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品莲花为父母

南无观世音菩萨!感恩顶礼恩师 慧律上人!

 
 
 

日志

 
 

慧律上人《楞伽阿跋多罗宝经》讲座:《楞伽经》【四】2-3  

2017-06-14 22:54:24|  分类: 楞伽经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名身与句身,及形身差别,凡夫愚计著,如象溺深泥。

“名身”就是名相,与句身,就是句子,以及语言、音声、文字的形声种种的差别,本来就空无自性凡夫愚计着,如象溺深泥。

所以在座诸位!这里还给你讲个重点

如果有人用文字攻击你、赞叹你,你的心要如如不动

如果有人用音声来赞叹你、诽谤你,为什么?平等如梦幻,语言文字是梦幻,音声也是梦幻,记得,任何一个人你受到什么么大的攻击,都一样,平等如梦幻,为什么?这个就是很会修行的人。

不会修行的人,这一封信给人家骂完了,再写第二封信,像神精病一样,一直给人家骂,十封、二十封……停不下来,这本书写了在骂哪一个,这本书写了在骂哪一个,岂有一个圣人会这样子的事,有这种行为?

所以你千万不要执着音声或者是文字。

义贯

名身与句身,】以【及形身”之“差别”,本无有生,而“凡夫愚”痴“计著”无说之说,结果“”大“”陷“”于“深泥”之中,不能自拔。

诠论

永嘉禅师云】(这么说)【:“执著名相不知休,入海算沙徒自困”,】“入海算沙”就是说:把佛法当作学术来研究,混一口饭吃,像学者啊,我不是说学者就不对,而是说:学者没办法断烦恼,学者可以厘清一些观念,但是悟道它是真枪实弹的东西,所以执着名相不知休,为什么叫做执着名相?为什么?因为没有证入到真如,无言,无言说,无有音声,平等如梦幻,没有这样子证到

所以,在座诸位!一个悟道跟不悟道就不一样

悟道的人无论顺境逆境,他无比的大悲心、忍辱、平等,为什么?因为凡有能所,但有能所,都是戏论,他真正的契入空性的时候,他不会在这个语言文字里面打转

所以执着名相不知休,就是我们现在所讲:用的网络,这个攻击那个,那个攻击这个,除非那个是恶知见的但是问题是,你判他为恶知见,那我们本身有没有正见呢?这问题出在这个地方,我们自己觉得我们有资格做别人的老师,但是问题是说:你这个观念建立的是我执还是真正的智慧呢?这个问题就出来了,所以有些争论不休的,其实可以尽量减少除非那个人实在是恶知见、邪见,搞灵体、搞附身、搞神通的,搞名、搞利、敛财骗色的,这个就要让大家知道,这个不正见的所以不能执着名相不知休,这个诤与道相违

入海算沙徒自困,入海算沙,因为无量无边的名相,佛学大词典统统是名相,你要怎么搞啊?佛最主要是叫你解脱、放下,不是在那个名相里面打转的,【】(就)【是此义。

594页

复次大慧,未来世智者,以离一、异、俱、不俱见相,我所通义,问无智者,彼即答言:此非正问,谓色等常、无常?为异、不异?如是,涅槃、诸行,相、所相,求那、所求那,造、所造,见、所见,尘及微尘,修与修者,如是比展转相,如是等问,而言佛说无记止论!非彼痴人之所能知,谓闻慧不具故,如来应供等正觉,令彼离恐怖句故,说言无记,不为记说;又止外道见论故,而不为说。

说:复次大慧,未来世,如果有智慧的人,听佛的语言契入第一义谛,能离一相、异相,“俱”就是亦一亦异,也“不俱”就是非一非异,就是四句偈未来世有大智慧,如佛所教导的第一义谛,离于一、异、亦一亦异、非一非异等四句恶见之相,就是我所通义,也就是乃是我佛陀所通达的第一义谛,也就是有智慧的人通达佛的第一义谛,但是呢,这个人哪,可是只要一问起外道,这外道不是堕有见就是堕邪见、堕无见的人,问于无智之人,无智之人就是外道了,这些证悟到第一义谛的人,怎么样?

问于无智之人,那么,彼无智之人就答言,说:你不能这样问喔!此非正问,你不能这样问喔!这个外道所提出来的问题,佛都不回答我,外道提出什么么问题呢?

