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品莲花为父母

南无观世音菩萨!感恩顶礼恩师 慧律上人!

 
 
 

日志

 
 

慧律上人《楞伽阿跋多罗宝经》讲座:《楞伽经》【四】3-1  

2017-07-02 19:42:42|  分类: 楞伽经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楞伽经》(四)第三集

(大众座前合掌恭立。上人走上讲台,在佛像前将法宝举至眉心行问讯礼。引磬声起,大众向上人行问讯礼。)

618页,请合掌(大众就座合掌随上人念:)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618页

譬如依缘起自性,种种妄想自性计著生,以彼非有非无,非有无,无实妄想相故,愚夫妄想,种种妄想自性相计著,如热时焰,鹿渴水想,是须陀洹妄想身见,彼以人无我摄受无性,断除久远无知计著。

这一段是根据上一次的最后一天的最后一句话来的,我们先复习一下,再来讲这一句才能连贯,翻回来617页,

大慧,身见有二种,谓俱生及妄想,如缘起妄想自性妄想。

解释一下大慧,我们的我见、我执,从无始劫来还有后天性的,有两种身见,也就是我见,身见有二种,这个“身见”的意思,就是执着五蕴身为自我、为中心,这个是一切斗争的开始战争的开始、烦恼的开始,统统就是问题出在执着这个五蕴身为自我,所以这个叫“身见”,就是“我见”的意思,也就是“我执”的意思

所以这个身见有两种,谓与生俱来的我执、我见,还有后天的妄想妄想就是分别,对境产生的一种能所,叫做“分别的我执、我见”。

正如同缘起妄想自性,这一句中间有个“妄想”,就是缘起,那亦是一种妄想,所以说“缘起妄想自性”,然后停一下,而有妄想自性。

那么“缘起妄想自性”就是依他起性,而又“妄想自性”就是遍计所执性,这一句就是从根本演化到枝末。

大慧,身见有两种,也就是无量劫来我执、我见有两种,谓先天性与生俱来的我执、我见,种子跟习气,还有后天分别的妄想产生的我执、我见。正如同缘起妄想自性而有妄想自性,一个是根,一个是枝叶。

所以“俱生”就是如同树木的根,我执、我见。

那么“妄想”就像枝叶一样。

那么缘起妄想自性为根本,而有妄想自性。也就是说,有依他起性,才有遍计所执性,其实这两个是相辅相成。

好,再翻回来618页。

这一段就是袭上一次没讲完的。譬如依缘起自性,“缘起”也就是因缘生法,譬如依止缘起自性的四大假合的色身,我们这个四大假合的色身,地、水、火、风又名叫做“五蕴身”,所以就有含有了种种妄想自性计著相生。可是因为我们不了解这个父母未生前本来的面目,这个色身只不过是四大缘起的地、水、火、风,宇宙中少许的元素,这个缘起自性,其性不可得。这个因缘生法的四大假合呢却变成了种种妄想自性相,计著相生,就是“遍计所执性”所以前面是因为有依他起性,又变成了遍计所执性,就是这个意思。

以彼非有非无,以彼所执著的那个色身,“非有”非有之相,什么叫“非有相”呢?非有实体之相,都是因缘和合的假相。“非无”也不能说没有缘起妄想之相,不可以坏缘起相,坏缘起相就变成了断灭了,就没有因果了。

所以以彼色身,四大假合的色身,究竟义,非有真实之相,叫做“非有相”

也不能否定它,“非无相”也不能说它没有缘起妄想的相

也非有无,“非有无俱相”就是,也就是说,不能用一种矛盾的心态说:它有相,同时无相。不可以这样讲亦非有无惧相为什么呢?相相本空,不能讲有跟无的东西,所以它是唯是自心,唯是自心,完全都是我们的心,本来就是空无自性

无实的妄想相故。

愚夫的妄想,种种妄想自性相计著,种种的妄想,也就是看到什么就执着什么,自性相计著,谓万法为实有,这个是所有的痛苦的开始,就是执着,我们的妄想执着万法为其有自性,也就是认为万法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因此我有追求,我有种种的理想,我有种种的执着,到最后都化作如梦幻泡影不实在的东西。这种种妄想自性相计著为实有,这个是很可怕的,上面最重要四个字,就是“愚夫妄想”。

愚夫的妄想怎么来的?全世界所有的众生的妄想从哪儿来的呢?从种种妄想自性相计著,与生俱来的,还有后天的能所不断地计著。“计著”什么意思?“计著”后面补两个字就更清楚,计著“实有”。后面补这两个字就完全看的懂,喔!原来所有众生的执着,都执着误认为它是实有的东西

