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品莲花为父母

南无观世音菩萨!感恩顶礼恩师 慧律上人!

 
 
 

日志

 
 

莫坏事修  

2017-10-24 20:45:00|  分类: 楞伽经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慧,彼诸一切起烦恼过习气断,及觉法无我,彼一切起烦恼过习气断,三昧乐味著非性,无漏界觉;觉已,复入、出世间,上上无漏界,满足众具,当得如来不思议自在法身。

说:大慧,彼,“彼”就是指二乘人,彼二乘人,怎么样?诸一切起,就是起现行,起现行烦恼这种罪过、还有这个恶见,起罪过,还有恶习气,皆悉断除。因为这一段是教你,回小向大的声闻当得作佛,要修福、慧,要具足。

这彼二乘人,诸一切现行的习气过恶皆悉断除,以及,除了觉人无我以外,还又觉悟了万法空无自性的法无我,又觉法无我,不只是觉人无我,还觉悟到法无我。彼一切起烦恼过习气断,这个就不得了了,起过恶、还有连同习气统统断除,也了悟了灭受想定的三昧乐,这个味着,知道怎么样?空无自性,“非性”就是现在是回小向大的声闻,那个三昧,沉空滞寂,睡无为床,就是这个。

但是现在,二乘人也了悟了这个空无自性非有性,“非性”就是非有实自性,意思就是,能舍三昧那个味着,对三昧的味很执着,也就是二乘人的灭受想那个三昧乐味着,“味着”就是执着那种禅定,哎呀!太好了,不想起作用,不想度众生,非性,那么回小向大,二乘人发现,这个仍然是空无自性,非有实自性,就能舍小向大,回小向大,能舍三昧的味着,怎么样?

无漏界觉,对于暂时佛的过渡时期,说考六十分就可以了,那个就是,佛对二乘人暂时所设定的,你考六十分就及格,你证得人无我就可以,但是这是过渡时期,不是究竟。这个无漏之觉,什么无漏之觉呢?意思就是说:那么对于佛陀所暂时设定的无漏界,出三界的二乘人之觉,意思就是,贪爱寂灭的境界,就是“有漏”,还不究竟,就叫“有漏”,对二乘人。二乘人对凡夫来讲,二乘人是“无漏”;可是二乘人对佛陀的自觉圣智来讲,他还是“有漏”,不究竟故。

这个时候,知道无漏界之执着,觉悟了,不可以再执着,这个过渡时期的、权巧方便的,涅槃的境界的无漏界是暂时的,觉已,悟到了法性,进出入了真如,入实报庄严土,复入,“复入”就是说:来到人间度众生。出世间,“出世间”就是能利他。觉已,复入,这个是能自利,出于世间,能利他,可以随类现形,示现生,示现灭,度诸有情,上上的真无漏界,上上品的真无漏界,一地、一地的往上,上上的真无漏界当中,修诸功德。

所以在这里有一个重大的启示,修福德、还有智慧,你看看,哪一个修学佛道的人,可以只有理悟,而坏了事修?这个不是一个真实的。所以任何一件善事因缘具足,你统统要去做,所以推广正法,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有时间的出时间,有空间的出空间,如果你想利益众生,就把你听经闻法,你的经典句子,我就把它做一下笔记Po上网,就可以救很多的众生。有时候人的一辈子,一句话就可以改变他,这个就是推广正法。

说:上上的真无漏界当中,修诸功德,满足众福德、还有智慧具足,当得如来福、慧,还有福德、智慧两种庄严具足,当得如来不思议自在法身。为什么讲自在法身呢?无障无碍嘛!习气也断嘛!我、法二执也断嘛!能所心皆不可得,而且又肯事修,无善不修,无恶不断,无善不修,就是一点点小小的善,他都修,何况推广正法。

整句把它贯串一下,说:

大慧,彼二乘人诸一切~,然后起现行的烦恼、过恶习气都断了,也可回小向大,修断了,人无我、还有法无我,及觉法无我,不但觉悟了人无我,还觉悟了法无我,彼一切起烦恼过恶的习气断了,同时也不会执着灭受想定那种三昧的涅槃境界,不会味着于这种灭受想定的境界,因为他二乘人开始了悟了回小向大,当得作佛,了这些灭受想定的三昧,味着是不对的,因为它非有自性,所以能舍离三昧的执着,对于佛暂时设定的无漏界,也觉悟了这些仍然是一种执着,不晓得那是过渡时期,现在知道了,无漏界的暂时的权巧的过渡时期,这个贪爱寂灭的境界又变成有漏,觉悟了自利,然后 复入也能自利,觉悟,觉已,就是已经证得法身了,复入,就是怎么样?能入实报庄严土的法性身,同时也能够入于~,怎么样?出于世间,超三界,出于世间,随类现形,示生示灭,度诸有情,能利他。这样透过理证,再接着事修,记住,万法一定要事修,才能够上上真无漏界中修诸功德,满足众~,“众”就是众福德与智慧具足,所以你没有事修,你不可能满足众具的,福德、智慧具足,当得如来不思议自在法身。

注释

彼诸一切起烦恼过习气断:“彼”,】是【指二乘人。“起烦恼”,】就是【现行烦恼。谓若彼二乘人能将一切起现行之烦恼过恶习气皆悉断除。

三昧乐味著非性:觉知对三昧乐之味著,实非有自性,乃】是【惟心妄现;如是了知,故】(所以)【能立即舍离如是贪著。】也就是不贪着小乘的涅槃境界的意思。【“三昧”,指灭受想定。

无漏界觉:而对无漏界之执著,便得觉悟。以灭受想定为无漏定;故其境界为无漏界。漏者,烦恼,指见思之粗烦恼,而灭受想定能制伏见思令不起,】诸位!能不能契入有漏,现在就看这里,你自性功夫,你现在境界现前,家里种种的变故,你一样能如如不动,你契入无漏的思想。你今天随便一点点境界,病苦、家人发生不幸,财产被骗……乃至怎么样?哇!你人快去死掉了,动念了,那表示你尚存在有漏,有漏。诸位,你想要契入无漏吗?不要把生活搞得太复杂,才能契入无漏,没有一个证入无漏的圣人,会变成把自己搞得很复杂,不会的。所以二乘人的无漏,不是佛的无漏。【故名无漏,非实无漏:以贪爱寂灭境界,】是暂时无漏,非究竟无漏,【】(就)【是漏也。】对佛来讲,这是漏。

上上无漏界,满足众具:而于上上之真无漏界中,修诸功德,满足诸大愿行;“众具”,】是【指福德智慧二种庄严具足。

义贯

大慧”,若“”二乘人将“诸一切”能“”现行“烦恼过”恶之“习气”皆悉“”除,“”除了人无我之外,又能“”了“法无我”之旨;“”于尔时便能令“一切起”现行之“烦恼过”恶“习气,悉皆究竟“”除;断除已,即能觉知其灭受想“三昧乐”之“味著,非”有实自“”,乃】是【惟心妄现;如是了知,便能立即离于三昧乐著,以了知无性故,对权设之“无漏界”之执著便得“”悟;“”悟“”,入实报土,得法性身,“复入、出”于“世间”,随类现形,示生示灭,度诸有请,而于“上上”之真“无漏界”中,修诸功德,至于一切“满足,众”福德智慧二严“”足,至上品寂光,“”证“得如来不思议”之“自在法身”。