外道说:

我请问你,色等法为常、是无常?为一、为异?色等法到底是常、还是无常?为异、“不异”就是一,为异、为一呢?“不异”就是一,

如是,接着,无为法的涅槃,有为法的诸行造作,是为一、为异?为常、为无常呢?

能见的相、所见的相为一、为异?为常为无常呢?

能造作的求那功德,能依的作者,“能依的作者”就是功德,所依的作法,就是能依的作者,还有所依的作法,为一、为异?为常、为无常呢?

能造的四大、以及所照的四尘,“所造”就是所造的四尘,为一、为异?为常、为无常?

能见的六根、所见的六尘,“见”跟“所见”就是能见的六根、和所见的六尘,为一、为异?为常、为无常呢?

那么“尘”就是尘土的意思,就是大的泥团,大的泥团这个尘土,还有那个小的颗粒微尘,到底是一、还是异?是常、还是无常呢?

所修的法与能修的人,第一个“修”就是所修的法,与“修者”就是能修之人,请问你,我提出,外道提出来,所修的法与能修的人,为一、为异?为常、为无常呢?

如是“比”就是比对,成双入对,比对辗转之相,如是成对的问题的意思,“比”就是比对,一对一对的出现,辗转相,一对一对的出现叫做“辗转相”,意思就是

为常、无常一对

亦常、亦无常一对

非常、非无常一对

于一、异一对

非一、非异一对

亦一、亦异一对,

    如是比对辗转成对,一直衍生的问题,如是等问题,我外道提出这么艰难,艰深的、困难的问题,这么有益的等,来问你们佛弟子,而言~,而你们的佛弟子,而言佛说,而你却告诉我:佛对这些问题,而言佛说,而佛说:这些问题不予回答,为了以止妄论,不予置答,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这样子。

接下来这一段很重要,非彼痴人之所能知,底下这句就是重点

谓闻慧不具故,

意思就是,听经闻法的闻慧,闻思修这个闻慧不具足,在座诸位!这个有一点很重点的当你十年前,觉得《六祖坛经》很深的时候,经过了五年文殊讲堂这样熏习,咦!你觉得 《六祖坛经》又看得懂了到了今天熏习了十年,你翻开《六祖坛经》因为你闻慧具足,得心应手,看来法喜充满,所以这个闻慧就是需要一点时间,叫做“成熟的因缘”,叫做“闻慧具足”这一点就是告诉你,就是说:

修行是点滴的功夫,它没办法逾越这个次第,慢慢来,你需要一点时间,急也没有用

你现在:我急着要开悟没有用啊!闻慧不具足啊!福德、因缘都不具足,时空也不具足啊!是不是?所以这个不是说你急有用的,急不来的。

如来应供等正觉,令彼离恐怖句故,我们以前在佛学院有一个比丘这一句看不懂,为什么令彼离恐怖呢?为什么外道会恐怖呢?外道?诸位!佛讲的是教他离四句,他着于有见、无见,

我现在请问你,你现在身上有一千万,统统给我你会不会恐惧啊?那个是你依靠的喔!我当然恐惧啊!对不对?那是你依靠而活的,外道是依有见、无见而存在的好!你现在那个房地产很多,对不对?你那个最大的土地登记给我,欸?恐惧啊!他依靠的东西要舍出来,他会恐惧的,你知道吗?

他这个依靠有见跟无见,平常都是依靠这个的,佛呀!慢慢地一步一步来(教导)。什么叫做恐怖呢?因为他邪执太深,佛如果一下子叫他当下离四句,彼外道惶恐,那我离开四句,我无所依啊!我不是依有、就是依无啊,不是依一、就是依异,不是依常、就是依无常,有见、无见、断见、常见,这是我外道所依的,你一下子叫我放,那我依靠什么?当然生恐惧啊!这样体会得出来吧?依靠平常所存在的,那叫他放掉,他会恐慌的

所以出家人说法,要看根器的,看根器的,不能说一下叫他你要怎么样子做,要看情形的,他会恐惧的,所以真正出家人不让一切众生恐惧的。

     所以这些啊佛觉得不回答比回答好,因此令彼离恐怖句故,说言无记,这个“记”就是答,所以“无记”就是不要回答,以止其恶见、还有一些妄论,不为记说,“记”就是答,不为回答。不为记说,就是不为回答的意思,“记”就是答的意思又止外道恶见之论故,而不为说,又为了停止恶见的外道,诸位!你一讲他就又诽谤,你一讲,他就越来越诽谤,你一讲,他就越诽谤就越大,知道吗?所以佛菩萨,释迦牟尼佛,我们的世尊,真的是一个大智慧的人,什么时候该回答,什以时候不应当回答,他拿捏得恰到好处

你相不相信众生,两个朋友吵架,你一讲他们就火冒更大,就批评你更厉害,对不对?所以有一个居士就说,我妈妈跟我的家人,怎么样?闹翻了,网路互相攻击,求师父:怎么办?我说:那个网站立刻拿下来,一句话都不谈,以妄止妄,更增加妄见的,你知道吗?