犹如热时焰,鹿渴水想,就像阳焰所幻化出来的海市蜃楼,或者是山河大地,或者是有水,那个渴鹿急需要喝水,就奔过去,其实是没有这一句是表达什么?表达说:众生因为这个五蕴的欲望贪著,误认为外面的境界是实在的,拼了老命要做一个名人啊,要做一点丰功伟业啊,当官啊……统统有,到最后双手空空。天是棺材盖,地是棺材底,无论闯哪里,总在棺材里”,所以众生,什么叫做众生?就是搞不清楚状况,人生跟宇宙的究竟义是什么犹如热时焰,鹿渴水想。

是须陀洹妄想身见,妄想身见,那么这须陀洹妄想身见,因为计著有这个身,还有身见都各有实体,执实有能断、还有所断,因为执着有能断、所断,所以彼初果人,“彼”是讲初果人,彼初果人以修人无我观,“人无我”底下加一个“观”才看得懂彼初果人以修人无我观,观照,了悟了所摄受,所摄受的这个色身,“摄受”当然就是四大假合的五蕴身,本来就空无自性,这个时候身见断。这断了,“身见断”就是你跟他化缘什么,他什么统统给你,他不再贪著自己的正报和依报,也就是身见断。既然一切法,人无我,那他所拥有的东西,其实是如梦幻泡影的,知道金钱、外在的假相都不是他的,因而断除了久远劫来,怎么样?无知,“无知”就是由于愚痴无知而起的一种妄想、一种执着所以一切众生,给一个名相,也就是“妄想的动物”。人是什么动物?人就是妄想的动物。妄想的动物就是什么?就是搞不清楚生命的真实的究竟义是什么迷迷糊糊地出生,迷迷糊糊过日子,也迷迷糊糊地干了种种干活、干事业,到最后,迷迷糊糊地随着业而去死,问题还没解决呢还必须继续转世。

诸位,我们再把它贯穿一遍

譬如依止缘起自性的四大假合和合而生,因此便含有种种的妄想自性遍计所执计著之相,以彼四大所合之色身,“非有相”也就是非有实体之相,却也不能否定他的缘起,也非无缘起妄想之相,也不能说有无相,因为空无自性等同空,既是无相,不能讲有、还是讲无,唯是自心现量,本无自性无实的妄想所现的这种种的相,这愚夫的妄想,种种妄想自性相,计着为万法实有,尤其是执着这个色身,死执不放。犹如热时焰,鹿渴水想,是须陀洹初果妄想身见。因为计着身就有身见,都误认为它有实体,执实有能断、所断。所以彼初果人就用这个观照的。有观照什么呢?修人无我观,了悟了这个摄受的识平常所执着的这个摄受的四大假合之身,完全空无自性,这一句就是“照见五蕴皆空”,身见断了,照见当然这个是粗糙的功夫,不是像佛那种究竟义。这身见断,喔,不在执着有一个我相了,因而断除久远劫来由于愚痴、由于无知而起计著。

注释

依缘起自性、种种妄想自性计著生:由于依止缘起自性所得之四大假合身,故令种种妄想计著相生起。“缘起自性”,即】(就)【是因缘生法。“缘起”,因缘和合所起。以依于身,故有我见,依于我见,故有种种妄想分别生起。这一句话,一切众生的痛苦的开始,就是执着五蕴身——色、受、想、行、识执着这个地、水、火、风所构成的身,误认为自我这个所有的痛苦,就是来自于这个,这个错误的一个执着。

以彼非有非无、非有无:“彼”,】是【指色身之相。此谓:以彼色相,从缘所起,故非有实体,亦非无因缘妄现之相,亦非有无俱。

无实妄想相故:唯是无实之妄想所现之相。

愚夫妄想、种种妄想自性相计著:然而愚痴凡夫,由于自心妄想分别,而起种种妄想自性相之妄计执著。

如热时焰、鹿渴水想:犹如天热】的【】候【】(的)【阳焰,鹿因渴而生实水之妄想。

是须陀洹妄想身见:“是”,】就是【此也。此名为须陀洹人所妄想之身见。意为:而实本亦】(也)【无身,亦无身见,一切】万法包括这个色身【只如】(其实)都是【阳焰空华,】空中所现的花,因为我们眼睛有毛病,看到虚空当中有花,我们因为心灵有毛病,就看到真实的山河大地,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而这个时空本来就是幻化出来的,而万法都是唯心所现,并无实体;而须陀洹人,】初果人【以自心妄想,执其为实有,以见身为实有,故亦计依身而起的身见为】实【有;以计“身”】以【及“身见”皆各有实体,故执实有能断所断,而实皆是自心渴望所见,如鹿渴见阳焰以为实水,亦然。】这个意思含意,也就是众生误认为这个色身:我。因此用种种的欲望的水,来满足我们的渴望,就是这个意思。