诠论

这一段是说自小入大(回小向大),声闻当作佛,即是显说究竟一乘之旨。盖一乘者,谓唯有此一乘为实,余皆非实,故】(所以)【终究三乘皆将入于一乘:如众川入海,等同一味,此为究竟一乘之义。因此,此节经文为在表明即权即实,权者,只是过渡时期。盖以未断无明习气,未达法无我】的道【理,所以沉空滞寂,味涅槃乐,故名声闻。今能断彼习气,觉法无我,了知空寂无性,便当下顿离,】所以修行就在当下,现在你自己衡量看看,放得下?放不下?究竟义没有东西,也不叫做“放下、放不下”,当下顿离,诸位!这个“离”,还是对凡夫讲的,佛哪有东西可以离?有东西可以离,就站在相的角度,佛,还有东西可以离吗?【而发无漏智,】也就是妙性天然,【觉无漏界,觉已,证法性身,】“法性身”就是平等心所显的,叫做“法性身”。为什么呢?“法性身”就是空性,究竟平等,叫做“法性身”。【随类现形,示生示灭,度脱有情,待证上品无漏寂光,备具妙严,圆成果德,即证得如来之无上涅槃,得不思议自在法身。因此大小乘人,皆当作佛,终无差别,是故名为“一佛乘”。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诸天及梵乘、声闻缘觉乘、诸佛如来乘,我说此诸乘。乃至有心转,诸乘非究竟。若彼心灭尽,无乘及乘者,无有乘建立,我说为一乘。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说:“诸天”就是天乘、以及梵乘,修梵行的这些天人,就是“梵乘”,声闻乘、缘觉乘,这讲起来有好多乘,诸佛如来的“一乘”,我说此诸乘,乘就像车子,从此岸可以坐车子达到彼岸,叫做“乘”。这些都是佛方便说。如果我们乃至有心转,如果有一念心动,诸乘非究竟,如果有一念心动,就算是佛乘,也不是究竟,佛乘是究竟的,何况还有什么一乘、二乘、三乘、四乘,唯有一佛乘,无二亦无三,除佛方便说。所有的乘,统统叫你入于究竟的佛道,究竟的佛道。乃至有心转,“转”就是转动,意思就是说:如果你动一个念头,着一个佛乘,那么这个就是不究竟,诸乘非究竟,“乃至有心”,就是有这个念头,令心动一个念头,着一个任何一乘,就是着佛乘,统统不究竟。

若彼一切分别,“心”就是心量,“灭”就是灭却、灭除,如果你把一切的分别心,无所谓一乘、二乘、三乘……五乘,不存在这些数量,若彼一切分别的心量都灭尽无遗,达到凡圣情忘的境界,“无乘”就是无所乘,不分别一乘、二乘、三乘……五乘,佛乘、三乘,统统没有,无所乘之法以及能乘之人,因为万法空无自性,就是究竟平等,哪里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的乘呢?无有诸乘的差别之建立,意思就是:无有诸乘差别或者是一乘法门的建立。“一”是对“三”讲的,“一乘”对“三乘”讲的,“三乘”对“一乘”讲的,也没有这种“一”跟“三”的差别,一乘跟三乘的差别的建立,连这个一乘的乘性亦泯。一念不生,连着一个我修一佛乘,都不可以,一念不生,我说这个就是真正的一乘,“一乘”就是真正的真如。

把它贯串一下: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诸天乘以及梵乘,声闻乘、以及缘觉乘,还有诸佛如来的一乘,我说这些乘就是方便说。如果动一个念头,乃至一个念头一个转动,就算着有佛乘,也不是究竟,诸乘只是方便说,并不究竟,着一个佛乘有,就是不究竟。如果能够彼一切修行人分别的心量,这一乘、三乘,统统放下,灭尽无余,达到凡圣情忘的境界,“无乘”,无所乘之法,以及能乘之人,无有诸乘差别之建立。说:无有诸乘差别,或者一乘法门的建立。统统没有,连乘性亦不可得,一念不生,我说这个就是究竟的一乘,这个就是究竟的一佛乘。

注释

我说此诸乘:我为一切众生演说此诸乘。

乃至有心转,诸乘非究竟:“转”,】就是【起、】就是【动。谓若有一念心动,虽佛乘亦非究竟,而况余乘乎?复次,诸乘之所以未究竟者,以其未离凡圣情量之故。何以故?若有见凡可转,有圣可成,纵得菩提,亦非究竟。所以说:“乃至有心转,诸乘非究竟”。

若彼心灭尽:若彼一切分别之心量都灭尽,达到凡圣情忘之境界。

无乘及乘者:“乘”,】就是【所乘之法。“乘者”,能乘之人。无所乘之法】以【及能乘之人,能所俱寂。

无有乘建立,我说为一乘:乃至无有诸乘差别,或一乘法门之建立,乘性亦泯,一念不生,我说此无乘之乘,名为一乘。】其实佛都是要你,相对能、所,契入绝对,任何动到的念头,它就是有能、所,有能、所,就是戏论,干干净净、清清明明的那一面心的境子,就显现出来了。所以我们六祖讲,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菩提本无树,明境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个就是完全没有能、所的,所以五祖把衣钵传给六祖。