在座诸位!斗争,解决斗争的,就是一定要自己先退让,否则没办法解决问题的,你要用大慈悲心来包容这些愚痴的众生,是不是?要像师父这样子的,写信来骂的到现在五十几张了啊!就让他写到死啊!所以这个就是说,因为他没有办法讲道理,讲了以后又增加他的恶知见、邪见

好!我现在再把整句贯串一下

复次大慧,未来世,如果有智慧的人,入第一义谛的圣人,圣智慧,有佛的圣智慧,他已经离一、异、亦一、亦异——俱,非一、非异——这不俱,这四句的恶见,他已经离了这四句恶见,已经通达,我佛陀所通达的第一义谛,跟佛所体悟的是一样可是呢,他只要问,这是外道无知的人啊,堕有无见、邪见的人这么问啊彼无智之人就是这么回答,彼无智之人提出了这些问题,就会回答说,此非正问,不应有此一问,那么外道所主张的,谓色等法是常、是无常呢?为异、或者是为一呢?底下就是一直连贯下去都存在,如是无为的涅槃,还有有为的诸行,为常、为无常?为一、为异呢?能见之相、所见之相,为常、为无常?为一、为异呢?能依之作者求那,所依之作法所求那,为常、为无常?为一、为异呢?能造的四大、以及所造的四尘,为常、为无常?为一、为异呢?能见的六根、所见的六尘,为常、为无常?为一、为异呢?泥团的尘土、还有颗粒微尘,最小的微尘,颗粒微尘为常、为无常?为一、为异呢?所修之法、与能修之人,为常、为无常?为一、为异呢?如是比对,无量的成双入对,展转种种的名相,如是等问,我们提出这么有意义的问题来问佛陀,这么艰涩、艰深困难的问题来问佛陀,“等问”就是外道问佛陀,而言佛,而佛说,这些问都没有任何的意义,无记,“无记”就是不回答,止论,就是以止妄论,不予置答,我所不相信,而佛说这些都是妄论,这些都是不可记答,不予回答,不予置答,“止论”以止妄论,止外道的妄论,佛不予回答,我不相信,我提出的这个问题很有意义啊!而佛说这些问题没有意义,而且是空无自性,这么艰深困难的问题,佛弟子答不出来,却说无记,却不回答

佛陀就说了:万法离四句,这些恶见,不是愚痴的人所能知的,因为他的闻慧,听经闻法的慧根并不具足,如来应供等正觉,为了令彼离恐怖句,因为他的邪执太深了,佛叫他一下子放掉他所依靠的四句,那外道就会惶恐,平常所依靠的东西,因而生恐怖句,所以佛不回答其所问的问题,说言无记,说言佛不回答这些问题,不为记说,绝对不为回答,又为了止外道的恶见之论,而不为说

佛的大慈悲心可见一般,怕这个外道继续造口业,佛弟子也应当这样子。

注释

未来世智者:于未来世之有智者。

以离一、异、俱、不俱见相:以离于一、异、俱、不俱等四句恶见之相。

我所通义:此乃我所通达之】(的)【第一义。

问无智者:以如上之义问于执有】因为他们没办法离四句,执有,怎么样?有、无恶见,执有有无,有“、”无“、”的恶见,执有、【】、或者是【】的【恶见之无智者,以破其执,令悟入离句绝】百【非之境。

彼即答言:“彼”,】就是【指无智者】的人【   

此非正问:谓不应有此一问。

谓色等常、无常:汝谓色等法为常、或无常?下面省略了双亦句及双非句:“为亦常亦无常?为非常非无常?”

