似假有,因为万法空无自性,体不可得,所以叫做“相似性”,“假有性”叫做相似性,就是不实性,如幻,不实在的性叫做“如幻”,“相似性”就是假有性,就是不实在性而如幻,并没有这一层道理如果它本身并非如幻,你怎么可以说它是如幻呢?意思就是说,并不是如佛所讲的,对种种幻相起计着,就能够令一切法显现的相似如幻假有之性,而说它是不实如幻,不可以这样讲的。

把它贯串一遍

说:大慧白佛言:说:世尊,是否对种种幻相所现起的计著,种种计着,而说一切法如幻?或者是不执着于幻相,叫做一切法如幻呢?好,如果说种种一切法幻相计著言说法,就说如幻的话,说:尊,但是有些法是那么的真实,并不是佛所说的一切法如幻呢。所以者何?为什么呢?你看这些色、种种的外相,并不是如幻的因,它是看起来那么真实。世尊,无有外因,这种种那么实在不幻之相,那么真实的相,而显现的有如幻之相啊,如果它本身并非如幻,谁也没有办法叫它如幻啊。世尊,是故并如来所说的对于色种种幻相计著,所显现出来的假性,假有之性叫做相似性,不实如幻并没有这个道理,并没有这样的道理如果它本身并不如幻,为什么说它叫做“如幻”呢?因为相似假有之性,在众生看起来,是那么的实在这一段意思就是说,并不是佛所说的对种种幻相能起这个计着,就说叫做“一切法相似如幻”。

好,现在用太平洋跟五光十色来比喻,你就更清楚所以说,我说这一段,没有几个看得懂

说:大慧白佛言:世尊,是否对种种的幻相起计着,而这个幻相是色法的缘起法再起第二层的色法,就是五光十色的假相,那一种幻相,说:世尊,是否对于以色法为基础,再幻化出五光十色的那一种烟火假相、不实在的幻相起计着,而才说一切法如幻?或者是不计着幻相,叫做“异相计着”,或者是不计着幻相叫做“一切法如幻”呢?若种种幻相计着言一切法如幻,如果你一定要说,种种幻相起计着,而说一切法如幻,说:世尊,然有性不如幻者,但是有些法性是不如幻的,并不是佛所讲的一切法如幻。

这个就是师父补进去的。

那我们且到台东站在高山去看看太平洋,太平洋深处是黑的,再更浅的,是不是湛蓝色的?再更浅,海是白色的,你看看那些太平洋那么的真实,所以,世尊,有些性并不如佛所讲的一切法如幻,就像你站在台东的高山看到太平洋一样,为什么这个太平洋的种种色的外相并不是如幻之因,它是那么的实有,并不是如幻之因,太平洋确实存在啊,说:世尊,没有说太平洋这个外在的因那么清楚,如果太平洋本身不是幻,你为什么一定要说它叫做幻呢?所以叫做无有外因,这个如太平洋,它本身并非如幻,谁也没有办法令它如幻啊,这个太平洋的色种种不幻之相是显现的,说如幻,这是不可以的啊所以说,无有因色种种相现如幻化,就是没有外因可令这个色显现不幻之相,显现的好像是幻化的,就像太平洋那么真实说:世尊,是故,“无”就是并无,是故并没有佛所说的,对于色的种种幻相计著,而产生的相似性,就说它是不实如幻,并无此理啊,世尊,就像太平洋,有相似的假性、假相,但是也不能说它是不实如幻的啊,太平洋是那么的真实,说:世尊,并无此理啊,如果它本身并非如幻,就像太平洋,谁也不能说太平洋如幻呢