彼以人无我,摄受无性:此下是示修断之相。“人无我”,为人无我观。“摄受”,即】(就是)【所摄受】的四大假合【】(的)色【身。此谓:】(这个意思就是说:)【彼初果人,以修人无我观,观色无体,则了所摄受之身本无自性,其身见之惑即断。诸位,由一个人的布施,可以慢慢地了解这个人我执、我见他的深浅,这个人很肯布施,这个人的身见越来就越少,所以身见的破,不只是用智慧观,还从舍的角度来看,这个人他知道万法毕竟空寂了,他什么东西都可以放,都可以布施,身见就破。

断除久远无知计著:因而断除久远劫来由愚痴无知而起之】(的)【妄想计著。

义贯

譬如”由于“”止“缘起自性”(因缘生法)所得之四大假合之身,故令“种种妄想自性计著”(遍计所执性)“”起。“以彼”因缘所生之色相,乃从缘所起,“非有”实体,亦非无”因缘妄想之相,亦“非有无”俱,本无自性,唯是自心“无实”之“妄想”所现之“相故”,然而“”痴凡“”由于自心“妄想”分别,而对“种种妄想自性”(遍计)遍计的意思就是“周遍计度”,用现在话你听得懂的名词,叫做“无所不执著”,叫做“遍计”。这一句话的名相,您就听得懂。“遍计”就是无所不执著,这个就是众生。所起之“”,妄生“计著”其为实有;犹“”天“热时”之阳“”,群“鹿”因“”而生实“”之妄“”一样,“”名为“须陀洹”人所妄相”以为实有,而修断之“身见。彼”初果行人,“”修“人无我”观,观色相无实自体】性【,则了所“摄受”之身,本“”实自“”,其身见之惑即断,所以,在座诸位,修行从哪儿下手呢?从放下这个色身,所以广钦老和尚讲,不要管这个色身,管它变成圆的、扁的,因为五蕴本来就空,但是也不能太糟蹋它,平淡过日子,健健康康就好。因而“断除久远”劫来,由愚痴“无知”所造成之妄想“计著”。

普天下一切的众生,哪一个会认为自己是愚痴?在佛的角度来讲,所有的众生都是愚痴,著于身见就是无量劫来的一种愚痴跟无知,所造成的一种妄想计著所以说人之所以痛苦,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就是这个道理。

620,中间经文:

大慧,俱生者,须陀洹身见,自他身等四阴,无色相故,色生造及所造故,展转相因相故,大种及色不集故,须陀洹观有无品不现,身见则断;如是身见断,贪则不生,是名身见相。

说:大慧,俱生者,什么是与生俱来的呢?须陀洹身见,也就是须陀洹所断的第二种,第二种就是身见。那么我们就先观四阴,什么是四阴呢?色、受、想、行、识里面,这五阴嘛,受、想、行、识,先观受、想、行、识,自己的身的受、想、行、识,还有别人的受、想、行、识,这个等的受、想、行、识等四阴呢?发现这个四阴不像是色相故,四阴无如色,不是像色阴,它有实体性的东西,四阴都是心,那么色呢?它有实体性的东西,这四阴无如色阴有实体相,用眼睛可以观察得到,四阴没办法,所以四阴无如色阴的实体相故,怎么样?

说色生造及所造故,进而观察,继续来观照,观照这个四大假合的色阴,这里讨论的是五阴,前面先讲四阴是心,那么现在讲的这个色,就是身啊,这个四大假合的色身呢?生起能造以及所造故,发现这个四大假合的色阴,来好好地观照一下,升起这个能造还有所造,“能造”就是四大,“所造”就是四大所造的色。都是辗转互相为因之相。

我们由四大种,这个坚、湿、暖、动,变成四大,“四大”就是地、水、火、风,再来呢变成微尘,那么就是色、香、味、触,所以这有几个步骤

一、由坚、湿、暖、动,就是四大之性,

(二、)演变成地、水、火、风,

(三、)地、水、火、风再变成色、香、味、触,声音不包括在里面,这个一步、一步这样辗转。

接下来,四大种以及色不聚集故,发现四大种空无自性,我们所集的这个色互相为因,它不是独立存在的,所以这个色实在并没有所谓的集合在一起,所谓集合在一起,是因为佛方便说,究竟义来讲,怎么样?是空无自性,所以四大种以及四大种所造的这个色身,发现完全不聚集,完全不聚集就是空无自性。