为异、不异为异?为不异?与上】面【相同省略了两句:“为亦一亦异?为非一非异?”】亦一亦异,就是俱非一非异,就是不俱,这个我们前面都讲过了。

如是涅槃、诸行:如是乃至无为之涅槃,与有为之诸行,为一?为异?为亦一亦异?为非一非异?以下诸对,皆各配四句以问,为省文,故】(所以)【将从略。

相、所相:能见之相,】以【及所见之相,为一?为异】呢【

求那、所求那:“求那”为依之义。此谓能依之作者,】以【及所依所作之诸法,为一?为异?

造、所造:能造之四大,】以【及所造之四尘,为一?为异?等四句之问。

见、所见:能见之六根,】以【及所见之六尘,为一?为异?等四句之问。

尘及微尘:“尘”,为泥团。泥团与微尘,为一?为异?等四句之问。

修与修者:所修之法与能修之人,为一?为异?等四句之问。

如是比展转相:“比”,即】(就)【是对,】比对,比对,成双成对的,【谓如是成对的问题,展转无量之相。

如是等问,而言佛说无记止论:于如是艰深困难之问题,而你却说佛说这些都是无记止论,】外道问的问题都没有意义,【不予置答?!我不相信。“记”,即】(就是)【答。无记,即】(就)【是不记,亦即】(也就是)【置答,为佛四种答之一。】佛的四种回答,不回答也就是佛的回答,【四答又称四记:】四种回答

一、一向记(定答)】也就是一定答,你问我答,【二、分别记(分别答)】就是分别义理以后,佛再回答,厘清你所问的问题,佛再回答,这个叫做“分别记”。【三、反诘记(反问答)】反诘记就是反问对方,叫做“反问答”。【四、舍置记(】就是【置答)。置答如有人作如是问:“兔角是直的,还是卷曲的?”】你看过兔的角吗?【以无是物,故不答。又如:“龟毛的颜色是白的,还是黑的?”】你看过乌龟有长毛吗?没有,这些问题没有任何的意义,也不是所问的问题,都一定要回答,【“榨沙可出多少油?”等皆是。关于佛的四种答法,详后】会再继续论述【

令彼离恐怖句故,说言无记:令彼无智人离于恐怖之句,而不予记答。】因为那个是外道有无、断常是外道所执着的,邪见太深,诸位,这个就是邪见太深。度不了他,拿他没办法,【因为其心邪执深巨,】这一句就是我出家三、四十年感触最大的,所以我现在学得很聪明,不浪费我的时间、生命,能谈得来,这个于正法有缘,要谈不来,没办法,各人生死,各人了,各人吃饭,各人饱,对不对啊?各人咖啡,各人喝,各人茶叶,各人泡,我才不管你是芋头还是蕃薯,那个也不叫做自私,没办法啊!你很有大悲心,可是你碰到对方,就是无奈,没办法,并不是我们不慈悲,就是救不了他,就是没办法。【佛若为言离四句之义,彼则惶惑无依,因此而生恐怖之感,所以佛不答之,令其自反省,而自止恶见之论。如昔有外道问佛:“不问有言,不问无言”。 意思就是说:不问的时候,但是我心有想,我心有想,但是我没有问出来。不问有言,能说我有说吗?意思就是:不问的时候,但是心想。这样能算有言说吗?叫做‘不问有言’就是不问的时候,不发问的时候,但是,但只有心想,那么这样算有说话吗?有言说吗?不问无言,或者我不问的时候,但是只有心想,这样算是无言说吗?就是这个意思。不问有言,不问无言,我不问的时候,但是心想,这样算有言说吗?或者是我不问的时候但是心想;或是这样叫做无言说吗?【世尊默然良久,】这种问题没有任何的意义,【外道即礼佛云:“世尊大慈,开我迷云!” 所以这个不回答,就是最好的回答,【这就是用无记答之法,以止其恶论,令自离恶见。】令自离恶见

所以,有一个学佛不是很深,也大概有十年,他说:我找一天要去问一下慧律法师,去跟他辩论一下,辩论一下然后旁边那个信徒,他说:你去跟慧律法师辩论,你一定赢。他说:为什么一定赢?他又不理你,你就稳赢的。师父一定不理你的,他早就契入到无诤,哪有能辩所辩的东西?他说:你去,你一定赢师父的。