义贯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诸天”乘“及梵乘、声闻缘觉乘、及“诸佛如来”之一“”,凡此皆为“”运大悲而为一切众生“说此诸乘”。然而若“乃至有”一念“”动“”,则一切“诸乘”,连一佛乘在内,亦皆“非究竟若彼”一切诸乘之分别“”量都“灭尽”无余,凡圣情忘觉了“”所“”之法】以【”能“乘者”,能所俱寂,乃至“无有乘”名、乘相之“建立,离名绝相,乘性亦泯,一念不生,“我说”此无乘之乘,名“为一乘”。

引导众生故,分别说诸乘,解脱有三种、及与法无我、烦恼智慧等,解脱则远离。譬如海浮木,常随波浪转;声闻愚亦然,相风所漂荡。彼起烦恼灭,余习烦恼愚。

引导众生故,意思就是,诸乘虽然不究竟,不是究竟,但是如来以这个大悲心,不失方便,为了摄受众生净除烦恼,所以只好引导众生故,师父也是这样学佛啰。

所以师父呢,从年轻的时候慢慢……慢慢讲,慢慢…引导、引导,引导到现在,已经整个佛教有二、三十年的基础性了,就讲到最究竟了,所以这个《楞伽经》,是最究竟的第一义谛大空,成佛的临门一脚,就是《楞伽经》。如果有人这辈子,能够把《楞严经》跟《楞伽经》,好好地研读,好好地体悟,这个人一辈子的修行,保证不会走错路。你也不需要说,旁边一定要说,什么人在你旁边,有的人住得很偏远,你找不到道场可以亲近的,找不到道场。那现在网站非常方便,有时候太忙碌了,太忙碌了。那么有一个大陆的居士,来跟我讲,他说:哎呀!我们现在信佛需要钱。我说:不会吧?他的意思是说,某一些道场,可能法会多、还是怎么样子,需要一些经费。我说:我们不会这样子的,在台湾哪有这样?我们这文殊讲堂,也没收什么门票。当然时空不一样,大陆有大陆的立场,我们不能说人家不对,他们开销大,一建设就上百亿的,我们没有啊!我们这建的这个小道场,我说你来我们文殊讲堂,一毛钱都没有啊!那你要助印《楞严经》啊,点灯啊、拔度,那个都是你自己发心的,师父一辈子不会开口向人家要什么钱、什么钱的,不会的。

为了摄受、以及引导众生故,才分别说诸三乘,解脱有三种,一个是“空”,一个是“无相”,一个是“无愿”,三门清净绝非虞,“三门”就是一二三的“三”,就是空门、无相门、无愿门。“无愿”就是无所求,也就是一个人你要心中证得契入这三种佛的真理:万法空相,万法无相,万法无所求,那么就能够,及与法无我,这样子能够有空、无相、无愿,还有证到法无我,那么就能够净除烦恼障,“智慧障”就是所知障,意思就是,所知会障碍我们的智慧,所以烦恼障,烦恼、停一下,烦恼障,“智慧”就是所知障,可以净除烦恼障还有智慧障,“智慧障”就是所知障。若究竟无上的解脱,就会远离三乘,连一乘都不存在,哪里有三乘呢?

因为二乘人还没有断根本无明,就像大海中的浮木,这个浮木是什么?证得空性,暂时浮一下,没有沉沦三界,“浮木”是什么?说:暂时救你一下,给你依靠一下。

常随波浪转,因为他沉空滞寂,睡无为床,所以常随波浪转,因为“转”就是还没办法大用现前,声闻愚亦然,这声闻、缘觉,这二乘“愚”,在佛的角度来讲,这仍然是一种愚痴行,只有佛才能达到究竟。这声闻愚者也是这样子,就像大海漂了一颗浮木,暂时抓住,那么二乘人暂时抓到一个方便的涅槃。为什么呢?这讲二乘人沉空滞寂,“相”上面补一个字“空”相,“风”就是大风,空相的大风所漂荡,为什么?因为他一直执着这个死执不放,你叫他成就无上正等正觉,他就不干,所以空相的大风漂流,抓到那根浮木,能活下来就好。