须陀洹观有无品不现,在这里稍微注意一下,此处的“有无品”,跟前面的外道的执着有见、无见,完全没有关系所以须陀洹观有无品,“有”是指色阴,“无”是指无形相的,“有”是指有相的色阴,“无”是指无形相的受、想、行、识,“品”这两个色阴的“有”,、想、行、识的“无”。这两个怎么样?都不实之妄现,都不是实在的,是一种妄现这个时候就发现五蕴本来就空无自性,身见则断如是身见断,贪则不生,贪心则不生,是名须陀洹修断身见之相。

所以我们修行第一个步骤,先放下四大假合的色身,先照见五蕴皆空,所有的苦慢慢、慢慢就会止息我们想要平息世间的痛苦,停止世间的追求、盲目的愚痴,只有慢慢地放下,修人无我观。

注释

俱生者:指俱生身见。此下示俱生身见修断之相。这个就很难断了。

自他身等四阴、无色相故:须陀洹人观察自身及他身之受等四阴(受想行识四阴),但有名字,并无如色阴之实体相,如是则了四阴】本【空。我们说“五阴身”,就是身跟心那“身”就是色,“心”就是受、想、行、识,五阴简称为就是身心。

色生造及所造故:“色”,色阴。“生”,生起。“造及所造”,造为能造;能造及所造,指四大】以【及其所造之色。此谓:须陀洹人于了受】想行识【等四阴空后,更进一步观察色阴,则见色阴之生起,为从能造之四大,及其所造之色而得。

展转相因相故:“相因”,互相为因。谓以了色由四大而得,便进而观此能造之四大,则见此四大所现者,乃展转互相为因之相。互相为因的意思在强调什么?在强调“空无自性”

接下来这一段,非常不容易去理解,这不是一般能够理解缘起不可得的空相,非常不容易理解。

621页第二行,这一段不容易了解。

大种及色不集故:以见四大展转互相为因,故】(所以)【明见四大种】以【及其所造之色,实不聚集和合。“集”,即】(就是)【聚集、和合之义。既展转互相为因,便不可能和合,以和合必须因与】(跟)【缘皆独立,譬如说:老公跟老婆两个独立的实体,,结婚了变成一个家庭,这个叫做“因缘和合”可是呢?两个互为因就不能叫做缘起,因为两个不独立,我是你的因,你是我的因,甲是乙的因,乙又是甲的因,那么互相不是独立的,所以它不能叫做因缘和合。且于同一时存在。若展转互相为因,则法法前后互相牵连,而不能彼此绝对分开,不是独立的个体成为独立之一法;独立之法既不可得,既然讲是空无自性,没有独立之法,则独立之因与缘皆不可得;独立之因与缘既不可得,也就是空无自性,不存在一种实体性,所以独立就是不存在一种实体性,所以这个独立的因跟缘,其实是不可得,则因缘和合之相亦】(也)【不可得。由于因缘和合之相不可得,所以见四大种及色阴实不聚集:无有和合之相。和合之相既破,则身相便破;身相一破,身见便亡。

这一段在告诉我们,所有的众生都看到一和合相,现在就讲《金刚经》——“佛说一合相,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我所说的五蕴身之一合相,其实一合相自性本空,方便说叫做一合相

一合相有理跟事。佛说一合相,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一合相本身并不存在,而众生贪著其事,众生以为有一合相,这是事相的一合相而真实的一合相,是绝对的心性,从来不和合

所以一合相有两个一个叫做心,绝对从理上来讲,这是真正的一合相从事相来讲,所有的万法可以都说都是一合相,因缘凑合的,某一种时空所现的,段段一段一段的色相,这个叫做“一合相”

所以此处佛讲缘起法,他告诉我们佛在讲缘起法,仍然是一种方便说。我们,“万法因缘生、因缘灭,我佛大沙门,常作如是说”,为什么呢?因为因缘就是对二乘人所讲的一个方便,对究竟的大乘的究竟的菩萨来讲,讲唯心现量。

有无品不现:“有”,指有形之色阴。“无”,】这是【指无形之受等四阴。此谓:须陀洹既破身相,则观见有形之色阴、及无形之受等四阴,皆为不实妄】()【,而实不现,非有实法。