义贯

复次大慧”,于“未来世”中,有“智者”,若“以离”于“一二、异、俱(亦一亦异)、“不俱(非一非异)等四句恶“”之“相,我所通”达之第一“”趣,而“”于“无智”而堕于有无之邪见“”,欲破其执,令其悟入离句绝非之境;而“”无智者“即答言:‘此非’为‘正问!’汝‘谓色等’法为‘常?无常?’亦常亦无常?非常非无常?‘为异?不异?’亦一亦异?非一非异?‘如是’乃至无为之‘涅槃’与有为之‘诸行’,为常?无常?为一?为异?能见‘’与‘’见‘’,为常?无常?为一?为异?能依之作者‘求那’,与所依所作之‘所求那’,为常?为无常?为一?为异?能‘’之四大,与‘所造’之四尘,为常?为无常?为一?为异?能‘’之六根,】以【及‘所见’之六尘;为常?为无常?为一?为异?‘’土‘及微尘’,为常?为无常?为一?为异?所‘’之法‘’能‘修者’,为常?为无常?亦常亦无常?非常非无常?为一?为异?亦一亦异?非一非异?‘如是’等‘’对成双,‘展转’无量之‘’,于‘如是等’艰深困难之‘’题,‘’你却‘言佛说’此等问题,皆应为以‘无记无记就是不回答,法处置之,以‘’其妄‘’?!”汝之所说,我不相信。(以彼无智,唯执常无常、有无等名言,故】(所以)【不能了达实义,所以不信。)故此离四句之言,“非彼”愚“痴人之所能知,谓”以其“闻慧不具故。如来应供等正觉”为“令彼”无智人“”于令其“恐怖”之四句顿遣之究竟法“句故”,于此等四句邪见之问题,乃“说言:无记”,而“不为”之“记说”,来答复之。(以离四句之境界,非彼无慧痴人之所能知,若为之分别离四句之法,彼即惊怖、忧畏,故】(所以)【佛怜恤之,】简单讲要放弃原有的东西是很难的,因此一个人在还没有听到佛陀的正法的时候,已经受到某一种毒了,恶见、邪见的毒,那救不回来,很难。【令不生怖畏惶恐、所以只说:“这是无记。”更不为记说。),”为“”息“外道”恶“”之“论故,而不为”之记“”。

诠论

佛之四种答,《俱舍论》与《佛地论》皆作“四记”。《俱舍论》十九曰】(这么说)

:一、一向记(】就是一【定答)】你问佛就答,【——若作是问:“一切有情皆当死否?”应一向记;】佛就一定答【“一切有情皆定当死。”一定会死的,哪一个不会死啊?

二、分别记(分别义答,亦即】(也就是)【分类答)——若作是问:“一切死者皆当生否?”应分别那么应当分别,看情形了,记:“有烦恼者有烦恼的人会继续去投胎转世,当生,就是继续转世,没有其他的办法,有烦恼者会继续六道轮回,当生一定会转世非余。”没有什么好说的那么也可以当做另外一个“非余”也可以当作是圣人,圣人,圣人那就没有烦恼,那就不会生,不是其他,是圣人。非其余的圣人,声闻、缘觉、菩萨、佛,也可以当作这么讲,有烦恼者当生,非余圣人。

叫做【反诘记(反问答)——若作是问:投胎成人是殊胜还是下劣呢?“人为胜劣?”投胎成是殊胜生还是下劣生呢?应当反过来问他:应反诘记:“为何所方?”就是我们现在用的名词叫做“那要看对象来说了”,看哪一方所,就是看对象来说啰!“方”就是对象。为何所方那就要看对象来说了,若言方天,如果他的对象是天来讲的话,应当说人比天更下劣,因为天人修十善,人持五戒,应记人劣;天人比人更殊胜,所以为何所方看对象来说,若言方天,如果他讲的对象,(是)人跟对象是天来比的话,应记人劣,人比天界更差若言方下,那对三涂来讲,对三涂众生来讲,人,当然就胜过三涂,人可以修学佛道,成就无上的菩提,人比三恶道更殊胜应记人胜。