“彼”是指二乘人,彼这个二乘人起烦恼灭,也就是现行烦恼灭,意思就是,彼二乘人有办法灭现行烦恼,断见、思惑,但是没办法断什么?余习烦恼愚,余习还剩下一些无明,这个根本的余习,习气跟种子,无明的习气跟种子,这根本无明还在,粗惑能断,现行的见、思二惑能断,可是根本无明还在,微细的没办法,所以叫做:余习的微细习气,愚,为余习无明烦恼所愚弄,“愚”就是所愚弄,意思就是,仍然断不了。

那整段贯串一下,意思就是:

诸乘虽然不是究竟之宗旨,但是如来以大悲心,为了摄受这一些还没有发大菩提心的众生,为了引导众生故,才分别说有三乘,这三乘解脱的思想,不外乎空、无相、无愿这三种思想,同时呢,进一步地,然后证得法无我,那因为有了一点点空相,法无我的思想,所以能够净除烦恼障,还有所知障,如果究竟证得无上的大般涅槃,解脱则远离,无所谓的一乘、三乘,没有,“远离”就是远离一跟三,远离一乘跟三乘,则远离,没有那个“乘”的对立。接下来,是指二乘人,这个二乘人因为没有断无明,就像大海浮出了一根浮木,就抓住不放了,这二乘人也是一样,抓住了一根浮木,就随着波浪一直转动、一直转动,意思就是,死执偏空涅槃,抓着这个境界不放,常随空相的波浪一直转动,停不下来,声闻愚也是这样子,被空相的大风所漂荡,二乘人沉空滞寂,睡无为床,然后彼二乘人起烦恼,起现行烦恼是能断的,这是粗糙的,但是对于微细的无明、烦恼根本,还是没办法,被余习烦恼所愚,“愚”就是愚弄,还是拿它没办法。

注释

解脱有三种:如来为众生说解脱有空、无相、无愿三种,称三解脱门。

及与法无我:“法无我”,为人法二种无我之节文。

烦恼智慧等:即】(也就是)【烦恼障与】(跟)【所知障。“智慧”,即】(就是)【智慧障,亦即】(也就是)【所知障。

解脱则远离:若得究竟无上解脱,则皆远离如是一切诸法。以上言诸乘虽非究竟,而佛亦】(也)【说的原因,是为引导众生,所以广说三乘、三种解脱、二种无我、及净二障,以显真智。凡此皆是佛之随他意语,本非实法,但以钝根之人执为实有,为法所缚,不得究竟自在。若是上上机,顿见一切皆是自心现量,当下脱体无依,回视前说,如梦中物;一从梦觉,凡有皆离,所以佛说:“解脱则远离”。

相风所漂荡:“相风”,为空相之大风。即】(也就是)所【谓二乘人沉空滞寂,不能自已,】没有这个能力,“不能自己”就是不能控制。【故说是为空相大风之所漂荡。】因为没有自觉圣智,佛的大用现前都没有。

彼起烦恼灭:“起烦恼”,即】(就是)【现行烦恼。“彼”,二乘。谓二乘人断见思惑,现行之烦恼虽已灭。

余习烦恼愚:“余”,】就是【有余。“习”,】就是【习气。“余习”,亦即】(就是)剩下的这些【无明,或】者【根本无明。谓二乘人仍为根本无明习气之烦恼所愚。以其仍有余习未断,故其所居名为方便有余土。】方便有余土,叫做“不究竟”。

义贯

诸乘虽非究竟之旨,然如来以慈悲,为摄受“引导”诸“众生故”,而“分别”为之广“说诸乘”之法,以及说“解脱有”空、无相、无愿“三种,及与”为之说人、“”二种“无我”,以及说净“烦恼”障与】(以及)【智慧”障(所知障)“”种种方便法门。若得究竟无上之“解脱,则”皆“远离”如是一切诸法。二乘未断无明流,即】(也就是)【譬如海”中之“浮木,常随”着“波浪转;声闻”人之“”痴不悟“亦然,”贪著寂灭,常为空“”之大“风所漂荡”,不能自已。“”于能“”现行之“烦恼”虽已“”,然而仍为“余习 】也就是根本无明的习气,【无明“烦恼”之所“”。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