义贯

大慧,俱生”身见“”,乃】是【须陀洹”所断之】(的)【第二“身见”。这个比较难断,第二个比较难断,因为它是与生俱来的。须陀洹人普遍观察“”身及“他身”之受想行识“等四阴”,了知其但有名字,而“”如“”阴之实体“相故”,即了知四阴空;于是更进而观察色阴,则见“”阴之“”起,乃】是【从能“”之四大,“”其“所造”之色而得“”,因此更进而观能造之四大(追本溯源),则见此能造之四大所现者,唯是“展转”互“”为“”之“相故”,因而明见四“大种”(能造),“”其所造之“”实“”聚“集故”,无有和合之相,既不和合,则五阴皆不可得,如是照了,于是“须陀洹观”见“”形之色法,及“”形之心法(受等四阴)二“”, 有无都不可得,皆实“不现”,无有实法】可得【“无有实法”就是空无自性的意思,如是以人无我观照见五蕴皆空,“身见则断;如是身见”既“”,对欲界之“”爱“则不生”,(贪爱不生,则生因永绝,故】(所以)【不再来欲界受生),“是名”须陀洹修断“身见”之“”。

大慧,疑相者,谓得法善见相故,及先二种身见妄想断故,疑法不生,不于余处起大师见,为净不净,是名疑相须陀洹断。

说大慧,疑相者,这个也不只是说修行人难断,凡夫这最难断的,就是怀疑,没有办法把心定下来,什么都疑,怀疑别人是不对的,或者是贼,怀疑别人怎么样……怎么样,每天都是用猜的在过日子,叫做“疑”。

大慧,疑相者,这里指修行人的“疑”,不是凡夫,疑相者,谓得法善见相故,“得法”意思就是所证的真谛的法理,所证的真谛的法理,怎么样?“善见”是指善于观照谛见真理之相,意思就是善能观察谛见是真理之相,所以心对于理上来讲,完全不疑惑,多听经、多闻法也是,慢慢对佛陀所讲的法,就不会产生疑惑。

及先,“先”就是前面所讲的,先前所讲的俱生我见,还有分别我见,这两种身见妄想断,就是皆已经修断,则疑法之心永断不生,就不会再怀疑佛陀所讲的法,不会怀疑。

不于余处起大师见,“余处”就是外道,也绝对不会把外道当做是佛陀。换句话说,他这一辈子绝对依止佛陀的正法,同时也绝对不会在外道起大师见,大师见就是大善知识,就是他所依止的,他绝对不会去依止外道的这种恶知见的外道师也不会怀疑佛陀净还是不净,“净”就是善,“不净”就是不善。是名疑相须陀洹断。

这个对于一个众生来讲,很难,很难去修行不要说讲到修行,你要讲到世间人,那个老公疑心病很重的,太太就没有办法跟他相处,就没有办法。生了第一个儿子,老大,不错,老二、老三,生了三个,那么生了三个呢这个世间人不要讲修行,讲这个:嗯,我这个儿子啊,长大了越来越不像我,,很像那个送瓦斯的。啊!这糟糕了,很像常常送瓦斯来的那个,为什么我这个儿子他不像我呢?像那个送瓦斯的?然后呢?老二,这个老二也不太像我,以前有一阵子,我叫他来油漆,有一点像那个油漆的。欸,第三个喔,她去文殊讲堂拜佛,嗯,看起来有一点像慧律法师,啊!糟糕了,越讲就越离谱了,越讲就越不像样这个疑心病就起来,就活不下去了,世间人有疑心,这个没办法修行,没办法解脱何况说怀疑有疑理、疑法、疑师,有这三种,这个永远没办法修行,没办法修行。

注释

疑相者:此节示疑之修断相。疑有三种:疑理、疑法、疑师。须陀洹此三疑皆断。

谓得法善见相故:“得法”,所证得之真谛法理。谓于所证得之真谛法理,善能观察谛见是真理之相故,于理不疑。

先二种身见:先前所断之】(的)【分别及俱生二种身见。

疑法不生:以于理不疑,又断分别、俱生二种身见,则疑法之心不再生起。

不于余处起大师见,为净不净:以疑理、疑法之心皆断,则不疑师——疑师之心亦断,而不再于他处作大师想。大师就是善知识绝不依止外道来作为自己的大师大善知识,一定依佛陀所讲的正法。“余处”,指外道处,意】思【】(就是)【以外道为师,而随之学。“净不净”,即】(就是)【善不善。谓不疑佛为善或】者是【不善。