第【四、】叫做【舍置记(置答)——若作是问:如果有人问,“五蕴与有情为一为异?”应舍置记】(答)【】因为有五蕴,色、受、想、行、识空无自性,有情,空无自性,讲一讲异都不对,所以应舍置答。何以故?有情,空无自性(【“有情无实故,】)无实就是空无自性,有情无实,因为有情空无自性,是不实在的,所以【】跟【异性不成,如石女】之【“石女”不会生育的女人,没有生殖系统的,看起来女人,可是不会生育,如石女之儿子,到底是为白、】还是【】的【她就不会生啊,她就不会生,怎么儿子是白的、是黑的咧?对不对?那正常人就有可能对不对?混到美国人,就白的;混到非洲的,就黑的。这就很简单啊!对不对?等性。】佛【如何舍置而立记句:佛如何搁置争议。“舍置”就是搁置争议不答,而立其名,而来回答,来回答,以记彼】所【】,以记以回答彼所问言,在这里此不应记故。”此不应当回答。整句的意思是说:佛是如何搁置争议而来回答,“记名”就是来回答,因为回答以记彼所问,来回答他所问的问题,如果他所问的问题没有任何的意义,空无自性。说,说似一法即不对了此不应记,那这不应当回答。

598

大慧,外道作如是说,谓命即是身,如是等无记论。大慧,彼诸外道愚痴,于因作无记论,非我所说。大慧,我所说者,离摄所摄,妄想不生。云何止彼?大慧,若摄所摄计著者,不知自心现量,故止彼。

解释一下,说:大慧,外道因为妄计,虚妄地计着万法是大梵天、大自在天所作者,外道就作如是说,而作如是说,因为外道妄计作者而作如是说。万法有造作者,谓生命就是我们的五阴身,因为外道计着五阴就是我,有一种外道计于离五阴是有一个我,那就是我们在《楞严经》即阴是我,离阴是我,这个我们在《楞严经》已经讲过了,所以《楞严经》讲过了有助于讲《楞伽经》所以外道认为:命就是身,身异的话,命就没有了,但是用佛的智慧来讲,这个五阴身跟命都空无自性,说一不对,说异还是不对,都不可得,所以,谓命就是生,其实在佛的角度空无自性,你问的这些问题呢即阴是我,离阴是我,都没有任何的意义。如是等无记论,佛以此等,这些问,统统列为无记论,不回答。

大慧,彼诸道愚痴,于因、于佛陀所讲的正因、正缘、正果,于佛所讲的正因果法,搞不清楚,佛认为外道因为妄计有一个造作者,所以怎么样?外道刚开始妄计无因,为什么呢?所有的因来自于大梵天、大自在天,妄计一切法有造作,或者是无因论,等外道作无记论,意思就是,佛的因果正论、正法,外道却妄计着无因,万法都是无因生,有的着有,有的着无,这里就着无因,令佛认为这些无因论就是无可记答。因为他刚开始就错,因为外道迷于佛陀所讲的正因缘果法,所以佛不回答,佛不回答,非我所说。

说:大慧,我所说的,离于能摄之心、所摄之境,妄想就是离念不生,妄想就是离于——这个“离”要用两次离能摄心,离所摄境,离于妄想,离于妄想就是离念,万不生,不生就是不灭简单讲,就是没有能所的意思。云何止彼?意思就是:为何不直接说?不直接回答呢?为什么要以无记来回答呢?为了要止彼,怎么样?的恶见

大慧,如果有人执着能摄之心以及所摄之境为真实计着,不晓得万法——能执心妄想空无自性,也不晓得所执之境是空无自性,而把它计着,“计着”就是计着为实有性,那么计着为实有性,就没有办法了知诸法唯是自心的现量的深入的道理如果没有办法了解这个万法唯心自心现量的深理,就没有办法相信佛,因而就会诽谤佛,入恶知见,所以佛以大悲心,为了遮止,故止彼,佛以大悲心,为了遮止彼诽谤的恶见,以无记论,所以不回答,是佛的大悲心,怕他继续造口业,而不作答,令彼自己反省。

所以我们佛弟子在这里就看到佛陀的修养,是很了不起的,他怕众生继续造恶口,继续造恶业,所以佛不回答,我们佛弟子要学佛一样,你看对方一直在起造口业了,一直在诽谤佛、法、僧了那要赶快,退下来,因为这个再讲下去,就更多的不愉快。

接下来,先讲外道计着有大慧,外道妄计有作者而作如是说,谓生命跟五阴身,其实是空无自性,而不了解,他们认为五阴即我,离阴即我,那么这个就不了解万法空无自性,如是等佛对此等问题都置而不答。