这样听得来吗?有一点难,所以这个逻辑要很强。

好,我再贯串一遍,因为这段有难处,我再把它贯串一下

大慧白佛言:世尊,是否对于种种幻相计著,而说一切法如幻而这个幻相是真的幻化出来的,是色法为基础幻化出五光十色,不是色法,而言一切法如幻呢?或者是即不计着幻相,叫做“一切法如幻”?如果种种的幻相计著言一切性——就是一切法性如幻,说:世尊,也不是像世尊~然一切法有性,“有性”就是然有一切法之性,也并不是世尊所讲的,一切法如幻呢,有性不如幻。然有一些法性也并不是佛讲的一切法如幻呢所以者何?例如太平洋,这太平洋的色,外境种种的外相,也不是如幻的因,太平洋看起来是那么的真实。世尊,没有所谓的外因,不能说无有所谓的外因,色种种相,“相”就是不幻之相,“不幻之相”就是真相,也就是所谓的真实相,就像太平洋,无有外因,那么色种种不幻之相,就像太平洋那么真实显现的,太平洋显现的那么真实,怎么说它叫做幻化的呢?说:现有如幻之相呢?无有外因色种种不幻之相而显现的有如幻之相,它本身就不如幻,不可以说它叫做如幻的意思世尊,是故并无如来所说的对于种种幻化幻相的计著,产生的相似性的假有性,不实的,就叫它不实如幻,并没有这个道理。

这样更听得懂了如果不举例子,不加进去就不晓得,不知道它在说些什么所以这个不是注解可以解决的问题,这个时候就需要师父了。

注释

为种种幻相计著,言一切法如幻:是否为对于种种幻相起计著(亦即】(也就是)【:是否因计著种种幻相),而言一切法如幻?前半句为倒装句,可将动词“计著”调到句首去解。

为异相计著:“相计著”须在一起解。谓:抑为异于对幻想】这个字打错了,不是幻“想”,抑为异于对幻相【之计著(亦即】(也就是)【,不计著幻想)】这个字也打错,两个字,“想”改成“相”,抑为异于对幻相之计著(也就是,不计著幻相),【而言一切法如幻?

有性不如幻者:“性”,即】(就是)【法。然而有某些法之性,并不如幻,亦即】(也就是)【,并非一切法皆如幻。】有些法是那么真实的意思。

色种种相非因:“非因”,不是如幻之因,亦即】(也就是)【,不可说是如幻之因。此谓】做【,色之种种不同的表相,并非即】(就)【】以【说就是如幻之因;也就是说:色即使有种种不同之相,也不能就说:色】就【是如幻。亦即】(也就是)【,“种种相”与“如幻”,二者之间是有距离的,不能等同视之。这是误解佛意,以为佛是因为看众生迷于外境五光十色种种相,变化多端,令人心】着【迷,才说】(叫做)【如幻。

无有因色种种相现如幻:“因”,】(就是)【指外因。谓实无有任何外因 (】(就像)【众生之妄想计著等),可令色之种种相,显现得有如幻化。亦即】(也就是)【,如果它本身并不如幻,谁也没办法令它如幻,】众生看起来是那么真实,怎么可以讲如幻呢?【或说它如幻:如是,则世尊怎能说它是如幻?

是故无种种幻相计著,相似性如幻:是故,并无如佛】并不是像佛你【所说】的【;对于色之】(的)【种种相起计著,而能令一切法显出】(现)【相似假有之性,】就说它【不实如幻。亦即】(也就是)【:计著归计著,色若自不如幻,你计著,它还是不如幻,】也不像是幻的,【】(所以)【不应说因计著即成如幻。】也不能这样讲。

义贯

大慧白佛言:世尊,”是否“”对于“种种幻相”起“计著”,而“言一切法如幻”耶?抑“为异”于对幻“”之“计著】也就是【 (不计著幻相)】这个时候【而说诸法如幻】耶【?“”为对于“种种幻相”起“计著”,而“言一切”法“性如幻者,世尊,”则却“”某些法“”并“不如幻者”, 那么,这个“性如幻着”,这个应该是“者”,住着的意思,那么而“言一切”法“性如幻者,世尊,”则却“有”某些法“性”并“不如幻者”,【如是则非一切法皆如幻。“所以者何?谓色”之“种种”表“”并“”即可说就是如幻之“(色即使有种种相,也不能说它就是如幻)。故】(所以)【世尊,”实“无有”任何外“”可令“”之“种种”不幻之“”,显“现如幻(如果它本身并非如幻,】就算你不计着,【谁也没办法令它如幻)。“世尊,是故”并“”如佛所说之对于色之“种种幻相”起“计著”, 意思就是:计着归计着,【而能令一切法显现“相似”假有之“”,因而不实“如幻”——并无此理。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