义贯

大慧”,须陀洹所断之“疑相者,谓”于所证“”之真谛“”理,“”能观察谛“”是真理之“相故”,则断疑理之心,那么我们没有办法观察,我们用听的、闻法的,所以师父一直叫你们,你们不要缺席,就是这个道理,这样对法才不会怀疑及先”前分别及俱生“二种身见妄”皆已修“断故”,则“疑法”之心永断“不生”;由于已断疑理、疑法之心,故“”复“于余处”(外道处),“起大师”之妄“”, 意思就是还想要去依止外道,而疑佛为净不净,佛哪里容得许我们这样子的怀疑呢?你所有的怀疑,其实来自一颗没有智慧的心。佛是绝对的纯净,圣人的清净,绝对的清净,于最圆满的清净还怀疑,那就表示你有问题而疑佛“为净不净”(善不善),因而断疑师之心。三疑既断,疑相即断。“是名”为“疑相须陀洹”所“”者。

接下来这一段,就是“戒取见”。

大慧,戒取者,云何须陀洹不取戒?谓善见受生处苦相故,是故不取。大慧,取者,谓愚夫决定,受习苦行,为众具乐,故求受生,彼则不取,除回向自觉胜,离妄想,无漏法相行方便,受持戒支,是名须陀洹取戒相断。

解释一下:

说:大慧,这个外道邪戒,“取”就是取而修行,简单讲:外道执着自己的邪戒,而初果须陀洹,绝对不会取这个邪戒,绝对依照佛所制定的戒律,这一段是讲:如来制戒禁止佛弟子修学外道无益的苦行戒

云何须陀洹不取戒?什么叫做初果阿罗汉不执取外道的邪戒?“取”就是执取,不执取外道的邪戒,叫做“不取戒”,谓善见,善能观察,善能观见受生,受生指将来,“受生”就是将来会堕三恶道,因为没有智慧,苦,善见受生处苦相,因为你只要摄受或者是邪取,执取外道的邪戒,将来会受生到极苦的地方,是故绝对不执取。

大慧,取者,就是取邪戒的外道,是怎么样?谓愚夫决定,“决定”就是执着不改变,受习无益的苦行,“为众具乐”是什么意思?为了将来生天,受了种种具足五欲之乐,我先苦后甘,先受苦,可是那个苦啊,跟他往生的天界刚好相反,往生天道要行十善业,他把受无益的苦行,所以,就像上次师父举的例子,用我们随便举个例子,金鸡独立,一个人用一只脚站起来,无论括风,无论下大雨,淋得全身都湿的,他一样站那边站整天,他的观念就是说:我现在吃得越多苦,将来就越快乐,就是这样,那个有意义吗?没有意义。

现在我们很多的、很多的结婚,那些礼仪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没有任何的意义,为什么呢?结婚的时候,喔!那个前面用一个竹竿,有的绑一块猪肉,有的人是用一只鸡,要结婚前,用一只鸡,说:那个鸡做什么呢?说叫做“带路鸡”,那只鸡它真的会认得路?它道民权路、民生路?那只鸡真的叫做“带路鸡”,是人在带路啊!这个就没有任何的意义罗!对不对?结婚的时候,我们看了亲属在结婚,还要用那个火炉,火炉,说去霉运,然后前面用那个瓦片,所有的踩过去,那个瓦片要踩破喔!啪!然后,要过这个火炉,所有的破,随着这个消失,随着厄运,火炉,然后新娘跨过去,这样子,使所有的厄运怎么样?这个有什么用?跨过去,结婚没几天开始吵架啊!这个跟外道持那种戒,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很多的这个礼数,是没有任何的意义各个区域啊全世界这么大,每一种结婚都有一些很奇怪的礼节

所以中国大陆也有一种,说:我要结婚,老公要背着这个老婆,那么这一个山,要经过那一座山,那碰到我们这个,那怎么还得了,像我们背着一百公斤,我到山边,我就会像丢垃圾,把她丢下去了。怎么有办法背那个?没办法啦!所以有一些没有任何的意义。这个跟无益的苦行,差不多的意思。举这个例子,你比较清楚,结婚是要靠双方面这样子经营的,这样子才有幸福可言嘛!