大慧,又有一种外道是专门着无的,彼诸外道愚痴,认为万法无因而生,却对于佛陀所讲的因果、正理不清楚,所以佛对于外道妄计无因的人作无记论

所以前面一个着“有”,生命就是五阴,五阴就是身;后面就是着“无”,非我所说。“着有、无”不是佛所讲的,佛所讲的有正因缘、正果的。

大慧,我所说的第一义谛是离能摄心、所摄之境,同时也离于妄想,一念不生,就是不灭的涅槃,为什么我要以不回答来作为回答呢?为了止彼,止彼的恶见,怎样?为何不单刀直接就回答呢?大慧,如果有人执——“能执之心还有所执之境”——为实实在在的计着为实有性,那么这个人一辈子永远不能了知诸法唯是自心现量的深理如果没有办法了知万法唯心现量的深理,他就不信佛语就会诽谤,堕入恶见那么佛用大悲心为了遮止诽谤的恶见所以用无记论来止彼,止住他的恶见,同时希望外道不要继续造口业,所以佛不回答就是一种回答,让他好好地自我反省。

注释

命即是身:以外道计即阴是我,那么离五阴就有一个我,(离阴是我,】)或者是命就是身,(【故说命即是身,】)【身异命异。然以佛智言之,五阴身与】(跟)【命皆无有自性,故】(所以)【说其为一、异,皆不可得,故佛于此等问皆置答。

如是等无记论:如是等言说皆为无可记答之论,亦即】(也就是)【属于置答之论。

于因作无记论:“因”,为因果之正法。谓外道于因果法,妄计无因、邪因,而作种种无可记答之谬论。

妄想不生:妄想分别之心不生,即】(也就是)【离念】(境界),“离念”后面补上一句“等如虚空”,离念,你的心就等如虚空诸位,所有的痛苦都是卡住一个念一个妄念,妄念有、设立以后,那么,就没完没了,所以,离念境界。所以要体悟万法本空当下就是涅槃的道理,如果不懂得这一层,忙忙碌碌一辈子要找道,天天寻寻觅觅要找那个道,一直找不到,(道)放下即是。

云何止彼:然而如来为何要以无记论而止彼,为何不直接作如是说,以晓之。

若摄所摄计著者,不知自心现量,故止彼:若彼于能摄取之心,】以【及所摄取之境等诸法,计著为有实自性者,则不能了知一切诸法唯是自心所现量之深理,若】(如果)【】能【了知,则不信,因而诽谤堕恶;而(【】)遮彼诽谤之恶见,故以无记论止彼,而不作答。

在这里附带一下,所有的佛弟子:出家、在家,都有一个共同的责任,就是要防止人家诽谤三宝,诽谤三宝会断众生的慧命因此,如果说有人卡在一个恶知见,一直在攻击三宝,这个不能谈,笑一笑就好,也不要回答所以一切的网路、书籍,看到这个,你认为这一本书实在是很糟糕,在诽谤佛、诽谤法、诽谤僧,这一本书到你那个地方,你就收起来,不要再传出去,你有正知正见,你有佛的理念,说:哎呀,这一本书真的会坏到我们的三宝,到那边,你就不要流通出来,那么你功德无量。

义贯

大慧,”诸“外道”众计有作者,而“作如是说,谓”以其计即阴是我,离阴是我,而说:“命即是身”,命异身异,“如是等”愚痴“”可“”答之“(亦即应予置答之论)。“大慧,彼诸外道愚痴,”迷“于因”果法,妄计无因、邪因而“”种种“”可“”说之“”。此“非我所说”之法。“大慧,我所说”之法“”,为“”于能“”取之心,】以【及“所摄”取之境,是故一切“妄想”分别之心“不生”,而得离念诸位,离念等如虚空,这一个人胸量大不大,看看他能不能离执着念,离分别的念、离颠倒念,离无明的念,看看能不能离念就算你很有修行,布施了很多钱,都得要离境界。然而如来“云何”要以无记论而“止彼”外道?为何不直接作如是说,以晓之?“大慧,若”彼于能“”取之心】以【及“所摄”取之境等诸法,“计著”为实有自性“”,则“”能了“”一切诸法唯是“自心”所“现量”之深理,若不信解,则起诽谤而堕恶道,为遮彼诽谤恶见,“”以无记论“止彼”,而不作答,令彼自省。

诠论

如来之置答,其实也是一种答!因为为了止息外道恶见诽谤,令不堕恶,所以不现言说之说,令其自省自得之。这也就是所谓“默时亦说”, 意思是说佛陀保持沉默,也是正在说法,那是一种说法的一种,另外一种形式,因此也是一种说】法【。这是如来大慈大智的度生妙法。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