生天,你要行十善,才有办法、因缘生天嘛!所以执着这种东西,说:我现在吃尽一切苦头,然后有的人把眼睛蒙起来,我现在受苦,有眼睛,他不看喔!用摸的,用摸的。说:我现在受一些苦,将来会得到更大的快乐。这受习苦行哪,为众具乐,“为众”就是将来生天具足种种,“众”就是具足种种的,具足的欲望的快乐,这个搞错方向了。要生天必须行十善,那个无益的苦行有什么用呢?故求受生,所以那些修苦行的就是想要去生天,故求受生彼初果人知道这是愚痴行,这种是错误的、(是)邪戒。

接下来还有一种例外,绝对不取这个邪戒,那么有一种人是示现的“除”就是这个示现的不算,除了回向自觉胜趣,“胜趣”就是这个人在修华严的无尽行,所以示现外道,所以这个示现的圣人与外道同行,同样受持这个邪戒不算在内,这个是有功夫的,是大根器的修行人,为了要回小向大、回事向理、回因向果回向有三种回小向大、回因向果、回事向理离妄想,“离”这个“离”记住,要彻底的离,离于外道的邪戒,同时要放下正,正的,也不能执着佛的戒,所以离邪戒、正戒的妄想,所以在这里附带,万法不离心,当然持佛的净戒,还是要会归到心性诸位!持佛的净戒,不会归到心性,处处充满矛盾的离邪正之妄想,实为无漏法相修行之方便,为什么叫做无漏法相?这个是修真正的无漏法相,一种修行的方便,为什么?因为他要摄受、利益有情,所以示现外道的邪戒,要不然他怎么度外道的呢?他先示现外道的,然后叫外道的要放弃,这个不对的受持戒支,而受持这个邪戒。那是一种大菩萨示现在外道的人群当中,将来要叫他们改邪归正的,这个不算。实非,这并不是凡夫的愚痴,令着于邪戒而欲令生天,这跟外道的愚痴戒、邪戒要生天,是不一样。

是名为须陀洹摄取邪戒之相,后面那个字就是“断”,“断”排在前面的话,更清楚,须陀洹就是断除摄取邪戒之相,就是这个意思。这个“断”排在前面更清楚。

整句把它贯串一下这一段是如来制戒,禁止佛弟子修学外道的邪戒

说:大慧,外道的邪戒执取,很难去改变他的,云何须陀洹不取戒呢?云何初果的阿罗汉绝对不取外道的邪戒呢?谓善见将来受生之处苦相故,因为太愚痴了,那种苦吃得没意义,是故绝对不取外道的邪戒

大慧,取邪戒的外道就等同凡夫,谓愚夫决定——世尊讲这句话还有很重的含意,就是你很难去改变那一种错误的知见,他一执着那种邪戒,绝对没有办法让你改变,我这个才是对的,一定要先吃苦,没有吃苦,哪来的乐?把这个愚痴的苦,当作生天的因,所以愚夫决定,世尊讲这个“决定”有很重大的含意,就是你一般没有能耐去改变它无能为力受习苦行,为众具乐,他现在修习苦行,是为了~“众”就是将来种种具足生天的五欲之乐,所以求受生,“受生”的后面加一个“天”更清楚,故求受生于天受生天界。所以意思就是:求受这个邪戒是为了生天的意思。彼初果阿罗汉绝对不取外道的邪戒,没有任何的意义。

那么,再举一个例子,像台湾很多那个过火,说:火,木炭烧着烧着,很多从上面跑过去,这全世界都有,包括非洲、包括美国都也有,在比较偏僻的地方也都有,台湾也有,这样跑过去,说:今年的厄运就会消除,是不是?结果跑过去的时候,忘记撒盐巴,烧得那个腿送急诊,还没有保佑的时候就送急诊了。所以这些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唯除回向自觉胜趣,唯除是示现的圣人与外道同、相同,这个不算在内,这个只是回小向大、回因向果,只是为了自觉智,所以我们真正修行(的)大菩萨,他是已经离邪、正的妄想,实在是真无漏法相修行的一种方便,他只是为了摄受利益有情,而示现跟外道一样,取这个邪戒而受持戒支,“受持戒支”是受外道的邪戒的意思,而这个示现回向自觉圣智的圣人,实在不是凡夫外道那一种念头,贪着于邪戒而欲令将来生天,是名须陀洹断除摄取邪戒之相。

624注释

戒取者:此节示戒禁取修断之相。“戒取”,即】(就是)【戒禁取。戒禁取,即】(就是)【如来所制戒中禁止佛弟子修学者。“取”,即】(就是)【取法,摄取,摄受,取而修学之义。如来制戒,禁而不可取者,为非因计因,非戒为戒之外道种种邪戒,如持鸡戒、】像金鸡独立,【狗戒、】每天狂吠,要不然就吃大便、吃不净,以为是生天的因,【乃至聋戒、】就把耳朵捂起来,【盲戒】把眼睛捂起来、遮起来,【等种种】毫无意义的【苦行,以为来世生天之因,谓今世受苦尽,来世纯是受乐。然以其实在无益于解脱,非为生天、】不是为了生天,【槃之实因,只是自】己白白地受【苦,】白白地受苦还没关系呢,【又堕】入【愚痴,故】(所以)【佛大悲,为令不堕恶趣】(道)【,而制戒,】佛有佛的戒律,【取此等愚行,】绝对不可以跟外道,不可以皈依天魔外道,不依止外道的愚痴邪戒,【】得【自害害人,故】(所以)【】为【戒禁取。

在座诸位!有一个出家人,他也是这样子,他不是这个什么戒禁取,他是进来我这个禅堂,统统要一律双盘,这老菩萨这年岁有一点,老菩萨,这个脚受伤,进去还要双盘,啊!脚拗到啪啪声响,这个心完全没有办法定,完全没有办法,可是这个,硬是要这样子,那我们就不敢说什么了修学佛法不在坐姿,在心的定,三昧的,三昧在心,不在脚如果说我们方便,我们能双盘,固然是很好,师父随喜赞叹,单盘也不错,像一般人年岁大了,我就说:你随缘坐,散盘,一心在佛号,一心在佛号就不错了,所以要看时空。

简言之,戒禁取者,即佛“戒”所“禁取”之种种邪戒、】以【及无益之苦行。以取邪戒,故行邪行;苦行邪行,即不得正道;而须陀洹是见道位,以见正真之道,故照了断除世间一切愚痴、邪见、苦行,不复取著于彼,方入圣流,】方入圣流喔,不是入于下流喔!方入圣流,所以【】为【须陀洹。

谓善见受生处苦相故,是故不取:谓善能明见持邪戒者,其来世受生之处,实为种种苦相,亦即】(也就是)【:持邪戒,以其修因为愚痴行,且自害害人,罪甚重大,故】(所以)【其果报纯是受苦,非为受乐。是故须陀洹人心中决定不复迷而取彼邪戒。】所以我们无益邪戒当远离。

取者:若夫取者,至于取邪戒者。

谓愚夫决定,受习苦行:“决定”,执著而不能改变义。愚夫以贪来世乐,而又无】(没有)【】慧【抉择,故】(所以)【】种种的【执著,一意坚著,】这个就是告诉你,当一个人落入恶知见、邪见的人,几乎你救不了他,完全无能为力,就是一意坚着而摄受修习无益之苦行。

为众具乐,故求受生:“众”,】就是【种种。“具”,】就是【具足。愚夫但为追求众五欲具足之乐,而求于邪戒以为受生天上之因。】不但天去不了,还要下三途。

彼则不取:彼须陀洹人】(初果人)【则明见】佛陀说的真理,佛陀的戒法,【】绝对【不取此等愚戒愚行。

除回向自觉胜,离妄想,无漏法相行方便,受持戒支:“除”,】就是【唯除了……之外。“自觉胜”,自觉胜趣。谓然而亦有大机行人,纯为回向自觉胜智,离于邪正之妄想分别,】为什么连正要放下?着一个正就是邪其所行者,实为真无漏法相之修行方便,为摄受利益有情而受持彼邪戒,此种行人实非愚夫贪著邪戒欲生天者,故除外。

义贯

大慧,戒”禁“取者,云何须陀洹不取”外道所计之邪“戒?谓”须陀洹人“”能明“”持邪戒者,其来世“受生”之“”实为种种“苦相故,”徒劳苦行,又增愚痴,自害害他,非涅槃因,“是故不”摄“”彼邪戒。“大慧,”若夫摄“”邪戒“”,“”为“愚夫”贪来世乐,故于今生“决定”执著,摄“”修“”无益之“苦行”,以其但“”追求“”五欲“”足之“乐,故求”于邪戒以为“受生”天上之因。“”须陀洹人“”明见道理而“不取”彼愚】痴的邪【戒、愚行。然而唯“”一种人:】这个当然是示现的,【彼大机行人,纯为“回向”无上“自觉胜”智,“”于邪正之“妄想”分别,实为真“无漏法相”修“”之“方便”,为摄受利益有情,而“受持”彼邪“戒支”,实非凡愚贪著邪戒而欲生天者。“是名”为“须陀洹”摄“”邪“”之“相断”。】就是断除了这种摄取邪戒,叫做“戒禁取见”。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